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十三章 情窦初开 月怡使计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28 2013-03-27 15:57:03

  “晴儿,后院何人在吵闹。”“父亲大人,是晴儿认识的朋友,我先过去了,此珠我会后好参悟。”望过司徒宇一脸责怪的眼神司徒晴快步的走向后院。“司徒晴,你这个不信守承诺的家伙,害我好生好等。”“大小姐啊,请赎罪,龙苍将军已经去面见皇帝陛下了,估计不久你父亲也会去,你何不跟随你父亲一起去见见,这样也好说话,至于龙艮也在龙苍将军身边,你不是对他心生爱慕吗?”“司徒晴,你住口,不得乱说。”说罢一粉拳向那满口胡言乱语的司徒晴砸去。一追一逐在后面视若无人。龙艮一身威武之姿也的却在月怡心中埋下了情种。“等等,月怡小姐,你到底何时带我去那苍凉之地,我极具兴趣。”“休提此事,如是被父亲大人知道,我恐怕以后都出不了门,哎,毕竟那只是传说罢了,苍凉之地令诸多武艺高强之士都不敢踏入,何况你都无任何防身的手段,若是去,必会性命不保。”月怡摇了摇头,其实内心也充满了向往,越是危险的地方肯定有什么出奇的宝贝,要是龙艮也去,说不定。。。

“喂,司空小姐,你在想什么了,喂,你在想龙艮。”望着月怡眼睛出现了痴迷的装态,司徒晴也知道了少女的心思。“没,没,我在想,你去也行,但是你需要一个人保护,而我了,也只有保护自己的份,却无法分身策你安全,要是你去找一个武艺高强之人,也不是不可以去寻觅一翻。”尽管月怡极力的掩饰,但是脸颊的绯红却出卖了月怡的心思。“哦,武艺高强之人,司徒家还是有的,我现在就令下人去传讯。”司徒晴装作退下的样子,脸上带着邪邪的微笑。“你蠢啊,就你府内那高手就叫武艺高强,肯定要身经百战之人,你想想啊,你可是司徒家唯一的香火,可不能有半点差池。”月怡安奈不住自己的心情,一下和盘说出来,很明显就是要龙艮去保护司徒晴。“你是说龙艮吧,可是他随龙苍将军不日就前去永恒边界,唯恐时间不允许。”“这样吧,明天傍晚便装在城西门外等候,不见不散,我得回去准备准备。大家都做好准备,带足药物以备不时之需。”月怡没等司徒晴开口回答,就飞速的朝外院走去,下人都知道是少爷的朋友,不,也许是未来的少奶奶,也不好阻拦。

“若不点住司空月怡的死穴,她也不会乖乖的带我前去,苍凉之地到底都有什么了,值得让人期待,为什么我的心老是不停的颤抖着,想突出一切的束缚,遨游九天。”司徒晴喃喃道。

“王伯,王伯在吗?”“少爷,老奴在次,有何吩咐。”“都说几遍了,不要这样称呼自己,您是看着我长大的,就叫我晴儿吧。你去外公那里给龙艮传递一个讯息,说晴弟有事相求。”司徒晴一脸正色的说道。“少爷,家有家规,少爷无须多虑,老奴这就去给龙艮少爷传递消息。”哎,望着离去的王伯已经到了花甲之龄,司徒晴微微的叹了口气。房内,司徒晴在把捏着这个奇异的珠子,打开宝盒的时候光芒四溢,为何现在却是那平凡无奇,却从没见过这般奇异的现象。“奉老爷之命,属下见过少爷,从今日起,少爷安全,属下拼死守护。”门外传来一声声铿锵有力之声。“吱”司徒晴看到门外十人个个神精猛虎,彪悍无比,丝毫不输在龙卫之下,双目紧紧有神,个个身穿漆黑之铠,露出了撩人之势。“王横,你怎么会在这里?快,快,你们都起来。”“遵命,少爷。”众人随机四散开来,只剩下了王横。“许多年没见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王横,你让我想的好苦啊,我问王伯,王伯说你回爹娘身边了。”司徒晴紧紧抱着王横。“禀告少爷,九年前,我爹娘在回乡路上,遭遇奸人暗害,已经撒手西去,我也曾被虏去,辛亏老爷倾尽全力才从虎口中将我救出,为感老爷相救之恩,我自愿加入司徒家死士。以报救命之恩,”王横立刻从司徒晴臂膀下挣脱出来单膝在地说道。“什么,王叔已经不在人世,混账,何人所为,我司徒晴为你报仇。”司徒晴迅速扶起王横。“少爷,害我爹娘之人早在一年前被灭了,其三百二十余口之人,尽数被诛,如今心愿一了,尽力为司徒家卖命,以感大恩。”戾气,好重的戾气,心中苦啊,司徒晴也不在追问,望着转身离去的王横,心里倍感凄凉,从今的伙伴却是如此的陌生。

“王伯,你可知道何事,为何晴弟会这般?”龙艮很了解这个晴弟,别人看不透,他却心里有底,假以时日必会一鸣惊人。“龙艮少爷,老奴也不知情,看来确实遇上了棘手的事情,还望龙艮少爷施援手。”“王伯,你这样说就把我当外人了,晴弟是我亲人,我岂会坐视不理,你速速回府,明天必定城外相见。”“老奴谢过龙艮少爷。”到底会是什么事情,龙艮便不做理会,陷入沉思中。

次日,司空府中。“小姐,你怎么穿便服,这是要去哪里啊,是不是答应了宇文家的事情啦,出去花前月下,美酒当前啊,我看那个宇文家总是来说媒,将军府的门外的石阶都快被才烂。。”“燕儿,本小姐要你住口,以后别再我面前提那个宇文家的任何一个人,来,你穿上我的衣裳,躺在床上,那里都不许去,明白吗?”月怡一脸的凶相硬是把燕儿吓了一跳。“可是,小姐,要是老爷来了,燕儿罪就大了。。”“老爷来问,你就说身体不适,要多加休息,你这都不会啊,我出去顶多三两天就回。你可机灵点,千万别露出破绽。”收拾好一干等物品,月怡头也不回径直出府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