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三章 暗恋在醉酒后说出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427 2013-07-18 10:43:44

  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尖,床上的女孩被这味道薰的皱起眉,然后缓缓睁开眼。

“韶音,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傻孩子,身体是不是不要了,还好意思训我们。”看见已经睁眼的傅韶音,守在床边的母亲连忙问道。

“妈……”“妈在这,医生说你身子太虚,一直没吃饭才导致晕厥的,妈弄点粥给你吃好吗?”

“爸爸呢?”“你爸和老张先回去了,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你爸也想通了,当做提前下岗算了。”“妈……”“乖,先喝粥吧,我去给你爸打个电话。”

病房里剩下傅韶音一人。喝完粥,她静静的望向窗外,也许这样也不错,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一家人过着简单但肯定舒心的日子,也许然后为自己梦想努力,只是,以后的傅韶音,会不会离邵其佑越来越远了?“邵其佑……”天还是那么蓝,以后,他们还能不能一起看天……

推开门的母亲便看见这一幕,靠在床头望着窗外的傅韶音浑身笼罩着淡淡的忧郁,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滴泪珠划过晶莹的脸颊,掩盖在淡绿色被子下的身形瘦的让人心疼。

“韶音……”听见母亲的声音,傅韶音回过头,扯出一抹笑容。

“妈妈,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医院的味道真的不好闻呢。”

“恩,那我去问问医生,给你去办出院手续。”女儿不想自己问,算了,虽然不知道什么事,可是她的女儿会处理好的。

出院的傅韶音没有回去学校,在家里睡了两天。直到傅伟来到她房间。“韶音,爸爸有事和你商量。”坐在书桌前的傅韶音回头,“爸爸,什么事啊?”

“韶音,我和你妈妈商量了,准备把你送去法国念书。”

“为什么?怎么突然这么决定?”明天公司就会宣布破产,为什么今天要这样和她说?

“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让你离开,毕竟现在这样的环境不适合你学习。”“可是,出国念书需要的钱怎么办,爸爸,我没事的,真的。”她傅韶音不想走,现在走了怎么办,从此,地球的两端,是否还有见面的机会?

“必须走!”一向温和的父亲突然变了脸色,怒斥道。看着女儿满脸震惊的模样,一脸懊恼,却还是坚持着,“总之,下个星期一老张会去学校帮你办理退学申请和联系法国的学校。你这几天在家休息休息,做好准备。”说完走了出去。

下星期,这么快,真的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吗?

想到即将面临的,傅韶音脸上只能无声呜咽。怎么办,她还不想走,想到离开,想到邵其佑,她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不舍得。喜欢不能说,她傅韶音凭什么被人羡慕,她该羡慕他们敢把感情说出口,不是像自己胆小鬼,只能在一边学林黛玉自怨自怜……

邵其佑已经不记得自己第几次走到傅韶音在的教室,却始终没看到想见的身影。

你也有今天啊,他在心里苦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视线里多了一个人,让一向清高自傲的自己习惯了每天中午去图书馆报道,只为了能和那个人独处一段时间。

他喜欢隔着几个位置,看着她低头翻阅书本,记着笔记,然后和他一样静静的抬头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似乎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一步步在心中烙下一抹身影。

他不是没想过开口,希望能再靠近一点,可是喜欢她的男生那么多,自己又怎么能肯定自己会和其他人不同,如果让她害怕自己,又该怎么办?犹豫中还是选择退缩,这样也挺好,至少她有一个小时是自己的。

可是他没料到,第一天没见到她开始,好像身体的某处缺了一块,怎么也找不到。

这样的感觉让他惊慌,下意识地走到她的教室门口,想看一眼她,却听见她根本不在学校的消息,心里满满的担心只为她,然而几天,他找尽借口经过她们教室,又失望,手中握着向黄婷打听来的手机号码,犹豫着一直没有拨出。他知道今天又要失望了,抬起头准备离开,却突然迈不动脚步。

一身湖蓝色连衣裙的傅韶音翩翩靠近,吸引着周围人的目光,张叔去办公室办手续了,今天便是她最后一天呆在这所学校,在心里苦笑,就算不舍得又能如何,今天过后,他们将呼吸不同的空气了。

抬起头,傅韶音以为自己花了眼,怎么会在这看见他!

