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八章 她想幸福一次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722 2013-07-18 10:43:44

  “音,能抱抱我吗?”

傅韶音愣住,一时间犹豫不决,双手垂在身侧僵直着身体。

感觉拥着自己的手愈加用力,一阵水汽涌上了她的双眼,放肆一次吧,就让自己做回傅韶音一次,回到那一年,那个全身心喜欢着这个男人的时候。

“佑……”用尽力气搂住他,傅韶音喃喃的说出一直说不出的话。

“为什么现在才能听见这些话?我等了好久,为什么现在才说,邵其佑,你为什么不能早点说,我听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邵其佑,我讨厌你。”

“对,我讨厌,我也讨厌自己。”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他嘴角,“音,我恨以前的自己,那个我让你难过,以后不会这样了,让我照顾你,我会一直保护你。”

“可是我……”“没有可是,音,相信我,让一切重新开始好吗?”让所有的噩梦都过去,从此以后有我在。

在家呆了好几天的傅韶音再次回到公司,却不想碰见迎面走来的Linda。

“哟,瞧这是吹着那股风啊,居然还记得自己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啊。”艳红色长裙,浓郁的香水味让她不由得皱起眉。看见她不说话,Linda愈加的不快,心里的嫉妒让她伸手狠狠地推了她一下。“耳朵聋了吗,居然用这种态度,你是什么身份!”

踉跄着后退几步,傅韶音冷冷的盯着她,“原来Linda也只会这样不分场合的撒泼。今天真的让我见识到了。”

“你!”环顾四周,果然停住了手头工作的人,经过的同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伸手捋捋卷发,Linda冷哼,“走着瞧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音,你还好吗?”坐在位置上,傅韶音对上隔壁桌女孩关切的眼神,微微笑道,“不用担心,我没事。”

“音,忙吗?”几天的空白让她还没进入到工作状态,却在这时接到邵其佑的电话,听着那端传来的温暖声音,傅韶音甚至没察觉自己上扬的嘴角,“不忙,只是还没进入状态,已经丢了好几天的工作了。”

“慢慢来吧,音,晚上能和我一起吃饭吗?”

“恩。”傅韶音没有拒绝,也不想拒绝。“恩,下班我去接你。”

挂上电话,傅韶音对上满脸惊诧的女孩,“你怎么了,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笑呢,音,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恋爱?”傅韶音低低的重复着这个词,邵其佑温柔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响起,我能够相信他吗?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和莫无影的关系,他还会这样对我吗?莫无影,他会放过自己吗?

“在想什么呢?美丽的东方女孩,我能邀请你吗?”和Connie道别后,看着她上了John的车子离去,傅韶音等待的站在原地徘徊,突然而来的声音让她愣住。

回过神看见邵其佑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看着她没有回答,邵其佑又问了声,“美丽了女孩,我能荣幸的请你共用晚餐吗?”

“当然可以。”傅韶音回以微笑,将手放进他伸出了手中。如果这是恋爱,也让她能爱一回。

像普通的情侣一般,他们吃完饭顺着街道无目的的走着。

“音,你想去哪?”像青年毛孩初次恋爱般,邵其佑也有点不知所措,暗恼自己忘记了做好事先准备。

“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活也只是两点一线,像这样的散步也很少。更不知道情侣们会做些什么。”傅韶音也皱眉。

“情侣?音,你是说我们吗?”邵其佑好看的脸上有些不自然,却突然反应过来。抱起她在原地转了一圈,引来她的阵阵尖叫。邵其佑欣喜。“音,我好开心。”她终于答应和他在一起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开心的呢!“相信我,从今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

“你来法国这么久了,不用回去吗?”对上他热切的眼神,傅韶音有些脸红,“为什么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难道刚刚让我幸福音就要赶我走吗?”他可是很不舍得离开呢,除非她愿意和自己回去,只是,她会愿意吗?

似乎看懂他眼神中的意思,傅韶音黯然,“对不起……”“音,公司还有我的兄弟,我只想陪着你,就算让我成为游手好闲的人也没关系,只要你不嫌弃我。”

“肯定嫌弃,正直奋斗的时期居然能说出要做一个游手好闲的人,这还是我认识的邵其佑吗?”话虽然这样说,傅韶音却伸手拥住他的脖子。

法国街头,人来人往,却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拥抱的两人,多么希望可以这样,直到地老天荒。

“音,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啊,”餐厅里,Connie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女生。“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呢。”

“是吗?有这么明显吗?”傅韶音但笑不语。“真的,什么事啊?我能做个听众吗?”什么事能改变一个人,真的令她好奇。

“这个星期天过来吃饭吧,好久没下厨了。”

“好啊,我联系他们,你不知道这几个人已经在我耳边念叨的快起茧子了,到时候我提前去帮你准备材料,要多准备一些。”“不用了,你们等着吃便好,会有惊喜的。”

“星期天?好啊。”傅韶音不知道的是邵其佑已经申请调来法国分公司,既然她不愿意走,那只好他来了,不然他如何忍受两地分隔。为此他还被家里的几个男人吵得头都快炸了。

“那星期天见了。”

“音……”察觉到电话那端似乎准备收线,邵其佑急急的开口。

“恩?”

