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王后的蜕变

第二十章 归我名下

王后的蜕变 陌路清晨 2065 2013-06-26 16:05:56

  落杨赶回家的时候,夕溪正拿着医院的彩超单坐在沙发上,她紧盯着那张单子,脸上是不言而喻的喜悦。

“回来啦?”夕溪见落杨回到了家,忙招手让他过来,“快过来看看,是我们的宝宝。”

落杨皱了皱眉,转而无奈地笑着搂过夕溪的腰,手轻轻抚上夕溪的肚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夕溪,你还在读书……”落杨欲言又止。

“我可以休学,等到肚子大起来的时候我就休学,或者……我不读大学了。”

“不行!”落杨坚决反对道,“你不读大学是不可能的。”

夕溪眨巴着眼睛:“那就中途休学半年就可以了。”

“夕溪,这样太冒险了。你爸妈会怎么想?”落杨望着夕溪欢喜的神色一点点黯淡下去。

“你……”夕溪咬了咬唇,还是问出了口,“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一言被夕溪戳中心事,落杨的眼神有点闪躲不及,对,他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明明已经做好了和夕溪结婚的准备,可是蒲烟回来了,他动摇了。

“不是的。”落杨摸着夕溪巴掌大的小脸,缓缓道来,“可是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实际情况不是吗?孩子以后会再有的,你现在是大学生,如果你已经毕业了,我绝对不会反对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夕溪瞪着他,突然笑了一下:“借口。”

那一瞬间,落杨从夕溪脸上看见了凄凉与看透。

“夕溪……”

“我累了,想去休息一下。”夕溪打断了落杨的说辞,站起身向房间走去,“无论如何,你休想让我把孩子拿掉。”

其实夕溪明白落杨从来没有爱过他,夕溪这两年来过得很委屈,但却不愿放手,她一直都坚信只要和落杨在一起,自己就可以打动他,不管需要付出多长时间,但那一天总会到来。有了孩子,这是她的王牌,留住他的王牌。

落杨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夕溪的坚持让他无可奈何,他握起拳,却不知道力气该挥向哪里,他总是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想起记忆中的蒲嫣,但他现在发现,当记忆涌向现实,美好都会破灭,蒲烟回来了,但不是记忆中的她。落杨纠结于夕溪和蒲烟这两个女人之间,一个深爱自己的,一个自己深爱的,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培天带着卓澔忆到了一个叫做“花旗”的酒吧。

“澔忆,这是我们堂口最不济的一家酒吧,我想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改善。”培天带着卓澔忆在“花旗”里四处转转,开口道。

卓澔忆看着“花旗”里最简陋的布置和最懒散的酒保,立刻明白了这是培天对他管理能力的考验。由于是白天,作为夜营酒吧的“花旗”只有少数几个人在看场,一副濒临倒闭的场景。

“天哥,这场子其实地境非常好。”卓澔忆进来时就注意到这里地处市中心,人来人往。

“你知道的,地境越好警察查得越严,龙啸帮主营毒品交易,酒吧基本只是个交易地,但‘花旗’做起来却是大张旗鼓的架势,帮里的场子能壮大不过是依靠贩卖‘药丸’,帮里的弟兄也做不好怎么去经营一家正常的酒吧。‘花旗’我找了很多人接手,可都没能做的让我满意。”培天看着陷入绝境的“花旗”,有些无奈。

“其实,我有一种很冒险的做法。”卓澔忆献出一记。

“说来听听?”培天来了兴趣。

“不如,把‘花旗’改成咖啡厅来经营。”卓澔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培天大吃一惊:“怎么可能?!你真是异想天开,龙啸帮挣的是黑钱。”

“那就更需要一个把黑钱洗白的地方,不是吗?龙啸帮对外称是保安公司,这些年来在警察的多次探访下虽是有惊无险,但警察始终对龙啸帮有所怀疑,这就是我们做的不够好的地方。”

卓澔忆见培天由刚开始的坚决反对到现在决定继续听下去,于是又说了下去:“我想把‘花旗’归到私人名下,使它不再归属于龙啸帮,在将警察的警惕降到最低的情况下,把咖啡厅作为交易地,而前来买货的买家,必须是要大量长期的购买者,当然,他们的身份也必须彻查清楚。”

培天惊叹于卓澔忆的头脑,卓澔忆的话几乎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打破传统经营模式,这是前辈们想都没想过的办法,但培天仍然不敢大胆去尝试。

“澔忆,我知道你说得在理,但毕竟……从来没有人试过这种办法,出了事谁负责?”

“不如,你将‘花旗’用市场价卖给我,我来经营,等你觉得不再冒险的时候,再将货源引到我这里来。”卓澔忆自然知道培天怕背黑锅。

培天拍了拍卓澔忆的肩:“澔忆,不是我不肯卖给你,只怕,你连‘花旗’的一个小吧台都买不起,这是黄金地段。”

“那就卖给蒲烟,我去跟她谈。”这才是卓澔忆想打的如意算盘。

培天知道蒲烟是楚冽的表妹,也自然清楚楚家的实力。其实卓澔忆的办法不失为一个好的出路。这样一来,培天与‘花旗’的关系就淡了,就算再冒险的经营办法也与他无关,出了事找的不是自己。但如果一旦卓澔忆的办法行得通,‘花旗’恐怕盈利就会翻倍上涨。卓澔忆不可能单干,他没有货源,所以必须依靠龙啸帮。这样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培天打趣道,“明明可以吃独食的机会也要让给想强出头的她。”

被看穿了心事的卓澔忆心里有点不爽,他应道:“只是因为我是个穷小子罢了。想吃独食也没那个资本。”

“我相信你。”培天绕着“花旗”走了一圈,眼神中流露出不舍,“卓澔忆,你不知道吧?我当初看的场子就是‘花旗’。”

说罢,培天盯着卓澔忆,卓澔忆立刻明白了培天的言外之意,于是低下头谦卑地说:“属下不敢,属下只想做好分内之事,绝无他想。”

培天不语,只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从卓澔忆身边走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