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二十五章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43 2013-03-27 15:57:03

  啸月谷上空,司徒晴众人陷入冥想中。地上夜寒等人更是不敢抬头望其一眼。“走了吧。”夜寒感觉全身没有那样大的压力,缓缓的抬起头来,看见夜雨四人一个个禁闭双目,其周身散发出强者的气息。“法则,难不成永恒之地可以挣脱上古的禁止可以修炼法则?”夜寒脑中不断的在思考,说什么我也是夜雨的大哥肯定会得到一些修炼的法门。就在夜寒算计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一道极具威严的口谕。

“永恒之地,本君忠实的子民们,从现在开始,永恒之地开放修炼之法门,但凡心志坚定者,资质优异者全部皆可以进入苍凉之地的中央“万法阁”选择自身的法则进行修炼。以面对百年后诸界侵入,非其心者不入其阁,好自为之。”何其简单的口谕却传遍了整个永恒之地落在了每个人的心里。“令。”紫色的光芒大振令月色都更加黯淡。

“天啊,传说是真的。那,,那,,那是永恒君主的令牌。无数年前的传说是真的,我们所在之地被一个至高无上的君主保护者才不会被其他界蚕食。叩见君主,叩见君主,我们定当遵守君主之令保护永恒之地不被诸界侵入。”一向高高在上的永恒皇帝赶紧从书房出来,结结实实的跪在了殿外。城内,城外都在虔诚的高喊着“永恒君主,我们定当守护好永恒之地。”

司徒府中,上上下下的下人都在忙个不停,搬东西的搬东西,有的甚至都想把房子给拆了,凡是能够搬走的都在装在马车上搬走。“司徒宇,你在府中安排下人转告给晴儿,要是回府要他速速来见我。嫣然,差使下人手持我亲笔信见你家父。都退下吧,明天一早出发,路程虽远可。。。”“遵命,老祖宗。”司徒夫妇二人随即各自退了下去。“老祖宗,现在司空府中和宇文府中也在进行搬迁,是不是他们也有。。。”司徒宇想起了城内的异象去又复还的向老祖宗问道。“你说的没错,等我们到了目的地你就知晓,现在就把这些事情办法,好好休息一番。”“可是天字拍卖楼和商药行怎么办。”司徒宇还是有点不甘心多年的基业就这样付诸东流了。“混账东西,长点出息吧,我自会有打算。下去吧!”老祖宗看着这个重孙辈的司徒宇摇了摇头。

啸月谷内,司徒晴身形一沉。“啊,救命!”司徒晴一张开双眼发现自己在半空中,心志一乱狠狠的掉落了下来。“晴第,休要惊慌,大哥在此。”龙艮一众人早已清醒,看向半空中的司徒晴还未有半点动静,肯定是在领悟刚刚哪位强大人物所留下的意念,所以才未打扰。就在司徒晴要狠狠的摔在地面的时候,夜雨顺手早已像离弦的弓箭一样出现在司徒晴的下方,用木杖一转极具轻巧的化去了坠落之力,司徒晴稳稳站在了地面。“啊,险啊,龙艮大哥。”司徒晴右手顺势勾住了夜雨的脖子,什么香气,这是何人的体香,月怡,不,不对。正要回头去看到底是谁却传来了司徒晴痛苦的叫声“啊,我的脚。姑娘你死何人为何出手如此之重。”夜雨感觉到不对劲狠狠的向司徒晴的脚踩去。“哼,要不是看在司徒家对本姑娘守护之义我才懒得出手相救,从此我们各不相欠。”好啊,夜寒心里暗道一报还一报这样也扯清了,以后我也不用去司徒家当什么死士了,妹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心思了。

“王横,你好点了没有。”司徒晴急急的走向了王横,看在躺在地上的王横一动也不动。不远之处也出现了几具尸体,看其着装也是我司徒家中之人。“少爷,我们与啸月虎搏杀,折了许多兄弟,望少爷处罚。”说话之人正是老七,他扶着失去右臂的莫烨步履沉重的走向司徒晴。“好,好,至少你们还活着。”司徒晴心中早已经在流血。“此仇不报,我就不是司徒晴。”司徒晴愤怒的说道,若是有朝一日,我定要他成为我终生的奴隶任听驱使打骂。

“晴弟,我们回去还是去苍凉之地寻找万法阁?”龙艮不想失去大好的机会,怕时间长了起了变故。“现在永恒之地灵气大增,又有君主口谕相信不久之后这里会有来自各个势力和皇族的出现,趁现在我们处在去往苍凉之地的边缘,相信更容易得到自身的修炼法则,龙艮大哥我要去寻找那万法阁,不知你意下如何。”龙艮心中大喜,却莫名的遵从了司徒晴的意愿,如果司徒晴不愿意前往,自己肯定不会独自看其离去。

月怡不甘落下,“我也随龙艮大哥前去。只是现在整个永恒之地都处在灵气混乱的时刻,可能会出现极其强大的凶兽,司徒晴你那属下怎么办?”听着月怡的质疑之声司徒晴也不好抉择。“你们出来吧,司徒晴我在还你一个人情。”夜寒一召唤,十来个武士纷纷从掩体中走了出来。“众兄弟,夜寒拜托诸兄弟一事。护送好司徒家的死士离开荒原,并一路安全的送到司徒府中,途中若生变故,别怪做兄弟的不义气。”夜寒身上杀气渐起。“遵命,首领。”众人心里都露出了欢喜的笑容,鬼才想呆在这里,离开好啊,起码性命有了保障。

“多谢夜寒兄弟,司徒晴铭记今日之恩。”司徒晴心里顿时感觉好多了,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可以继续探寻那座落在苍凉之地中的万法阁。“好,就这样吧,我们天亮后就启程。”夜雨朝夜寒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少爷,要不是。。。”“算了,别说了,少爷如何不知内情。这件事先放在心里吧,总有一天少爷亲自为你们洗刷。”“是,少爷,你可好好保重。老爷那里我定会如实禀报,让其加派人手相助少爷。”老七含着热泪,望着死伤大半的兄弟唏嘘不已。(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