“那个,星期天见面,那之前就见不了面了吗?”今天才星期四,连带今天可是还有三天呢,好漫长啊。

似乎感觉那端似有似无的不满,傅韶音轻笑,“那么,我们星期五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那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吃饭吗?”

“恩,今天晚上要加班呢,我要先挂电话了,佑明天见。”放下手机,傅韶音笑笑,今晚确实不行,Linda可是留给了她近一个星期的任务,如果不尽快做完,那就得熬夜了。

夜色降临,城市的灯光闪烁,宝蓝色轿车里男人点起烟,他没开灯,窗外的亮色透进来,却照不清男人脸上的表情。只是他的晶亮眼眸始终盯着大楼的某一层,目光如水,他静静的看着,直到灯光暗下,才拿过手机。

伸了个懒腰,傅韶音揉了揉酸涩的双眼,关上灯,她走出大门。

“下班了吗?”电话那端声音如水,却温暖人心。“怎么这么巧,我刚结束,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那算不算心有灵犀呢?”

下了车,邵其佑看着那抹纤细的身影越来越近,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你怎么在这里?”抬头看见面前的邵其佑,傅韶音愣住,却是红了眼眶,当自己忙到深夜,有谁会如此守着自己,用这么长的时间等待着自己?

“我想你了啊,如果见不到你我会吃不下饭的。”挂了电话,邵其佑轻轻给她拥抱。“别难过,因为是你给了我机会,让我在等了这么长时间后看到的是你向我走来,而不是你的背影。”

心里百感交集,最终化为轻轻叹息,“我们回去吧,累了一天了,真困。”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星期天的来到,而这一天傅韶音更是起了个早开始忙碌。

凉拌血珊瑚草、牛奶炒三丁、鸡蛋炒双菇、红烧加吉鱼、酸辣鱿鱼卷、椒盐脆皮小土豆、蒜蓉鸡翅、新奥尔良烤排骨、花蛤汤……将最后一道苹果山楂酪摆上桌子,傅韶音看着桌上的色彩斑斓,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同时门铃响了起来。

“音,我迟到了吗?哇,好香,看来我今晚有口福了。”

傅韶音看着身边人一脸惊喜的模样,得意的挑眉,“来法国的最大收获可能就是练就了一手厨艺了,刚来的时候,一个人,也吃不惯法国菜,天天想着家里的味道,就自己动手,时间长了就会了。”

“那岂不是便宜了我了,这么一个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的好姑娘我可得看牢了。恩,最好是能够早点娶回家做我的黄脸婆,是不是这样才能放心啊?”邵其佑一脸调侃的模样,栗色的双眸却是一脸坚定。

“啊,想起来了,酒水饮料都还没有呢,我得给Connie打个电话,佑,你先坐啊。”

看着进房间的傅韶音,邵其佑微微苦笑,又逃开了呢。掏出口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邵其佑皱起眉头,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然后放在耳边。

房间里的声音停了下来,邵其佑立刻打断电话那边的说话,“我知道了,先这样,只要不让他不能来法国就行。”

“抱歉抱歉来迟了,音,久等了。好香啊,Carl,你看看我的口水下来没。”几个高大的男生嬉笑着走进来,却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邵其佑愣住了。“你是谁,音呢,Connie,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错你个头啊,”白了他一眼,Connie笑嘻嘻的看着他,“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微笑着站起身,邵其佑优雅的颔首:“你们好,我是邵其佑。”

“佑,是Connie他们来了吗?”走出卫生间的傅韶音随口问道,“啊,终于来了,菜都快凉了。”

“音,你们?”反复来回看着两人的大家恍然大悟,难怪这几天一贯冷淡的音会反差这么大啊。

“我们,”看着神情各异的几个人,傅韶音失笑,“先吃饭吧,今天准备的都是我的拿手菜哦,我都饿了。”

“你们也发展的太迅速了吧,音,什么来着?对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明明不久前,两个人提到对方还是逃避的表情,没想到啊。

意识到今天傅韶音请吃饭的目的,后知后觉的邵其佑只觉得嘴角都无法合拢了。虽然之前会有些失望,可是现在,一切全被喜悦取代。

“音,恭喜你。”Kevin举起手中的杯子,晶莹的液体晃动着她闪亮了双眼,“今天的音格外迷人呢。”

“谢谢你Kevin。”傅韶音同样举起手中的杯子。

“不然我们一起吧,祝福音找到自己的幸福,祝福你们的幸福长长久久,邵其佑,我可是把音交给你了哦,你必须全力保护她。”

“一定,”邵其佑举起杯子站起身,温柔的笑意晃花所有人的双眼,“这一杯同时我谢谢你们,当我不在时候感谢你们对音的照顾,谢谢。”彼此相视一笑,几个人同时喝干杯中的酒。

男人之间的友谊通常是在酒桌上建立起来的,酒过三巡,气氛也轻松起来,不大的公寓不时的有笑声传出。

窗外枝叶交叉,月光的照射下在地面投下斑驳的影子。树与树之间的阴影处,停着一辆不仔细就被忽视的黑色轿车。

轿车正对着傅韶音所在的公寓,车窗里一双阴鸷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直到手机的和弦铃声响起,听完那端的报告,眼底闪过一丝狠绝。“现在很幸福吗?傅韶音,你妄想!”发动车子,他最后看了眼传出笑声的房间,“你只能是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