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四章 恶魔无处不在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698 2013-07-18 10:43:44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床上睡着的女孩翻动了下身子,狠狠地皱起眉,“唔,疼……”挣扎着坐了起来,傅韶音努力回想昨晚的事。

他们去了饭店,结果自己心烦只顾着喝酒,喝醉了,黄婷好像说要送我回来,那么自己是黄婷送回来的?那邵其佑呢?昨晚自己那么失态,估计他也该失望了吧。

“砰砰”伴着敲门声,傅韶音看见母亲推门走了进来。“妈……”

“难受了吧,来,把这喝了会好受些,昨晚怎么那么没分寸,喝的那么多,幸好你同学用你手机打电话给了我们,不然你呀,指不定就得去睡马路了。”

“哪有那么夸张,”小口的抿着碗里的汤,傅韶音问:“昨晚上谁打电话给你们的啊?”

“说是你同学,老张接你回来说对方看着斯斯文文的,挺有礼貌,”顿了顿,像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忘了和你说了,明天下午两点的飞机,韶音你需要什么东西和妈说,妈好帮你准备好。”

“我知道了。妈,头还有点疼,我想再睡会。”知道再说也改变不了什么傅韶音只能顺从,看着门开上又关上,扯过被子捂住头,直到周围一片漆黑才忍不住呜咽出声。

“老婆。韶音怎么样了?”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的傅纬看着下楼的妻子问道。

“头疼,睡着了。老公,咱们女儿什么时候这样过,看的我好心疼,她真不想走,就不让她走了可以吗?”

“不行,只有将她送远远地,如果继续让韶音呆在这里,他不会放过她的,虽然很舍不得,可这是唯一的办法。等韶音安顿好了,我们把别墅卖掉离开这座城市,不能被他找到,那个魔鬼!”

此刻,学校图书馆的邵其佑看着窗外的天,唇角扬起温柔的弧度,他不断提醒自己这次不能错过了,遗憾了这么久,这次他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幸福。

直到面前的位置坐下一个人,他迅速地转过头,却涌起强烈的失望,怎么不是她?下意识的看向手表,今天她又不来了吗?想到这,邵其佑迅速起身向外走去,来到傅韶音的教室,却依然没有看见想见的人,难道是因为昨晚喝的多了今天才没来吗?

正想着,看见黄婷从走廊的另一端过来了,走近才发现她眼眶红了一圈。

“你怎么了?”邵其佑问她,却不想又刺激了她的泪腺,“是韶音,她居然连声道别都不愿和我们说声就退学了。”

“什么?”邵其佑只感觉一道晴天霹雳,劈的自己一阵无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并没有发现他的失态,黄婷自顾自的说着,“昨晚根本就是散伙饭,她根本就不把我们当成朋友,甚至还要我从老师那里才知道她退学了。”

“那有没有说去哪?”邵其佑哑着声音开口。“不知道,她家里安排让她出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算想送送她也成了奢望,邵其佑,你说以后是不是只能做陌生人了?”

她真的就这么走了,为什么要走的这么匆忙,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就离开,韶音,我该去哪里找你?是不是因为要离开,所以昨晚才那么难受?

拿出手机,拨出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冰冷的女声寒了他的心:“对不起,您拨的号码已关机。”忽然之间,天昏地暗,一阵风吹过,“天冷了……”抬头望天,天依旧蓝,他们却一次次错过,这次,又会多久?

“你说什么?退学了?”宽敞的办公室,低沉的男声听不出表情,“是的,总裁,傅家甚至打出了别墅出售的广告,看来他们是准备逃走了。”“哼,那老东西,不管怎样,把那别墅买下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能逃到哪里。”……

一眨眼,时光飞梭,七年已过去。

“音,这份资料迅速送到二十七层会议室,快点!”绿色的文件夹随手丢在一张桌上,看着认真盯着电脑工作的女孩惊吓的模样,快意的一笑,冷冷地丢下话,扭头便离开了。

“音,你看看她那样子,除了会嫉妒别人,整天自己什么都不做,让别人忙来忙去。”旁边是一个漂亮的法国女孩,看着那抹艳红色身影走开后,端着杯子走了过来,声音里充满埋怨。

“别不开心了,谁让我们在她手底下做事呢,我先送文件去了。”微微一笑,音拿过文件夹向电梯走去。

毕业的她经学校推荐在一家公司做了珠宝设计师助理,同样学设计的好朋友Connie却放弃了,“当时我就是做了错误的选择天天呆在设计室那种枯燥的工作我可不喜欢。”然后转而应聘进了公司的销售部。“这样也好,未来音负责设计出漂亮珠宝,我负责卖掉,咱俩合作,亲密无间。”

二十七楼尽头的会议室,总裁的专属会议室,站在门前,音微笑的理了理鬓角,抬手敲了敲门。“进来。”

推开门,音愣在原地,几天没有联系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时间,她忘记了自己应该进去还是出去。正对门而坐的男人在看见她迅速苍白的面容,满意的勾起嘴角。

“怎么了,为什么不过来?”总裁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音慌忙地走了进去,“总裁,Linda让我送文件过来,我先放这里了。”

“恩,你可以出去了。”得到命令的音迅速的想要逃离这里,可是里面那个男人并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打算,“等一下。”

男人站起身,银色西装包裹着他健硕的身体,俊朗的面容带着第一次见面的笑容,绕过长长的会议桌走到音的面前,“音,看见我就这么积极地要离开吗?”

