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血影江湖

依依离家赴西域

血影江湖 sxc12345 3027 2013-03-27 09:14:59

  “四小姐,老爷的病一直不见好这可怎么办啊。”铸剑山庄的小丫鬟阿碧焦急的看着眼前正发呆的四小姐,老爷病了一直都是大少爷在旁伺候着,二公子终日只醉心于习武倒是和老庄主年轻时很像。三少爷慕容枫倒是各个方面都很出色,可气的事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狐狸精把三少爷的魂给勾走了,三少爷茶饭不思这不几天前还离家出走去找那个狐狸精去了。四小姐整天无忧无虑的,只要有三少爷陪着倒是过的自在,至于老庄主小姐倒是不担心,从小到大大庄主在小姐心里都是无所不能的,这点小病在小姐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吧。可是三少爷离家出走了,小姐没人一起玩了,为了这事小姐倒是郁闷了好几天了。“现在只有大少爷照顾老爷,可是我今天看到大少爷的脸色不好看啊,老爷这也病了快大半年了,什么样的神医都请过了怎么就是不见好啊,小姐你不担心么?”阿碧从小在庄中长大,她把老庄主看做是她的亲人。大小姐从发呆中缓过神来:“没事的阿碧,我爹他那么好的身体武功又那么厉害,这些小伤小病很快就会好的。”慕容依依嘴上轻松的说着,可是她心里也很担心,爹这么多年从没生过病这次却病的下不了床了,名医都请了好多个了,都过去大半年了也不见好。“阿碧,你说这些所谓的名医会不会都是烂得虚名的呀?”“不会吧小姐,就算有假名医可是看你了这么多了总该有几个是有点真本事的吧。”阿碧心里也在嘀咕是不是在假医生身上花了很多冤枉钱,要知道老爷每次看病的钱自己一辈子都赚不到。“小姐,今天来的这个叫号称妙手回春,你要不要去看看?”“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去听听医生怎么说。”慕容依依起身带着阿碧出去了。

“大夫,我爹的病怎么样啊?到底是什么病?”一向沉稳的大少爷问起老爷的病情来不免也带着几分焦急。“少庄主,令尊的病不是其它的病,老庄主年轻时好与人比斗,动辄以性命相博因此留下了病根。年轻是还好,现在老庄主老了体内积攒的恶疾一下全都爆发了。”“怎么会这样?我爹他年前还好好的一丝看不出有任何的不适啊。”“少庄主,老庄主定时平时觉得身体有不适的时候觉得自己自己可以忍受所以没有表现出来。”“大夫,请你务必要医治好我爹啊,不管要多少银子我们山庄都愿意出的呀。”“少庄主,悬壶济世本是我们行医的本分,老庄主这病不是没有的治,只是需要一味特别的药引子。”“先生你快说,只要能治好我爹的伤我倾山庄之力也要找来这味药引子。”“少庄主你有所不知啊,这味药引子乃是西域天山雪蛤,这雪蛤极其少见尤其以血红色的雪蛤最为难得。”“西域天山么?据说现在天山已被明教占据。”“是的少庄主,这雪蛤是治疗内伤最为灵验的神药,明教为了收买死士为其卖命便将这天山占下,凡需要雪蛤来救命的江湖侠士必须答应为明教效力才能得到雪蛤。”“这可如何是好,我铸剑山庄乃名门正派绝不会与邪教为伍的,可是我们又必须要这雪蛤为我爹治病啊。”说罢少庄主无声的仰起头叹了口气,年纪轻轻的大庄主额上已能看到隐约的皱纹了。老庄主生病的这大半年庄中一切事物都由少庄主打理,二少爷三少爷偏偏不争气不能替少庄主分担一点点。就在少庄主与大夫久久无语的时候四小姐推门进来了,“大哥,让我去吧。我去西域把那雪蛤给取来给爹治病,管它什么明教暗教我不怕他们。”“胡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一点礼数都没有,怎么可以在门外偷听我们说话!还有去西域的事情你别想,明教当年与中原八大门派一战使得各派前辈高手尽皆败亡,明教虽然只有教主王明石一人重伤逃离,但是这些年来明教的声势更胜以前,你贸然前去只不过是送死罢了。”大庄主一向对依依极其严厉,从老庄主到其它几个少爷到小丫鬟都对依依百依百顺,唯独依依的大哥天生一副严肃的嘴脸。慕容依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大哥,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我就不信这明教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他们还不是一步并不敢踏进中原。”慕容依依不服的辩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屋好好练好你的女红,过些日子你的婚期到了就好好的嫁入唐门相夫教子。”“我才不要嫁个那个唐力,他们唐门一个个的看起来就像死人一样,整天只会研究毒和暗器,我是不会嫁过去的。”“这由不得你,这门婚事自你出生时便定下的,再说你嫁入唐门我们山庄与唐门联姻便可以让我铸剑山庄更稳的立足于江湖。”“我才不要!你们只顾自己从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说不嫁便是不嫁,逼急了我我也学三哥离家出走,”“闭嘴!别提你三哥,我们山庄从此没这个人,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事由不得你,出去!”“我死也不会嫁的!”说着依依跑出了房间,从小到大依依一直被哄着被捧着何曾被这样对待过。依依想起了爹,想起了三哥,他们绝不会这样对依依的,还有刚生下依依便死去的娘应该也不会这样对依依的,对的,肯定是这样的,大家都喜欢依依,只有大哥最讨厌了,依依再也不要见到大哥了。依依在屋檐上坐了半天,看到那小鸟依然快乐的飞着,依依的心情又转好了,毕竟是个孩子,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烦恼呢。这会依依的心情好多了,想想可气的大哥应该还是喜欢自己的,只是大哥不会说出来吧,好吧我就先原谅他了吧。倒是那医生说的雪蛤可医治爹的病,我要不要去找来给爹治病呢?不行,我要是去的话肯定会被大哥骂的,大哥那么严厉刚骂过我我要是再提还不是又一顿臭骂,依依一想到大哥那张臭脸就苦恼的皱起了眉头。可是真的很想去外面看看呢,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有出过远门呢,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死什么样的。不管了,今晚就出发吧,大哥生气就生气吧谁叫他刚刚惹依依了呢,依依一定要找来雪蛤把爹爹给治好,等爹爹好了以后就让爹爹教训大哥,嘿嘿。已经决定了计划的依依烦恼一扫而空,快乐的回屋准备离家的行李去了,毕竟还是个孩子呀事情总是想的那么简单。

