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五章 和月亮一起孤单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2931 2013-07-18 10:43:44

  “请放过我,爸爸,我害怕。”床上的女孩睡得极不安稳,嘴里呢喃着吐出模糊的字音,“你还要折磨我多久,放过我好不好。”床边的男人皱紧眉头,深沉的眼底闪过一抹受伤。为什么即使在梦中,傅韶音,你也不忘害怕我?究竟,你让我情何以堪?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人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窗外刺眼的光芒,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傅韶音闭了闭眼再睁开。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抬起手覆上疼痛的额头,手背传来的刺痛提醒着她现在正吊着点滴。难道是莫无影送自己来的?她想起车子上发生的事,暴怒的莫无影让她现在想起依然有点后怕。

“音,你终于醒了!”门被推开,傅韶音看着Connie走了进来,心里闪过诧异,“Connie,你怎么会在这里?”

“医院打电话给我的,难道你平时都不正常吃饭吗,身子这么差,要不是路边好心人送你来医院,我恐怕都不知道去哪找你了。”走近床边,Connie抬头看看药水瓶里剩下的小半瓶水,“就剩一点点了,再坚持一会啊。我看你啊,赶紧给自己找个人照顾你,不然以后我们想吃火锅都不知道找谁呢。”

路边的好心人,也是,如果莫无影出现在这里,自己又该怎么解释他们的关系呢,目光转向窗外。看着她安静的侧脸,Connie也不在开口,静静坐在床边。

缠绕着她的梦魇挥之不去,傅韶音想起第一次他说的话。

“呆在我身边,我保证你的房子会一直在,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就是它彻底消失的时候。”

“留住你,我有的是办法,所以,别妄想逃走。”

“Connie,我感觉自己好像透不过气了。”压低身子,傅韶音用力捂在胸前,吓得Connie立刻跳了起来。

“你怎么了音,怎么会这样。”眼泪大颗的落下,无助的模样令一贯理智的Connie也束手无策了。

“我去叫医生。”

“不要,求求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好难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Connie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她也是第一次看见音这个样子,和平时淡然的模样截然不同。慌乱间她也失去的主意。

“Connie,我想回家。”

“好好,我去叫护士来把真拔掉,我送你回家。”

打电话让John开车来接人,Connie扶着她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平静下来的傅韶音始终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直到John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音怎么了,你在电话里又不说清楚。”

“我也不知道,她就那样突然哭了起来,还不让我去叫医生,然后就一直不说话,我只能叫你来想想办法。”将John拉到旁边,Connie也低声音说道。“怎么会这样,音说回家,我们先送她回家再说吧。”

“音,我们到家了。”将车子停好,John轻声开口。

傅韶音抬起头,泪水却再次流了下来,“不是,这不是我家,John,你送我回家啊,我家不在这里。”

“怎么会,音,这是你家啊,你在这里已经住了六年了。”对看一眼,Connie微笑着开口。

还想挣扎着说话,却瞥见另一边停着的银色车子,傅韶音浑身一震。对啊,这是她家,那个男人为自己买的房子,送给她的笼子。任性的够了,她要回去那个笼子里了。

推开车门,“Connie,John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先回去了。”突然的情绪反差让另外两人担忧,“音,你这样可以吗?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你们放心好了,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给你们的。”努力提起笑容,却显得苦涩无比。

看着那抹消失在楼道的身影,“John,我们真的就让她一个人走吗?”“她明显的不让我们送她,她身上的故事,他一定不想被人知道,我们回去吧。”

打开门,傅韶音伸手扭开玄关的灯,一股呛鼻的烟味迎面扑来,令她不由德咳嗽出声。

客厅沙发上,莫无影挂掉手机,抬起头看着她,片刻,将手中的眼掐灭在烟灰缸中,“过来。”似乎没听见她的话,傅韶音一手掩着鼻,将窗户全部打开,散尽屋子里的烟味。在经过沙发被莫无影拉过坐在了他腿上。

“好了?”把玩着散落在肩膀的黑发,莫无影随口问道。“我想先去洗澡,你先松开手好吗?”

