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三十四章 紫鸾山 大开杀戒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29 2013-03-27 15:57:03

  “哼,放肆,就凭你们也想捉拿司徒府中之人,你们未免太不把司徒府放在眼中了。”一声愤怒的声音在周围萦绕着,只见缓缓的走来一人,花白的头发,其双目不怒自威,双手不住的在一众武士面前乱挥大声说道。“你么干什么吃的,司徒家待尔等不薄,现在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杵在原地作甚?”王管家不知吃了哪门药冲天的火气对着站在地面的一众武士大吼大叫起来。“王管家。晚辈见过王管家。”几名掌柜的立刻认识了此人,都双手抱拳,身躯微微向下倾斜着。

“遵命,杀。”只见那名身着古铜色铠甲的武士大吼一声,阶下二三十名武士纷纷鱼贯而去,冲入守卫阵形中,霎那间,不断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天空中时刻都有断肢的飞起,地面上倒下之人个个面露恐怖之色。弥天的血腥之气令周围的动物都发出了悲鸣之声。“不,饶命,你,你们是。。。。”还没等那名守卫说完,其头颅早就飞离了本体,其身躯还在不停的颤抖着。“你们这群杀人狂魔,本队长一定将其行为告之圣上,请圣上派其大军征讨,司徒家你们完了,哈哈。”那名守卫队长在几十名属下紧紧守护在其中央,看其队形似乎有撤离的打算。

“杀光一个不留。”此时双眼通红的古铜色的武士大吼道,其手中双刃早已经嗜满了鲜血。“蹭”的一声,身体脱离地面足足有五米之高,一个翻身挡在了侍卫队长和其属下的退路。“你们一起上吧,今天要让你看看司徒府天字号拍卖楼的死士的真正实力。”那名落地身着紫铜色铠甲的武士调转好身形,顺势朝着守卫队长攻去。

“凶铭,给你十呼吸息。把那名什么队长狗屁属下一干人等全部杀光。”“是。大首领。”凶铭知道大首领轻易不现身,只是现在搬迁之事才得到家主传讯率领一众死士策应司徒府中之人安全。“喝。双旋斩。”凶铭双手挥舞着双刃在数十人之中来去自如,招招毙命。此时那守卫队长属下纷纷毫无招架之力,纷纷的倒在血泊之中。其惨状不堪入目,守卫队长看的一惊一乍,心惊肉跳。好像死神随时都会降临一般。

凶铭,其弟就是凶器,两人从小相依为命承蒙司徒府中王管家看重带入府中从小接受极其严格的历练,在永恒之地守护司徒家天字号拍卖楼诸多物品的交易金额以及安全,从无出现差错,就连王管家都颇为赞赏。

转眼间十息间都不到,眼见凶铭双刃插入守卫队长的心脏之时,“住手,饶其性命,让其带话回去,紫鸾山方圆百里严禁任何人涉足,否则,杀。”一道无形之力阻挡住了凶铭的致命一击。“是,谨遵大首领之言。”凶铭感觉这种莫名的压力也只有大首领才有,仿佛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武艺。双手轻微一甩随后划去了攻击之势。

“滚吧,今日之事可曾记住。以后紫鸾山方圆百里就是司徒府中的私有地盘,涉足者,杀。”“涉足百里,杀,杀,杀。”一众死士发出了咆哮之声。“在下,在下记住了。”这名守卫队长露出了恐惧之色,没想到司徒府中有这般厉害的武士,带来的属下没有一个幸存下来,而且司徒府中那样武士都毫发无损,这究竟是何其恐怖的存在,区区二三十人就可以绞杀数百人的守卫,哎,这名守卫队长不在多想随后连滚带爬的向山下而去。

此时,司徒府中下人用崇敬的眼神望着一干死士,觉得效力于司徒家确实是明智的选择,看着地上散落的尸首都默不作声的清理着并且挖了几个大坑一一进行掩埋,地上的血迹并用清水冲洗干干净净。做完这些事情后又马不停蹄的加入到建立山门的事情之中。

“鸢儿,你戾气太重,切记不可盲目突破否则迷了心智,现在永恒之气大开并且夹杂着许多杂念,稍有不慎定会毁其心神破去形体,万万不可大意。首当其冲是需要洗涤心灵重塑根基屏除杂念,这样才会恢复到往日之姿,切记!”忽然一缕意念直入大首领脑海,没错此人正是司徒鸢。

司徒鸢,乃是司徒绝之重孙,也正是司徒宇同辈,数百年前,一位司徒家的先祖得到一颗神秘的珠子,引发出体内无限的潜能从而强行划破虚空遁入外界,留下寥寥数字“君落凡间,非日月不可,五界之地,君临天地”。并告诫司徒绝永恒之地封印未开万万不可强行使用自身之外的法则,否则将把永恒之地陷入无尽杀戮之中。也正是在司徒府中书房内司徒晴体内莫名的君主气息,验证了先祖的话语。

先祖的祖训如今历历在目,现在永恒之气大开,也正是恢复自身法则的时候,好在以后的杀伐之争中守护家族传承不灭,司徒绝利用自身的修为强行用意念锁定了永恒之气泉眼紫鸾山,为以后司徒家称霸五界奠定了基础。

此时,一间临时搭建的简陋房子里面传出了一道声音“鸢儿,你那侄儿司徒晴如今在那苍凉之地寻找中央之地万法阁,想必路上更是重重险阻,你可愿意相助其一臂之力。”“老祖宗,晴儿他有他的命,我们倘若倾力相护,这样会不会影响其命运,况且他有那颗神秘的珠子在身,相信也没什么太大的危险,要是晴儿不多加历练的话,再好的运气也难逃命运的捉弄。”司徒鸢毕恭毕敬的俯下身形说道。

对于这位老祖宗司徒鸢可是钦佩至极,神秘深不可测仿佛任何之事都难脱其双眼。“嗯,鸢儿说的在理。也就看其运气如何吧。”此时司徒绝又深深地陷入冥想之中,司徒鸢仔细一看,虽然在五步之外却发觉老祖宗所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强大,究竟是修炼都什么层次了,就不得而知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