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情人,有点冷

天价博颜笑(3000+ 前文全部修改完毕~!)

总裁情人,有点冷 暖沂 3024 2012-12-10 14:18:21

  “各位来宾,首先欢迎各位在百忙之余应邀参加这次慈善晚宴。接下来,我们将进行慈善拍卖会的环节,下面我们有请于市长上台致开幕词,掌声欢迎。”主持人声情并茂地在台上向众人介绍着。

于市长在一片掌声中笑容满面地走向舞台,做了一个平息掌声的手势后,场下这才安静:“女生们,先生们,各位晚上好!我代表A市市政府欢迎各大知名企业的代表前来参加晚宴!下面我宣布今晚的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最后祝这次拍卖会能够取得圆满成功!

万众瞩目的拍卖会终于拉开了帷幕……

礼仪小姐呈上了第一件拍卖品,一款精品冰糯种紫罗兰翡翠手镯,起拍价三十万。大家看着这款难得的顶级翡翠手镯,跃跃欲试。

“我出四十万。”乔烈张扬地第一个出价,价钱一下子变高十万,本想出价的几个人有点犹豫起来。

“四十五万。”丰泰公司的吴总叫价道

“五十万。”广胜餐饮汪胜凯也甘愿为女伴凌思容一掷千金。

“六十万。”乔烈一心想得到这件珍品,一开口就涨了十万。看着这晶莹通透的玉镯,竟让他陡然想起记忆中身穿一身青花旗袍的女子。

“我出八十万。”恒同集团的赵董语出惊人,惊人出了这样的高价。

“八十万一次,八十万两次,八十万三次,成交。”主持人宣布拍卖结果,这件翡翠玉镯最终得主便是恒同集团的赵董了。

第一件便拍出了这样的高价,A市的权贵们一下子来了兴致,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礼仪呈上了第二件拍卖品,竟然是唐代的青花瓷器一组。

根据花纹以及瓷器底部的印章,可以确定这款瓷器是真品的古董,起拍价五十万。

“我出七十万!”酷爱收藏古玩文物的盛宇昊叫价道,全场一片哗然。

“我出八十万!”华兴银行的郑行长也加入到拍卖的行列中。

“八十五万!”底下又有人叫价了。

“九十万!”郑行长痛下决心,大声喊道。

“我出一百万!”盛和传媒董事长盛宇昊站起来出价,有一种势在必得的模样。

“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恭喜盛董事长获得了这款唐代的青花瓷器!”主持人在台上热情地祝贺道

就这样,慈善拍卖会如火如荼地开展了,一个多小时就募集了近千万的善款。

“下面有请本次珠宝的赞助商DM国际珠宝公司亚太区总裁Jason,为来宾们揭晓最后一件拍卖品。”作为压轴出场的拍卖品早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在一片期待中Jason为众人揭下了红布。

一款瑰丽闪耀的宝石项链……

竟然是摩谷鸽血红宝石!

看到项链中央那块血红色的宝石后,就连仲子墨也惊叹地站了起来,一串钻石项链中间竟然挂着一颗水滴状的鸽血红宝石。再定睛一看,周围的钻石竟然是顶级粉钻,全场一下子沸腾起来。

“各位来宾,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从法国总部空运回来的。产自缅甸的摩谷鸽血红宝石,在印度被称为宝石之王的它,被誉为“爱情之石”。这些红色的火焰将不断燃烧,象征着爱情永不熄灭。而宝石周围的十八颗粉钻产自澳大利亚,共计6.8克拉,而鸽血红宝石竟有12.6克拉。这款宝贝起拍价200万美金!竞拍开始!“主持人激情澎湃地介绍道,更有见到稀有宝石的兴奋之情。

看到方晓卉惊羡的目光,盛宇昊第一个出价:“260万!”

“300万!“乔烈也对这款宝石项链喜欢的不得了,看着身边谌柯眼中的渴望,他也开了口。

看到宴会厅如此热闹的情形,林谂颜也不禁抬头看向那款宝石项链。看着那鲜红似血的宝石,她竟然像被夺去了心魂,深深地被吸引了。而周围的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让人忍不住想去拥有它。从未关心过这种奢侈品的谂颜,也不禁为这款宝石项链所惊叹。看着那水滴形状的红宝石,谂颜内心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说不出的一种神秘情感。

身旁的仲子墨早就注意到一直盯着红宝石项链发呆的谂颜,在场也只有她能配的上这款宝石项链。

“500万!”乔烈狂妄地报出了一个令全场惊讶的数字!

见众人都沉默不语,主持人开始倒数:“500万一次!”

