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之君主前传

第六十章 回首 初次相识

命运之君主前传 干豆角烧肉 2039 2013-03-27 15:57:03

  此时的邀星见面前这位少爷竟然如此下作,看来心中并非十恶不赦之人。

“既然公子如此礼让,倒是令本姑娘另眼相看。还请问公子贵姓大名?”邀星看着对面的公子大声问道。

“晚生,司徒晴。”说完,司徒晴对着邀星略微的施加礼数。以示大度。

邀星立刻心神一震,莫非正是龙苍大将军的外孙不成,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若是得罪了别的将军府的公子倒还罢了,听言龙苍将军只有一个女儿,嫁于那司徒府中当代持家人。看来今天是闯祸了,龙苍将军虽然治军严谨,但是也会护短,更可况是自己的亲外孙。

“小心,邀星姑娘。”司徒晴此时大声说道,迅速无比的挡在了邀星的背后。

“噗!”一大口的鲜血从司徒晴的嘴巴吐了出来,顿时把正在冥想的邀星生生的吓了一大跳。

“少爷。你怎么样了。”这时跟随在司徒晴身边的那名仆人,急切的把司徒晴搀扶在地,愤怒的眼神看向偷袭邀星的青年。

那名青年大约十四五岁,眉宇间透露出的一丝阴险,令人生寒。在看身着一席雪白的长袍赫然站立在台阶之上,手中的折扇不断的在来回摇弋着,其腰间金黄色的玉牌镶着莫名的文字,一时难以看懂。一脸戏谑的表情尽露无疑,身边跟随的几名仆人,看其架势是有一定高强的无疑在身,否则也不可能有恃无恐。

“呀哟,晴少爷,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正出手相助,你为何阻挡在其面前,这怨不得本公子。哈哈。”说话之人正是这名身着长袍的公子。

“你是何人,为何偷袭于我。难道你与我有仇?”邀星大感不惑的同时杀心四起,看着躺在地上的司徒晴,顿时觉得过意不去。随后回过身来,看着对面偷袭的那位公子。

“哇,绝色佳人啊,难怪司徒晴会被着迷,这样本少爷偷袭之下,倒是成全了司徒晴英雄救美。先不管了得到这位美人在说。”此时此刻这位公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邀星,忘了刚刚还偷袭了人家一样。

“姑娘,我家少爷名叫宇文凯,当朝宇文将军府中二少爷,在朝中于久负盛名的龙苍大将军同期同坐。我家少爷想与你把酒言欢你看如何?”此时宇文凯身边一名仆人看到了自家少爷露出痴迷的眼神,加大了嗓门大声说道。

“哼,把酒言欢,那也用不着偷袭吧。你们是一起上?还是要本姑娘逐一将尔等至重伤为止。”,邀星闻其所言,实在恶心不止,哪有那种心情把酒言欢,看了看地上的司徒晴还是昏迷不醒,这可如何是好,要是龙艮,龙栗在此可就好多了,毕竟出事都还有人为其挡祸,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此时的邀星目露凶光,随即做出了强攻之势,其右手紧握腰刀随时准备出窍。

片刻过后,“咳咳。。。”少爷你醒了,跟随在司徒晴旁边的仆人惊喜不已。

“宇文凯,你丢尽了你宇文家的颜面,竟然偷袭人家一位姑娘,这要是传了出去,看你以后在皇城内有何立足之处。”司徒晴一边咳一边说道,看来伤势不轻。

“有你的,司徒晴,别仰仗着你父在皇城内的威望,我们宇文府可不吃这一套,在我面前还是收起你的花花肠子吧。你。你们一起上,先把那个女的抓了,在教训司徒晴看看他家能把宇文家怎么样。”宇文凯好像被人点到了痛处一样,暴跳如雷的说道。

“可是,少爷,还是三思吧,司徒晴可是那龙苍大将军的外孙,这要是过分的话,我们有十个脑袋都不够龙苍将军砍的。”一名仆人随后点醒了处于愤怒的宇文凯。

“不管了,你们统统给我上,否则我先斩了你们。”充满愤怒的宇文凯失去了任何理智,对仆人的提醒不闻不问。并且下令道。

就在此时此刻,邀星感到有危险逼近,处于本能的她,随手轻轻一拨“呛”的一声脆响,悠长的刀鸣带着一丝丝嗜血兴奋的出窍,正当邀星准备斩向逼近之敌的时候,一记洪亮的声响快速的散发出来。

“宇文凯,休得放肆。这位姑娘还请住手,这是司徒府中之事,凶器在此谢过了。”之间来者一席暗金色的铠甲,在鲜红的披红下显得格格不入,高大的身躯,凶狠的眼神,莫名的刀刃拖拉在地,刀刃散发出的阵阵寒光,令人心生畏惧之感。令宇文凯和其属下都为之一震,不敢在向前半步。

“少爷,是天字号拍卖楼的死士,平常一般都不出现在其城中,只有接到护送的任务才能看见其人,他说他叫凶器肯定是直属大首领的属下,因为他有个哥哥叫凶铭那可是相当狠的角色,是整个天子号拍卖楼的二首领,少爷,这也是司徒府中最为神秘的组织,就连当今皇帝陛下都不敢小觎。我们还是走吧,搞不好我们的小命都得丢在这里。”从仆人惊恐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对死士敬畏。

“哼,你又是何人,此事与你无关,速速离去。”宇文凯充耳不闻,并且暗自在其身后挥动着手指,示意仆人前往宇文府中搬救兵。

“哼。而也配?”看着那名仆人的离去,凶器露出了一丝的不屑眼光,仿佛在其眼里只有大首领才配的上自己的正目相待。

“少爷。凶器来迟了。”随后凶器快速无比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枚其形怪异的药丸,用其左手顺势喂入司徒晴口中。

顷刻间,融入到司徒晴口中的药丸,瞬间消化,闻其口角溢出的香气,肯定不是一般的凡品,就连司徒晴也大惊不已,看着凶器发呆。心中暗自想到:看来父亲一直都对我有所隐瞒,待此事过后一定详加盘问。

“此事皆因我起,本姑娘自行处理,司徒。。。晴是吧,你们速速回府,本姑娘自会给你一个交待。”邀星好似被当成旁观者一般,心里顿感不适。(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