“等我话说完。”搂在腰间的手用力,不让她离开,“明天晚上酒会,你陪我参加。”

“为什么?”固定在他怀中,傅韶音看不见他的表情,呆在他身边这么久,他从来没和她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他也不愿意让第三个人知道他们关系,那么这次突然要求是什么原因。

“没有为什么,明天别上班了,好好在家准备,做好你的身份该做的。”说完没有犹豫的推开她,莫无影站起身,“今晚我不会睡这里,我们明天见吧。”

“莫无影。”傅韶音开口叫住他。眯起双眸,莫无影没有转身。

“明天你可不可以让其他人陪你去,我不想去。”“你不想去?身为我的女人,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你不想去?”轻轻的冷哼让她心颤,“明天别想给我耍任何花样,记得明天打扮的漂亮些。”

空荡的房间剩下她一个人,只有那挥散不去的烟味提醒着她刚刚他来过,想到明天晚上的酒会,傅韶音轻轻抬手覆上心脏的位置,那跳动异常的节奏令她心慌,明天晚上之后,可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自己是他莫无影的女人了吧。

踉跄走进浴室的傅韶音像是被人掏空了灵魂,只剩下一具僵硬的身躯。

夜已深,傅韶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披上外套,她起身走到窗台,今夜无星,弯月在云间时隐时现,一丝轻叹划过嘴边,原来你也孤单。

其实我们想要的不多,可是为什么总是那么难呢?曾经自己也向无数女孩希望的,毕业了能有份好工作,能与父母开心生活,能遇见陪伴一生的那个人,可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成了奢望。七年了,他应该已经属于另个人了吧,是否还记得午后图书馆的那片天?邵其佑,我想见见你,如果可以,即使远远的,能看见你就好……

第二天。透过窗户向外望去,已经红霞满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色的被子隆起,傅韶音闭紧眼缩成一团,她知道时间说定的时间就快到了,可是依然藏在被子里做了一个缩头乌龟,从昨晚开始,她始终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能去,反复在心里强调,突然传来的门铃声让她猛的睁开眼,却不想起身。

门铃依然很有规律的响着。让她不得已的爬了起来。

“傅小姐,总裁让我过来接您,请问您准备好了吗?”站在门外的男人恭敬地垂首站立,“还没有。”傅韶音冷冷地出声。

“傅小姐,总裁说请你不要让他多等……”“知道了,你等我一会。”说着准备关门。“请等一下,这是总裁让我交给你的。”说着将手中的纸盒递了进来。

纸盒打开,一袭湖蓝色礼裙映入眼里,犹豫片刻,她还是取出裙子换上,看着镜子里修长的身影,傅韶音咬紧嘴唇,强迫自己转过身而不是脱下裙子。细细的化好妆,她推开门走了出去。

车子停在一个高级会所门前,立刻有人上来打开车门。看着车窗外的金碧辉煌,傅韶音心里打起退堂鼓。难道今天,她真的要走进这个地方?难道今天,她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不过是莫无影的情人?难道今天,她真的无法逃避了?

驾驶席上男人看着她没有动作,低声提醒:“傅小姐,已经到了,总裁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深深吸了口气,知道该来的逃不掉,傅韶音扬起微笑下车往会所走去。

大厅里灯火辉煌,莫无影坐在角落的沙发,高大的盆栽替他挡住了众人的视线,端着红酒杯的他嘴角含笑看着大厅的一个方向。

“影,你在看什么?”孙豫打发掉身边的女伴,好奇的坐了过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奇艺集团总经理,我还以为是哪位美女吸引了你的注意,想不到你还好这一口,不过,一个男人能长成这般模样,却是能让人为他冲动一回。”长的连他都嫉妒,祸害啊。

转头看着面前冷俊的面孔,孙豫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少儿不宜的画面,嘴角还没咧开,就接收到来自面前男人的冰冻视线。“呵呵,抱歉,没控制住,哇,极品!”看着不远处男人怔住的模样,莫无影嘴边笑意更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