“500万两次!”

“500万——”

“等一下,我出1000万!”仲子墨在最后关头站了起来,这也是他今晚第一次竞拍物品,一出口就是这么一大笔数目!

1000万!即使乔烈也纵然开不了这个口了,就连淡漠清冷地谂颜也一脸惊讶地看着身旁的仲子墨。

全场再一次惊讶!而原本胜券在握的谌柯也震惊地看着仲子墨,脸上挂着扭曲的笑容。

“1000万一次,1000万两次,1000万三次!成交!“主持人兴奋地报着最后的拍卖价钱,这场竞拍完美的为这次晚宴画上了休止符。

在一片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仲子墨拿起宝石项链,温柔地为林谂颜戴上。他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颜颜,只有它足以与你相配。”

林谂颜呆呆地看着他,身旁的嬉笑欢呼声她都不曾听到,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慈善拍卖会上出现1000万的高价,让全场来宾都惊讶万分。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连低调冷峻的仲子墨都愿掷千金换美人一笑。林谂颜,无疑是今晚宴会的神秘女神,戴着摩谷鸽血红宝石项链的她只是静静地站着那里,温婉清淡地低笑,梨涡尽显,竟让众人移不开视线。就连到场的名模淑女也不得不承认,唯有这个女子配得上这款稀有的红宝石项链。

一旁的谌柯看着今晚风光无限的林谂颜,心里一阵郁结。而仲子墨整晚一直忽视她,自从上次见过面之后他们就再也不曾联系过。

想到上次见面,谌柯心如死灰。那天早上,如此熟悉的他竟然居高临下地扔给她一张支票,对她百般羞辱。她实在无法想象此刻的他就是与她相恋四年的男子,竟陌生的让她心寒。

“子墨……”谌柯无力地叫他的名字。

原本准备离开的仲子墨停下了脚步,礼貌却生疏地说道:“谌柯小姐,有事吗?”

“你一定要这样吗?”谌柯早已没有了原先的傲气,她现在只想挽留住仲子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先走了。”仲子墨不打算再有过多牵扯,搂着谂颜向大门走去。

林谂颜静静地观察着两个人异常的神色,不发一言。聪明的女人就是要在适当的时候保持沉默,何况她也没有资格过问他的事情吧。

***林肯车内***

谂颜轻轻地将脖颈上的项链取下,放到精致的礼盒中,递给仲子墨。“仲子墨,这款项链还给你。”清淡地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情绪

“既然送给你了,就收下吧。”仲子墨其实知道她对这款项链喜欢的很,并不是因为它的名贵稀有,只是一见倾心罢了,亦如他对她。

“如此名贵的项链,谂颜承受不起。我只是你的情人,不做妄想。”当他喊出一千万这个天价数目时,那时的她的确心情澎湃。当他温柔地为她戴上项链时,心底的那份悸动油然而生。

戴上这款红宝石项链的她,连呼吸都变得很轻。她就一直在想,她真的与它相配吗?她真的可以自私地拥有它吗?

她不能。再无数次的挣扎纠结后,思想再一次归于冷静,原本波澜起伏的心湖早已静如秋月。

“可是,你不是很喜欢吗?不要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仲子墨有些奇怪地问道,谂颜虽然性格冷淡却也较为直爽。

“喜欢又怎样呢?这个世界,从来不是你喜欢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林谂颜不再想讨论这个问题,淡漠地看着窗外。

眼前的谂颜褪去了在宴会上的绚丽光华,安静缄默的她仿佛是一弯孤月,浑身散发出淡淡的柔光,只够温暖她自己一人。

仲子墨看着这样孤单清冷的谂颜,心底竟有一种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其实,他一直在心中低语着,你喜欢的我都会尽力让你拥有。

他没有勇气去将她紧抱在怀,亦没有勇气去说出这句承诺,他怕她不需要。

而沉思的他却未曾发现,对面清冷宁静女孩眼底那一丝淡淡的挣扎和渴望,她其实也渴望拥有更多的温暖。

所以,多年后当一个清瘦忧伤的男子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时,她竟无法抗拒,竟渴望就此沉沦。

PS暖暖推荐一首歌给亲们。

刘力扬--礼物。

你送的礼物会不会太特别

毫不避讳那不安的传言

但渐行渐远习惯到没感觉

难道你早想要我走远

你送的礼物在此刻好体贴

陪我回忆把过往走一遍

穿了这些年难免会有污点

就像每段爱总会有终点

你送的礼物原来是一场劫

终于分别宿命一样准确

可笑到想要你赔给我时间

爱情有时廉价得可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