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六十七章 赤炎峰 爆烈虎失策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73 2013-03-27 15:57:03

  然而就在此时,在五大大陆之外的幽冥界中,一声具有极为兴奋的龙吟在天际中散发看来,龙吟之声不带任何一丝的威慑之息,让人感觉只是发泄一下兴奋的情绪而已。

“涅儿,你果真没让为师失望,重拾了龙魂之力,这样一来你的修行之路更为顺畅,去吧,放开手去绞杀任何阻挡在你面前的之人,为师自会替你做主,哈哈。。。。”上古苍龙的血液此时此刻在龙艮身体内彻底觉醒,随着一声声古老悠长的龙语在天际响起,令其余诸界甚为忌惮。

爆烈虎虔诚的匍匐在地面之上,浑身不停的在颤抖着,爆烈虎自身都没弄清楚这是何事?为什么这道气息令自己无缘无故的臣服在这名青年的脚下,此时明白为何面前这位青年人态度极其嚣张,看来还是有一定的本钱的,爆烈虎脑袋也不笨,看到此人比自己强大许多,随即开口并且带着无比尊敬的口气言道:“我愿臣服,还请高人收去自身气势,给予一丝喘息之声。”

“这气势,在与斑斓熊大战的时候龙艮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其无异,不过现在看来龙艮的气息似乎强大无比,难道。。。”司徒晴一边不安的急速的飞奔,眼见山顶近在眼前,可是感受到了山顶所发的气势自言自语的说道。

此时的龙艮,尽管铠甲早已失去了应有的防护之能,可是时隐时现并且闪着金光的鳞片护住了露在外面的肌肤,咋一看去好像穿戴了一身黄金般的铠甲,令人心生敬佩。顺着金光闪闪的鳞片网上看,两颗露出无尽威严的眼睛和额头上的时有时无的犄角好似是掌握了全身力量的源泉充满了威武之息,令人不敢心生任何歹念。

“呼。。呼。。”终于到了,司徒晴喘着粗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一路上也遇见了零星的走兽,但司徒晴不想与其纠缠,因为山顶之事还尽数未知,一路狂奔至此。此时还没等司徒晴缓过神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司徒晴远远的看去一团金色之息围绕着一名青年人,仔细一看颇为与龙艮相似,随即开口大声言道:“龙大哥,果然是你。哈哈。。看来我是白担心一场了。”

这是龙艮被一道极为熟悉的言语打破,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向来人之处,顿时大喜说道:“晴弟,你可来晚了,我已经将爆烈虎收服,哈哈。”

此时爆烈虎颜面尽失,看龙艮把头转向一边,莫名的气息大减,自己感觉重获新生一般,忽然看见龙艮身体要害破绽一露,爆烈虎目露凶光早已蓄足力量的利爪向龙艮狠狠的撕去。

忽然司徒晴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一样,在看向旁边之时,之间爆烈虎利爪已经狠狠的向龙艮要害撕去。司徒晴不安的大声说道:“龙大哥小心猛兽。”

龙艮心神感觉到有种莫名的威胁存在,手中的具有灵性的刀刃“哐当”作响,似乎提醒着主人自己深处险境。就在龙艮看向前方之时,只见爆烈虎利爪已经近在呎呎。龙艮已经来不及做任何防御之姿了,猝不及防生生的挨了爆烈虎一击,以至于狂退数步之远,口角瞬间溢出了一滴滴的金色血液。

“孽畜,今天饶你不得。苍龙月焱刃,现。”龙艮口念法决,要不是有龙鳞护身恐怕今日很难离开赤炎峰顶。此时的月焱刃感觉到主人愤怒的气息显得极为暴虐,刃身杀气腾腾似乎很想吸干对面猛兽的鲜血,好报刚刚爆烈虎偷袭之恨。

“受死吧,爆烈虎。龙阶之力。幻月斩!”此时幻月斩一出夹杂着霸道无比的气息狠狠的向爆烈虎斩去。

此次此刻的爆烈虎犹如梦醒,自己偷袭不成,反被其威势所压就连自身都丝毫动弹不得,眼睛露出了不甘心的眼神仿佛在说:好不容易开启了灵智,领悟了吐纳之息,还没来得及巩固自身的修为就被眼前这名青年人斩于此处,早知有今日之祸,当初就不该获取那天气精华之气,现在悔之晚矣!

“哎!”一记沉闷的叹息之声从爆烈虎口中发出,看其全身上下似乎放弃了任何防御之姿,就连眼睛都微微的闭上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就在龙艮的幻月斩落在爆烈虎身躯千钧一发之刻,相距不远的司徒请似乎感受到爆烈虎的悔恨之心,连忙不顾一切并运用其自身法则大声说道:“等等,龙艮!点破之击!去。”

“哐当当”的声响大作,司徒晴的“点破直击”直直的撞在了龙艮的幻月斩之上,两股势均力敌的法决相撞,令四周的灵气大乱,此时的爆烈虎被两道法决相撞所产生的气浪抛向十米开外。

“咦,晴弟,你这是何意?”龙艮被眼前的景象惊呆,才分开不到七日之间,自己这位晴弟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变化,从以前一个不懂任何技艺的大少爷到现在掌握了神秘的法决之力,就连我刚刚施展的二阶之力都可以轻易的划去,反观司徒晴的法决似乎还和幻月斩不相上下,倘若我们都倾尽全力,那还不两败俱伤。大惊之余感叹的看着司徒晴,忍不住的连连点头。

“龙大哥,你看爆烈虎已有悔恨之意,依晴弟看就这样饶恕其罪,倘若我们从中央之地归来,助于它修炼其他法则之力,这样肯定更为对自己忠心无比,倘若在心生任何叛逆之心,不劳龙大哥出手,晴弟毫不留情斩下其脑袋,你看这样如何?再说,相信在过不久,整个苍凉之地的猛兽,都可以在永恒大陆自由的穿梭,还更有可能更大陆的凡人一争栖息之地,这样一来爆烈虎可为我们守其山门,哈哈,这样不是更妙吗?”司徒晴不待龙艮开口就已经把心中之事和盘托出。

眼前的龙艮被司徒晴说的一愣一愣的,但是稍微的从头分析一下,司徒晴之言并不无丝毫道理。

“晴弟,果然设想周到,那就依晴弟直言,暂且饶性命。”龙艮一边赞赏的对司徒晴说道,一边收去自身的气势向爆烈虎走去。(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