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萝衣

第十二章

萝衣 彦亭音 1085 2012-12-10 12:10:44

  真伤脑筋。

看着落汤鸡似的萝衣,花嫁蹙起了眉头。

她好不容易训练结束了,想着还有一个女生正在受罚,居然就忍不住找来了。

这样的改变真是让人伤透了脑筋。

拖着萝衣全无知觉的身体,花嫁很不顾形象的啐了一口吐沫,心里暗暗埋怨着。

可是偏偏就放不下她。一副很单纯的模样总是容易让人上当,这里的人根本没有一个是不可怜的好吧。

似乎她是一出生就没有家人了吧,偏偏就像小草,韧性十足,越是难熬越是激发人生存的欲望。

冬天冷的冻僵了身体,却仍旧不停手的挖地底的草根。饿极了的时候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泥,沙石把眼泪硌了出来。不出半天,肚子就硬硬的疼,她居然都挺过来了。

还不知不觉的就长大了,村子里的小孩子都说她是煞星,克死了自己的父母,自己却命硬得不行。命中都是带煞的,见了她总是躲得远远地,恶毒的话却顺着风,飘到她的耳朵里。

“你说她怎么还不死?”

“就是啊!克父克母的扫帚星,爹爹和娘亲说靠近她会粘上不干净的东西的!”

“恩恩!千万不要靠近她!这种人早该离开村子了!真是下贱,死赖着不肯走,就巴望着克死村里人才好吧!”

“啊呀呀,真是最毒妇人心!那么小小年纪,心肠就这样歹毒!我们快走快走!”

“......”

她记得那时候似乎心里很恨,咬牙切齿的,可是现在怎么就没有感觉了呢?

那些东西似乎就该像一阵风,既然走了就别留下痕迹。

她只记得后来村子里突然驶进了一辆豪华的马车,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去看,这样新奇的东西,可是头一回见呢!而她是不被允许出现的,在那样美好的日子里,她会成为整个村子的污点。连唯一一个给过她剩食的老爷爷都这样讲。

那样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就是嫌弃。她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酸涩苦辣辛全给打翻了。

紧紧攥紧拳头草根,拧得不成形状。

可是那个绿衣的俏丽小姐姐却带走了自己。

她记得她说:“那你就叫花嫁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努力成长吧!只有更加强大才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所以,她努力的要加入那个叫‘炙夜’组织,她要更强大,才能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或许是因为,这个人和自己太过相像吧!明明可以求人帮忙的、或者偷懒一点,红管事并不会那么严格要求的,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这个人却非要自己一步一步把水运回来。

这样的,一个人啊。

把萝衣放到了床上,花嫁狠狠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定定的望了萝衣两眼。

叹了口气。又细细的将湿衣服提萝衣换掉,这才发现,被水浸了老半天的伤口处明显泛白了,坏死的肉翻了出来,露出鲜红的新肉。

真不让人省心!花嫁无奈。

翻开自己的首饰盒子,拿出仅有的一根银簪,在烛火之上烧了烧,然后将萝衣身上已经坏死的肉一点一点的清理了个干净,又细细的换好了伤药,用绷带包扎了起来。

一切完成后,花嫁累的不行,大字摊开往床上一躺,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