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护城河边的夜莺

031、恳请求和语气柔

护城河边的夜莺 宇意情玄 1294 2014-02-24 19:34:28

  司徒文准备旁若无人的人群,昂首挺胸大踏步的走进小院,目光如炬的来回观看院子里的七、八位壮汉,紧紧捏着双拳似乎就是要看见有人胆敢阻拦就要发威的势头。

小院里的地上横七竖八的扔着住宿才会用的被子、枕头、脸盆和床单等物,显然应该是蝗虫和小胖气急横生才会造成的局面。

农家小旅馆通向二楼的楼梯口被那些庄稼汉打扮的人把揽,几个壮汉手持棍棒和铁棍,气势汹汹的与蝗虫、小胖在对骂。

“嗨,楼上的杂碎们,等着为你们把油锅架好了吧……叽里咕噜煎螃蟹!”楼下一个赤背壮汉手持一根一米多长的杯口粗的木棍,猛敲楼梯台阶,张开破锣嗓子大喊。

赤背男子一个后脑勺,那男子两寸长黄毛乱蓬蓬的摸样,皮肤黝黑,臂粗手大,脚上光脚提拉一双分不清颜色的拖鞋。

“小子有种上来,别在下面像个缩头乌龟样,上来让你脑袋开花,信不信?”小胖手里握着一根半米长铁棍,敲击栏杆砰砰响。

显见是下面的人不敢上去,上面的人不敢下来,双方僵持相互对峙,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司徒文与楼上的蝗虫轻瞟几眼,示意蝗虫不要着急,

机灵的蝗虫手拉小胖交头接耳的转告司徒文到场及要求平静心态的意思,司徒文站在门洞里,准备挪步上前与黄发汉子理论下,突感身后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衣服,司徒文急忙回头,看见自己小弟二毛恶狠狠的面孔,等着牛眼示意司徒文转至一侧说话,司徒文,再看二毛左右又看清楚身边七八个都是自己的人。

“哥,他们肯定报警了,现在动手里应外合,行吗?”二毛与司徒文相对交错间,低低声向司徒文探寻道,语毕伸手示意司徒文看其脚下踩着的几根方木,意思就是打架的家伙就在脚下,司徒文看见地上方木有六、七根,东西是够用的。

司徒文眼睛向乡村旅馆登记室门口,看见老板娘正手持手机侧身与人通话,司徒文急忙对二毛嘱咐道:“先让哥与他们谈一下,能避免恶斗就先协商。等我手势!”

司徒文心里想着令狐花的话,还是想为自己及令狐花上学的事留点余地,真是与学校附近村民搞不好关系,对自己和灵狐花都没什么好处。

“好吧,看哥的手势!”二毛瞪着牛眼,情绪沉闷的回答。

司徒文几步窜到老板娘身后,小声对老板娘说道:“大嫂,你看见了不是,我们之间还是有点误会,能不能说合一下呢?”

乡村旅馆老板娘,手持手机正帖在左耳上听声音,惊闻司徒文说话急忙回头,瞪着吃惊的双眼很诧异,摆手示意司徒文屋内说话,随及老板娘就先踏入门内。

司徒文紧随其后,走进屋内看见用于登记的小屋床上坐着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不胖不瘦体型匀称,脸圆短发眉清目秀,肤白唇红性格张扬,看见司徒文惊讶注视自己,那女孩儿不躲不避也冷眼瞪视司徒文。

“玲玲,这就是小姑姑给你说的丢钱的顾客,他自己登门赔礼道歉来了,显然他是想私了。怎么办?你俩说说咋办吧!”膘肥体壮的老板娘耳边帖着的手机似乎粘到了上面样,与二人介绍完毕,她自己竟然又出去了。

“是你的人来倒的乱啊,哦,闹下了这么大的乱子,你竟然还敢登堂入室,你的胆子真是蛮大的吗?”女孩儿忽地一下猛然从床上站起,气势汹汹就站到了司徒文面前,瞪眼怒看司徒文就是厉声斥责。

“没办法,这里有误会,其实你小姑姑应该多少了解点,看看大家都是和气生财,能通融还是行个方便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司徒文迎着头皮且迎着玲玲的目光恳求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