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四十一章 司徒晴 火并五彩斑斓熊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40 2013-03-27 15:57:03

  五彩斑斓熊听罢司徒晴之言,心中怒火愤愤而起。

而在一旁的月怡双目吃惊的盯着此凶兽,在如此攻击下还能安然无恙未免。斑斓熊所发出的连番的吼叫之声令龙艮也苏醒了过来。“怎么啦,月怡。”龙艮向月怡寻问道。

“龙艮大哥,快看,斑斓熊在司徒晴接二连三的攻击之下,尚且还如此生猛,看来司徒晴凶多吉少了。”月怡赶忙腾出了一个位置用手扶着龙艮的后背让其坐立起来。龙艮顺着月怡的左手望去,发现斑斓熊正在加快了步伐朝司徒晴扑去,而司徒晴却毫无防御之意。

“司徒晴,拿命来。”斑斓熊一边跑一片狂吼道,其利爪嗜血之光大震,就像要把猎物活生生的撕裂开来。

龙艮此时脸色苍白,看着斑斓熊扑向司徒晴却毫无办法予以制止。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不可能。”龙艮强行运转着《苍龙古决》,身体却毫无感觉一丝灵气的存在,不由的双手狠狠的捶向地面。肯定是刚才耗尽了自身的灵气,才会如此。但凭借着这具肉身何以与它抗衡。

“撕裂。”随着一声大吼,斑斓熊利爪凌空一划,划出了几道嗜血的光裂飞速的超司徒晴飞去,其嘴角带着阴险的笑容,就好像看到司徒晴已经毙命在不远处,此刻在一丈外的司徒晴感到了危险的存在。情急之中,双手飞快的打着法决也是大吼一声“点破之击”去。

但是司徒晴指间中并没有看到闪烁着任何的寒光,“啊。”传来了一声痛苦之声,正是司徒晴本体受到了斑斓熊狠狠的一击。

“砰。”毋庸置疑受到了斑斓熊的攻击之后,司徒晴的身体已经飞在了五丈开外,其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身体上的爬满了大大小小的口子,地上的沙土都染成了血红之色。

“哈哈,我说过,小子。我定要你死在此地不可。哈哈。。。咳咳。。。哈哈”斑斓熊此时也见不着好到哪里去,一边咳嗽着一边大笑,胸口还在微微的滴着鲜血,想必也只有它自己才清楚,刚刚承受了司徒晴两记强大的攻击,就算身体有“大地守护之力”的保护,也会有虚弱之时。

片刻之后,苍凉平原又恢复了平静,就连月光都时而躲进厚厚的云层,时而露出皎洁的月光观察看着大地的每个角落,此时的苍凉平原一时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一时犹如白昼一样。

“孽畜,我叫司徒晴。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叫本少爷命丧如此,可我非要你好看。”司徒晴也不甘示弱,以双手做支撑而坐立起来,看情景是打算死拼下去了。则心中暗暗想到:没想到这个家伙这样难缠,天生倔强,依仗着自己天生的守护之力发可借此发难,要是可以收复在其麾下为我所用,想必探寻那中央之地更多了一丝把握。

“嗯,不错,不错,难得你到了现在这个关头还如此清醒,换成一般人早就乞尾摇怜了。吾在传你一门法决,唤做“命运之眼”,可看清不高于本身修为两阶之手段,可探寻其内心之世界,从而达到你所想要的目地。随着修为高低之分,而决定成败与否。哈哈,去吧。”命运之珠收敛其喜悦之心,然而他也不想看到司徒晴肉身就此散去。那样重做肉身可得颇费些时日,至于“命运之眼”也不是攻击的法决,现在提前传授也未尝不可。

“命运之眼,可探寻其内心世界,哈哈,发达了。要是拿这个去追求绝色美女,岂不战无不胜,哈哈。”远在一丈开外的斑斓熊看到司徒晴忽然发出怪异的笑声,硬生生的停住了迈向前方脚步,两眼狐疑看着司徒晴,生怕他使诈。而此时的司徒晴正在快速的融合着这门法决。

“看来,我是所托非人,可恼啊。混帐东西。帝皇啊,怎么把我交与这个人渣啊。”命运之珠此时恼羞成怒,打算收回其“命运之眼”可是想了想又作罢,又继续旋转起来。

“命运之眼,开。”司徒晴再次用尽了刚刚恢复的一丝灵气,强行运转其法决。可奇怪的是,命运之眼不曾耗去半点灵力之气,相反其心神大损,恐怕得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

司徒晴本来张开之双眼忽然眼萌泛出神秘之光,这道光没有任何的攻击之势,却令人陷入无尽的遐想当中。就在不远处的斑斓熊见到此势并毫无半点攻击之力,也逐渐放开了身形,朝着司徒晴大吼起来。

“喂,小子,这是什么法决,哈哈,笑死人了,哈。。。咳。。哈”斑斓熊在一旁挑衅着,却不敢上前。

就在此时眼萌闪出神秘之光快速无比的射向不远处的斑斓熊,令斑斓熊猝不及防本能的用其双掌挡住这道神秘之光,却早在它抬掌之时,已没入脑海。

没过多久,四周又陷入一片寂静。

“咦,怎么都不动了。”不远处的龙艮和月怡望着斑斓熊一动也不动仿佛时间定格了一样同时有感而发。

“晴弟,会不会也是如此。”龙艮坐立在月怡身旁右手按住胸口,看来他所用之法决也是对体力亏损的厉害。又似乎自身被灵气吞噬而受了内伤一般。

“龙大哥,要是如此,我们也不必担心你晴弟的危险了,你速速加快恢复自身的体力,好应对不时之需。”在龙艮身后的月怡用双手扶着龙艮微微的说道。想到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羞愧不已。

“喂,在这里啊,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还说要至我于死地,怎么现在连找都找不到我,切。什么幽冥界至宝,我看就是一块垃圾材料,被人嫌弃罢了。”司徒晴戏谑着抱头乱窜的斑斓熊。

“你,司徒晴,你不知死活。。。。”就在斑斓熊又要想起什么之时,忽然脑海中又传来一记剧痛,又生生忘记了方才之记忆,仿佛只记起本体之心神被司徒晴双眼发出的一道神秘之光所融入,带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