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四十五章 双雄 斓熊大战啸月虎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99 2013-03-27 15:57:03

  面对着啸月虎突如其来的攻击之势,斑斓熊大暗不好。

“卑鄙,无耻。噗。。”斑斓熊用前掌擦拭去了嘴角边的一丝血迹,暗暗道:此刻不得不承认啸月虎的确恢复了一些自身法则之力,单单凭借着着虚空一击之势不是一般的寻常修士而做到的,但是想也没想到会用如此痛下狠手对付一个尚在化形一阶之人。

“啸月虎,没想到你已经开始恢复自身之力,却为何对我施加如此卑劣的手段,倘若我不是处于最弱其阶段,恐怕你现在早就夹着尾巴逃离,总有一天我要将你踏于脚下,已报今日之恨。。”斑斓熊愤愤不平,其自身早已经受伤颇重,而现在又被啸月虎用其卑鄙的手段击落在身,强忍着痛苦之色,强行调集自身酝酿已久的天地精华要知道这可是本命之法,而现在也不得不显露出来,准备随时接受啸月虎致命一击。

“笑话,死物还会有记忆吗?就算你到达了顶峰又怎么样?我可是皇者,凌驾整个永恒之地兽类的皇者,刚刚只不过是开始而已,看我如何将你折磨而死,哈哈。。”说完啸月虎凌空不动,见其双掌用力一挥,一道道寒光向斑斓熊扑来。

“呸,狗屁皇者。”斑斓熊看着啸月虎大声的骂道。

啸月虎双掌划出的寒光离斑斓熊不足半米之时,只见斑斓熊全身土黄色气息大增,一声吼道“幻化一阶,大地守护。”原本围绕着斑斓熊周围的土色之光立刻受到了法决其影响顷刻间形成一个厚厚的防御结界。

“什么。”斑斓熊看着啸月虎双掌发出的寒光快速的渗入到了防御结界之中,心中不由大感懊恼,心中暗暗道:到底是皇者,凭我现在的阶段是没有丝毫抵御之力。

“啊。。。”惨叫之声传到了不远处的龙艮耳边,只见此时斑斓熊就像脱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的摔落在了远方。甚至连呼吸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斑斓熊恐怕凶多吉少?这样我们就少了一个大麻烦。”月怡露出了微笑的笑容看向龙艮。

龙艮正在思索着什么,忽然被月怡的话语打断,随后立刻向月怡说道:“我看没那样简单,斑斓熊毕竟是幽冥界的至宝,倘若如此不堪一击又何以至宝相称。再说斑斓熊是处于第一阶段的化形之势也就是顶峰,面对着啸月虎如此凶猛的攻击倘若。。。。”

就在龙艮还没说完之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巨吼,在远处都令人心里发凉。

“狗屁皇者,你这个挨千刀的,叫你尝尝我的厉害,幻化二阶,(本元之力)单臂囚天。”斑斓熊此刻十分愤怒,被啸月虎破去了自身守护之力而身受重伤,好在心神也似乎领悟到了二阶之力,才得以保全性命,刚刚领悟其二阶之法则就不顾一切的向啸月虎发出攻击。

“噢。。。二阶本元(有融合,化形)之力。哎。。。还是蝼蚁般的存在,本皇者倒是要看看你的是否还可以领悟到什么阶段,哈哈,受死吧。。。”啸月虎不屑一顾的眼神,摆明可不把斑斓熊放其眼内,没有施展出任何法则飞速的向斑斓熊扑去,准备就是一掌将其活活拍死。

“轰轰”的巨响,斑斓熊右掌化作数米高却又粗壮的柱子狠狠的砸在了啸月虎身躯之上,地面上杨的飞尘令四周陷入朦胧之中。

“月怡,你和晴弟躲在岩石后面,不要出来。”说完,龙艮立刻抱起司徒晴大步的朝数米外的岩石后面而去。

“龙艮大哥,你要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去帮助斑斓熊不成,这样很危险。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向啸月虎为敌,它可是君主亲命守护永恒大陆兽类的皇者。万万不可啊。。。”月怡一脸的焦急之情跟着龙艮后面一边说到。

听到月怡之话龙艮脑海中一闪,脚步不在向前,其脸庞面对着月怡感慨的说道:“月怡,不知道为什么,斑斓熊虽然与我们为敌,但是从心底似乎对他颇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再说我也想快速是《苍龙法决》熟练起来,这样当做是历练吧。”

“既然这样,那把丹药从司徒晴腰带空间袋拿出一些吧,这样也有把握一点。”月怡不再相劝,双手从容的将司徒晴腰间的空间袋取下,将其右手伸入到了空间袋中,两息之间,数十颗闪着不同颜色的丹药出现在其手中,毕竟自己强大起来才会有寻找中央之地权利,沿路中或许还会有更强大的凶兽出现。

“这样也好,你们需多加小心,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出来。”龙艮把司徒晴放在了岩石后,用右手接过了月怡掌中的丹药,四目相望时,月怡的眼睛微微的泛出了闪闪的泪花。

“龙大哥,小心。”月怡极具温柔的对龙艮说道。虽然相处不久,但一起共患难,龙艮的大义凌然令月怡早生爱慕之心。

“多谢月怡姑娘提醒。”龙艮随即转过身去,“噌”的一声,月焱刃已经出窍。

而另一角,斑斓熊的二阶之力“单臂囚天”攻击在啸月虎身上,啸月虎一声虎啸之力生生的将其化为无形,瞬间将斑斓熊压在地上,挥起双爪狠狠的向斑斓熊的脑袋拍去。

“啸月虎,且慢,难道你忘记了君主的口谕,虽然君主化解了你身上的封印,恢复了自身的法则之力,而你现在的责任是要守护在永恒大陆边界之地,以防范外界的侵入,可是现在谁给你的胆子,欺凌有如此天份的器灵,百年后的杀伐之劫正需要这样的器灵存在,你倒好心生嫉妒之恨,要将其毙命?你就不怕君主的愤怒吗?”只见来者之人身披暗红色的残破披风,覆盖在身躯上的铠甲早就不复存在,奇特的是其手中闪烁金色光芒的便是那月焱刃,看得出也是一器灵,此人正是龙艮。

“滚,不对,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极西荒原,啸月谷。哈哈。。。。难怪如此眼熟。但是你还是的--滚。”啸月虎稍微回想了一下就觉得在啸月谷中正是这几个人打开了各自的传承之力,才落得永恒大陆百年后面临杀伐之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