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护城河边的夜莺

总是去惹事生非

护城河边的夜莺 宇意情玄 1135 2014-02-24 19:34:28

  那一刻令狐花心里震撼的难以制止,看见司徒文脸上是尴尬和吃惊的苦笑,令狐花毫无犹豫上前紧紧拉住司徒文的手拉着就走,司徒文本可挣脱令狐花的。

但是看着令狐花满脸泪痕和气势汹汹的模样,司徒文没有说话,默默的跟着一句话也不说,夜晚的村庄大路两旁仍有少量的门面房亮着灯光,闲散的三三两两的村民看着路上的二人,忍不住好奇的目光,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令狐花脚步匆匆的拖着司徒文急急的回到家,端出热水为司徒文洗去血迹,在伤口上附上要份,进行包扎,几处露着肉的刀伤,也进行消毒处理,简单包扎。

让司徒文换上哥哥令狐崇的干净衣服,推出自行车走出门外,自己骑上自行车让司徒文坐在车后,快速走向县城医院急诊处让医生为司徒文缝合伤口,司徒文多次挣扎试图拒绝,但都被令狐花异常坚定的目光所折服。

出了医院,司徒文抢过了自行车带着令狐花回家,司徒文和令狐花依然不说一句话,回到家中,司徒文再次准备离开,司徒文望着令狐花感激的说:“好妹妹,让哥哥走吧,你帮助了哥哥很大的忙,知道你住这里,哥哥会常来看你的。”

“不行,你的衣服需要洗净,现在身上穿的衣服是哥哥的,等你的衣服晾干了再说吧!”令狐花找出借口挽留司徒文。

无奈司徒文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看着令狐花为自己洗衣服,两人不停询问彼此的事情,说笑很开心,接着令狐花为司徒文拿出冰箱里的食品,令狐花静静看着司徒文狼吞虎咽的吃相。

司徒文看见空荡荡的房间,心中想到还是尽快离开为妙,于是态度缓和的说:“花花,你不问问哥哥为什么会被那么多的人,追着跑吗?”司徒文试图用现实的情况,让令狐花对自己有清醒的了解。

但是出乎司徒文的预料的是,令狐花不惜一顾的说:“我相信哥哥肯定不会办坏事被打,肯定是那些人都是坏蛋了。”在令狐花的记忆里,总是认为能够舍命去救落水的自己且恕不相识,这样的人能够是坏人吗,所以司徒文说什么话,令狐花都是不相信的。

司徒文竟然很感激令狐花对自己的信任,依然心里沉重自己现实的处境,尽管司徒文自在之东村

受伤治愈离开后,确实很少去那里的,因为两人悬殊的差异,司徒文尽管对令狐花心中眷顾,但不敢奢望。22

司徒文了解到令狐花明早还要到学校报到,且友好的谈话很久已经接近午夜,司徒文不再坚持,在令狐花家一楼客房休息一晚,次日一早,司徒文仍穿着令狐花哥哥的衣服离开,令狐花在司徒文离开前一再叮咛司徒文经常要来找她玩,司徒文非常高兴回答满口应承着,在令狐花高高兴兴去学校报到后,司徒文望着令狐花的背影充满担心和忧虑。

在此后的日子,司徒文除了无声无息归还了令狐花借穿的衣服外,依然没有再次上令狐花家门来,但视乎司徒文就是为了向令狐花证明什么般,让令狐花看到了司徒文的所作所为。

在社会上游荡,经常打架斗殴,时常不是头破血流,就是胳膊腿缠着绷带,与令狐花相遇也无声无息而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