当晚,在老庄主的房中少庄主正和老庄主商议着如何去取雪蛤。“爹,无论如何孩儿也要去西域帮您把雪蛤带回来。”少庄主脸色显示出焦急的颜色,少庄主一向是成熟稳重的很少像现在这样的焦急。“博儿啊,那雪蛤掌握在明教的手中,那明教可非寻常的门派啊。多年前明教与中原八大门派一战甚为惨烈,如今八大门派还没有恢复元气而那明教确隐隐有超出以前的气势啊。”“爹,这次无论是智取还是强夺我都得去,为了你的伤孩儿顾不得那么多了。”“你不可以这么想,老二他年轻气盛整天在外与人比斗,老三这个不孝子更是为了一个女人离开了山庄,依依又是个女孩子家家,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的山庄怎么办?”老庄主说到激动处强烈的咳嗽了起来,一旁的侍女阿碧赶忙拿来了痰盂摆在床边。老庄主憋紫了脸突出一口黑血,可以看出老庄主的病很重,而且到了快要威胁到生命的地步,老庄主纵横江湖数十载恐怕要毁在了这场大病上了。“爹,你赶紧躺下,阿碧快给老爷擦擦汗。”少庄主也急了,爹自小就是少庄主的靠山,眼看着这靠山一点点的开始崩塌了,要是没有了爹山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博儿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爹这么多年过的很痛快,好日子也过足了。爹不怕死,爹怕死了以后山庄该怎么办,你们兄妹几个就没人照顾了,尤其是依依她自小就没了娘。”“小妹她今个下午还要去西域来着。”“什么?她怎么会知道雪蛤可以治我的病?”老庄主听说依依要去西域神情有激动起来又开始咳嗽了。“爹,您别着急,依依是在门外偷听我和大夫说话才知道的,我已经教训过她了,她太调皮太任性了都是爹你平时给惯坏了。”“咳咳,你小妹呀自小没了娘我这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怎么肯能不宠着她不由着她啊,你呀对你小妹温柔一点,别总是摆着一张臭脸。”这时候一个丫鬟推开门焦急的跑进来说:“老庄主大少爷不好了,小姐离家出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