“莫总,你认识这女孩?”

“是的,Ken,音是我的朋友,好久不见了,所以没克制住,让你见笑了。”莫无影优雅的欠身,然后转头看着低着头的音,“对不起,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请不要耽误我的时间好吗?”

哼,好久不见?这个恶魔还真会装。“那好吧,我们下班在好好聚聚。你先出去吧。”

接下来的一整天,音根本心不在焉的做着事,眼看离下班的时间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越来越烦躁。

“音,下班了,你还不走吗?”隔壁的女孩临走之前好奇的问道。“马上就好了,你先回去吧。”逃不开躲不过,音也只能磨蹭着时间。

她走出大楼时候,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她面前。“上车。”里面的人直直的看着前方,等她坐上车,安全带还没系好,便迅速离开。

“我们这是要去哪?”发觉他们走的并不是回家了方向,音问道,车子却在路边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叫我名字?”莫无影冷冷地开口,“你是不是很想从我身边逃开?”

“影……”“我在问你是不是很像从我身边逃开!”像是头暴躁的狮子,莫无影下意识伸手向掐住她,却在看见她惊恐的双眼又停住了手,狠狠地砸向方向盘。

面对他突然地火气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音颤栗着双手想要推开门下车,却被莫无影抢先按下自动锁。

“原来你还想逃,傅韶音,为什么六年了你还是要逃!”

终于忍不住,音放声痛哭,“你究竟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我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你为什么要毁了我!恶魔,我要逃走,我不要呆在你身边继续煎熬……”

“够了!你要去哪,你要去那个人身边是吗?”那个人,邵其佑,想到那个自己想也不敢想的名字,单薄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

看到她这副模样,莫无影将她拽到自己面前,“你是不是想到了他,很想去找他吗。”薄唇轻扯,他一字一句吐出伤人的话,“别痴人说梦了,你觉得他会要你吗,一个别人玩透的破鞋,你算什么……”想起她连睡梦中也不忘喊得名字,莫无影只觉得心脏处一阵紧缩,让他烦躁。

“啪!”清脆的巴掌声让他迅速清醒,看着她苍白的透明的面孔,他意识到自己说了怎样的混账话。“恶魔,总有一天你会得到报应,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话音刚落,她觉得自己仿佛浑身力气被迅速抽离,整个身子软软的向前栽去。

迅速接过她的身子,让她靠在座位上。看着她昏厥的惨白面孔,莫无影只感觉一双无形的手撕扯着他的心脏,强烈的痛楚令他闷哼出声。“傅韶音,即使是恶魔,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狠狠踩下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般驶了出去。

仿佛自己做了好久的梦,傅韶音仿佛又回到那一年。

一场车祸让她成为世上孤单的人,办完葬礼的傅韶音回到自家别墅,却看见门外自称律师的男人,那一刻她才意识到父母居然将房子卖了!不可以,这个她从小到大居住的地方充满回忆的地方怎么能说没有就没有了!

“傅小姐,这份文件上有你父亲的签名和印章,你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请在三天内搬离这栋别墅,而且按照合约上的内容,屋子里面的东西你都不可以带走。”

“不可能的。你告诉我,买这栋房子的人是谁,我将钱还给他,房子我不能卖。”傅韶音伸出手拦在大门处。“傅小姐,请别让我为难,我也是听上面吩咐,而且,总裁说了,这里地段很好很适合开发,所以他不会再卖。”

“不会的,你告诉我他是谁,我自己去找他商量,求求你了。”

“那我先打电话问问,你稍等。”……

“总裁,傅小姐来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傅韶音鼓起勇气看向坐在办公桌后低头工作的男人。看见他抬起头,傅韶音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真巧,原来是你。”莫无影微笑着开口。“是你,你是莫总?”看见他微微点头,傅韶音赶紧开口:“莫总,那套房子对我来说很重要,现在我父母不在了,我不希望和她们最后的回忆也消失不见。所以,你能不能把房子还给我?”

“你的情况我已经听律师说过了,站在朋友的立场我很愿意帮你,”“真的?”傅韶音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可是,”“可是什么?”看着他语言又止的模样,放下了心又狠狠悬起。

“因为我一直很看好那片地,你的父亲与我签下合同后,我就已经联系好了人对那里进行开发,如果在这个关头停下一切,那我必然会损失一大笔。”

“莫总,你的意思是?”看着她紧张的模样,莫无影佯装轻叹,“抱歉,我恐怕无能为力。”

为什么会这样,傅韶音倒退几步,“有什么办法能帮我留下那里呢,我真的不能看着它被毁掉。”

“那这样,明天下午,你来这里找我,我帮你想办法。”看着他递过来了名片,是一个会所的名字,“傅韶音,我只给你一天考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