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五十五章 五色峰 司徒晴淬体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17 2013-03-27 15:57:03

  次日,一大清月怡早早的起来,这时路过司徒晴的洞穴看见依然昏头大睡,然后抿嘴一笑随后转身离去。

“龙艮大哥,应该醒来了吧。”月怡自言自语的说道,经过一夜安然的休息,自身的体力恢复了许多,就连脸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可见精神十分充盈。

“小妹,昨夜休息的可好,为什么不多休息稍许,这样为兄好带你们领略着五色峰。”斑斓熊感觉到有睡眠东西正在靠进似的,立刻微微的张开了眼睛一看,却是月怡,立刻坐起来说道,看其情形倒向是睡眠不足,哈欠连天。

“兄长,看来你此刻还未清醒,还是稍作休息片刻吧,小妹去洞外走走,好领略着美好的景色。”月怡看见斑斓熊哈欠连天也不好提诸多的要求,独自向洞外走去。

“竟然如此,那为兄稍作歇息片刻,不过小妹可不许独自下山。”斑斓熊担心的说道。

“嗯。”月怡轻微的点了点头,算了答应了斑斓熊的要求,毕竟初到此地还未熟悉,要是遇上睡眠危险的话,一是片刻也得不到任何的援助。

月怡轻盈的脚步未发出任何的声响,生怕打扰洞中休憩之人,连日的搏杀,奔走甚至是精神上,早已经将他们拖入到身体的极限,此时此刻月怡对龙艮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要不是龙艮竭尽全力恐怕就连极西荒原都不可踏入,这样一来自己随身携带的地图将变成毫无意义的存在。

“哇,好美。”看着四周的一片美景,令月怡情不自禁的发出了赞叹之声。

“原来苍凉平原如此的迷人。”月怡从五色峰山顶向下俯瞰,无边无际的平原显现出勃勃的生机,一群或者数群的鸟鸣之声欺负不疲,似乎在告诉着这片天地他们才是凌驾平原之上的主人,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平原的每个角落,从而使得月怡领略到平原的走兽如此之多,有的三五一群,有的数百聚集,有的却是独自上路,如此之多不知其名的走兽令月怡目瞪口呆,在看川流不息的河流,宛如一条条长蛇般,独自横贯平原之上,细细的看去河流周围茂密的树木却为那些弱小的生灵提供了避难之所。

“这就是苍凉平原,居然如此之广,在其周围虽然有不知名的山峰,但是跟五色峰相比,都略为逊色不少,而这数百米高的五色峰凌驾于整个苍凉平原之上,果然不愧为是王者的领地。”月怡大感而道。

“哈哈,月怡大小姐没想到你如此之早。”不知道何时司徒晴站在了月怡的身后,一脸戏谑的神色,看着月怡一身浅橙色的长袍在微风下飘逸着,煞是好看,在看其腰间束缚着一条和衣物十分相称的腰带,简直是浑然天成。

月怡早已经被苍凉平原的美景所吸引,忽然被来者之言惊醒,回头一看,立刻大骂起来:“司徒晴,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为何不吭一声就出现在我后面,你不知道这样很失礼吗?”

此时此刻月怡看到司徒晴露出了异样的目光,立刻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和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才愤愤的说道:“司徒晴,你看什么看,我的脸很脏吗?”

“不,不是。”司徒晴很显然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万万没想到啊,司空月怡居然这般国色天香,为何以前没发觉,总觉得他就一个假小子罢了。随后故作镇定的说道。

“哼,不是就好,不要以为你现在习了一些法则就可以为所欲为。”月怡随后岔开了话题,心里也知道司徒晴不是这种人,才故意这样说道。

“那里的话,月怡大小姐,你继续欣赏你的风景,我就不打扰了。”司徒晴被月怡这一提倒似乎忘记了《命运轮回决》也许是自己太过放松的缘由吧,随后转身有回到了洞穴当中。

司徒晴也觉得不对,虽然没有巩固自身的法则,但是“纳灵,破晓。”已经初具锋芒,但又如何而又快速的巩固自身的法则,从而使命运之珠的颜色恢复大盛之时,看来也不得不下一翻功夫去琢磨了。此时司徒晴心神一沉,出现在命运之珠的旁边,看命运之珠与平时无异,略微不同之处在于围绕在其周围的红色之光比以前光亮了稍许,也许是因为“纳灵和破晓”的缘故吧。

现在看来命运之珠跟法则有莫大的关联之处,“纳灵”只是通过吸取天地的灵气改天自身的体质从而获得更为强大的突破,可我现在只是将“纳灵”之法运用到了“破晓”其法则上,从而使“破晓”的威力大大提升,并没运用“纳灵”之法改变自身的体质,这样一来强行的使用“破晓”肯定出现体力不支和意志昏迷之态,“命运之眼”虽然不耗及法则之灵气,但是破费心神,现在还是少用为妙。否则得不偿失将不是什么好事。现在不是大好时机吗?此处倒还安全,天气灵气更甚我稍加利用一下肯定淬体大成。此时司徒晴十分兴奋的运用起“纳灵”之法,不消片刻已经深深的陷入冥想当中,就在这时忽然司徒晴洞穴之中四周的空气大乱,大乱之后一丝丝精小细微的灵气都疯狂的涌入司徒晴的身体当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四周的空气怎会如此混乱?到底是怎么了?”斑斓熊大惊不已,想在它处于化形二阶肯定能够感觉出空气的混乱,立刻分出一缕意念搜寻着。

“司徒晴,原来如此。也罢,今天我又做一个顺水人情。”斑斓熊一脸不快,五色峰是整个苍凉平原灵气聚齐最盛之地,要是换成了别人斑斓熊肯定二话不说立刻将其毙命。可是司徒晴其身有让它十分畏惧的东西,不知是敌是友,权当做个人情罢了。以后倘若是敌,也可以抵消一二。

“谁?”龙艮立刻翻身坐立而起,朝着洞外走去。(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