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情人,有点冷

第一次交锋

总裁情人,有点冷 暖沂 2127 2012-12-10 14:18:21

  这次的慈善晚宴是A市政府联合该市百家知名企业共同主办的,在A市最为高端奢华的五星级国际酒店开展宴会。正因为宴会的高调神秘,各家媒体杂志都卯足了劲想拍到独家,却纷纷被拦截在外。

记者们只能在酒店附近翘首盼望,为明天杂志的头版头条做好充足的准备。

五点半,一辆黑色奥迪A8停在了酒店门口,是广胜餐饮连锁公司的总裁汪胜凯第一个到场。而陪他共同出席宴会的女伴竟然是内地性感嫩模凌思容,她身穿一件抹胸式黑色短裙,傲人的身材依稀可见。娱乐记者们纷纷拍照,记下这条绯闻八卦。

他们刚到,一辆法拉利也紧跟其后,是盛和影视传媒的老总盛宇昊来了。盛宇昊青年才俊,三年前从美国归来后便接收了家族企业,如今公司已经向海外发展了。陪他出席的是他得意的左右手——首席秘书,方晓卉,身着一身银白色鱼尾型礼服的她显得知性大方。外界都疯传盛总专宠这个方秘书,看来传闻不假,两人在一群闪光灯下优雅地走进酒店。

这时,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疾驰驶进酒店停车场,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众人都纷纷侧目,猜测着是谁的到来。

车门缓缓打开,一双漆黑精致的皮鞋踏在地上,一个俊逸的墨镜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他朝记者们轻轻一笑,用手指抛出一个飞吻,接着他绅士般的打开右侧的车门,一张妩媚艳丽的笑脸恰到好处地被记者们捕捉到。

接着,现场传来一阵尖叫……

谌柯,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当红偶像谌柯呢!

今晚的谌柯穿着一件金色紧身包臀礼服,将身材完美地展露出来,凹凸有致,曲线分明,依旧走着性感艳丽之风。玉颈上挂着一串镶嵌着十八颗顶级钻石的高贵奢华项链,光芒四射,气质十足。

拍到照片的记者们各个激动万分,他们终于没有白白浪费一下午时间在这里蹲点。俊逸的男子摘下墨镜,又是一片轰动,乔烈竟然也出席这次宴会!他是景兴传媒集团的总监亦是知名有才的年轻导演,凡是他拍的偶像剧人气超高,他就是收视率最好的保证。

在一片喧闹声中,一辆低调奢华的加长林肯驶向酒店,而兴奋中的众人都未多加关注。仲子墨悄声下了车,看着一旁的八卦记者,不禁皱了眉头。林谂颜也随即下了车,轻挽住仲子墨的臂膀,身边的人身形一顿,低头看了眼谂颜。

“既然你邀请我做你的女伴,总不能给你丢脸吧。”谂颜轻笑着说道,清纯娇美的容颜让仲子墨看的移不开视线。

“怎么不怕被记者拍到?”他真想将此刻的她藏起来,只让他一个人欣赏就足够了。

“我相信你。”林谂颜淡淡答道,语气却是这般笃定。

这时,几个眼尖的记者发现了仲子墨的到来,一下子大家的目光都投在了两个人身上。ZK集团的总裁,A市最抢手的单身汉,大家都想纷纷抢到独家。

当视线转移到仲子墨身旁的女人时,全场惊呆。这个身穿墨绿色礼服的女人仿佛是一朵纯美的芙蓉,又宛似池塘里的一朵幽莲,散发着独特的韵味。立体花领的设计为她增添了一丝女人味,清冷淡漠的神情让人只敢去仰望,也甘愿拜倒在她的裙下。

乘众人发愣之际,仲子墨搂着谂颜的细腰向酒店走去。墨绿色裙摆轻轻摆动着,一丝银光若隐若现,流光溢彩。

“哇,裙摆上镶嵌的是钻石呢。”一些人小声低语着

记者们这才惊觉还未拍照,奋力补救已为时已晚,却只能照到该神秘女子的背影。

果不其然,第二天众多报纸头条是:知名导演乔烈携天后谌柯闪亮登场ZK集团总裁护神秘女伴惊艳全场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谂颜一进宴会厅就惊觉一道强烈的视线射向自己,随意一瞥便发现天后谌柯竟充满敌意地望着她。

敌意?莫非是旧情人?

“谂颜,你自己找一个地方做一做,我去和生意上的伙伴打一声招呼。”这种宴会多的是熟人,总需要去问候几句。

“没事,我可以的。”谂颜优雅地笑着,仿佛是一名真正的名媛淑女。

林谂颜独自挑选着想吃的点心,她对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很反感,自然也不想去招惹他们。

这不?即使有意疏远人群,谌柯还是优雅地端着香槟向她走来。

“你好,我是谌柯。想必你应该知道我吧,你呢?”谌柯语气中略显傲气。

“我不需要知道。”谂颜淡淡地应道

“你知道我和墨早就认识了吗?前晚我还在他家……”谌柯压低声音,挑衅地看着林谂颜。

“那你昨晚是睡在乔烈床上的吧,不会是想争取他下一部戏的女主角吧。”谂颜利落地回应着,毫不留情。

“哎呀,子墨对你也太小气啦~全身什么首饰都不戴啊,不会是舍不得为你花钱吧。”谌柯炫耀地玩弄着她那宝贝项链,喜欢的不得了。

“有些人只能靠珠宝首饰增加气质,他说我并不需要。”谂颜依旧不愠不火的语调,变相地讽刺着。

宴会上的其他女人都纷纷看向她们,脸上都挂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容,女人都对八卦很感兴趣。

“我只是想交个朋友,来,我敬你一杯。”谌柯感受到许多目光注视着自己,强颜欢笑地向谂颜敬酒。

这场晚宴是有许多重量人物,不能一时冲动,毁了自己完美的淑女形象。

“好呀,但是我不会喝酒,不好意思”林谂颜展颜一笑,随即答应着。

“你……”谌柯气急,欲将香槟朝谂颜泼去

林谂颜眼疾手快,拦住杯子,用力一甩,一杯香槟一滴不漏地倒在了谌柯的礼服上。

“啊……”看着自己漂亮的礼服上湿了一大片,谌柯惊呼道。

林生意随即上前关心道:“谌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是不是太辛苦了,都站不稳了啊,可惜了这礼服。”

听到谌柯惊呼声,许多人转身看向谌柯,谌柯恼火气愤地走向卫生间,留给大家一个狼狈的谂颜。看着谌柯气急败坏地离开,仲子墨目光一直追寻着她的背影,深潭般的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