隔着几个人,邵其佑倚靠着墙壁看着她。忍下心中不断泛滥的情绪,傅韶音微笑着靠近,“邵其佑,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这边找人的。”面前的是他熟悉的人,突然涌起拥抱她的念头,却被他深深压下,佯装自己只是路过。

“是吗?那我先进去了。”原来自己不在的几日并没有影响到他,傅韶音低下头,眼底划过一丝失望,向教室走去。

“等一下。”想都没想地叫住她,却对上她看向自己的眼睛,到嘴边的话迅速地消失不见,“我想说上次像你借的书我该还给你了。”

“书是图书馆的,而且我现在也用不到了,不用给我了。”不再说话,傅韶音低头迅速地走进教室。

“韶音,你终于来了,担心死我们了,电话都不接,怎么了啊?”坐下的傅韶音抬头看着面前的黄婷,没有开口。

“怎么了韶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吧。”“为什么?”黄婷不解。

“没什么,突然想到了,晚上你有空吧?”“有空啊……”“那就晚上吧。”傅韶音打断她的话,“到时候叫上赵祥一起吧。”也许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见面,放纵一次吧。

来到约定地点的傅韶音意外的看见邵其佑和他们站在一起。“邵其佑?”

“是我们叫他来的,韶音,这几天你没来,邵其佑也很担心你呢,而且,邵其佑一直把我们当朋友呢,所有……”“走吧。”傅韶音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黄婷赵祥相视一笑,拉着邵其佑追过去。

一向冷静自持的傅韶音居然喝醉了!

酒店包厢里,傅韶音静静趴在桌子上,面似桃花娇艳,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谁让她喝这么多的?”黄婷打破安静,“是没法阻止好吧,她是不是受刺激了?”赵祥开口,刚刚三人阻止她都阻止不了,红酒当成葡萄汁似的,分明是故意要喝醉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受刺激了。

邵其佑听着两人的对话,没有开口,栗色双眸静静地看着睡着的女生,眼底清楚的划过一丝担忧。

“现在怎么办?”黄婷问道。“还能怎么办,肯定吃不了了,得赶紧送她回家啊。”“恩,邵其佑真不好意思了,让你看到这一幕。下次我们请你吃饭。”说着黄婷准备将傅韶音扶起,却是弄醒了她。

“吃好了?那我们再去唱歌,我还没去过ktv呢,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傅韶音睁着迷蒙的双眼看着邵其佑,“韶音,你喝醉了,我们下次再去好不好,我们现在回去睡觉了啊。”

“不要下次,没有下次了,邵其佑,我们去好不好,我喝的有点多,可是我还清醒着啊,去不去,不去不理你了。”果然话说的没错,喝醉酒的人是最难缠的,黄婷有些头痛的看着邵其佑,“怎么办,她这样还怎么去唱歌啊?”

“我来吧,赵祥,你送黄婷回去,我把她送回去。”说着,邵其佑准备扶过傅韶音。

“这样可以吗?不然我和赵祥送韶音回去就行的。”

“就这样吧,走吧,我陪你去唱歌。”听见他的话,傅韶音咧开嘴,顺着他胳膊倚靠在他怀中。

和黄婷他们道别后,邵其佑扶着傅韶音沿着街道慢慢走着。红酒的后劲太强,走了几步,傅韶音的身子便软了下去,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韶音,你家在哪?”邵其佑看着她强撑着睁开的双眼问道。“好难受。邵其佑,我不要走了,去旁边坐一下,唔。”以为她要吐,邵其佑忙撑着她不让她滑到在地。

可是她也就是干呕几声,并没有吐出来。“还难受吗?”走到旁边的小公园,邵其佑扶着她坐在长椅上低声问道。“恩。”闭上双眼靠在椅背上,傅韶音滴滴的应声。

突然,邵其佑看见了她眼角闪烁的晶莹,“怎么哭了,很难受吗?”语音里有些慌张。“很难受,我很难受,”压抑的哭声传出,“不要走好不好,走了我怎么办啊。”

“我不走。”邵其佑心里一阵抽紧,却被接下来的话怔住。

“邵其佑,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喜欢了好久了,我不敢说,我怕你拒绝,我不敢说,我喜欢你啊。”

“韶音……”邵其佑心里一阵复杂,开心喜欢的女孩同自己一样喜欢着自己,却怜惜这她和自己一样害怕着同样的事情。他们错过了多久!

“我好没用,喜欢他不敢告诉他,可是我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我要告诉他,他不知道我喜欢他,他不知道我为他去图书馆,他不知道每次我坐在不远处偷偷看他,他不知道我关注他多久了,你说,如果他知道我做了这么多事会怎样?”仰头望着天,泪水顺着方向流进发间。

“他会很开心,他知道你也喜欢他,会开心的睡不着的,因为他也喜欢你很久了。”急急的开口,邵其佑的声音里略带沙哑。

可傅韶音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沉默了很久后低低的开口,“黄婷,你不要告诉他好不好,我没想过让他知道,我将她埋在心里,只告诉你,你别告诉他。”

“韶音……”邵其佑欲开口,“不要说了,我困了,我睡会,你别告诉他……”声音越来越低,傅韶音头靠在邵其佑肩膀,沉沉的睡去。

低头看着她睡着的容颜,邵其佑轻叹,埋怨自己的不主动,同时暗自下决心,不能错过了,“韶音,再等等我,明天,明天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不会放你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