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二章 与他的第一次见面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442 2013-07-18 10:43:44

  傅韶音不知道怎样回到自己房间的。

淡蓝色窗帘随风轻拂,扰乱着她的思绪。她怕,如果公司就此垮掉,这样的打击父母要怎么办?隔壁间的愁云惨淡让她更加心烦,可是十七岁的自己该怎么做?

傅纬的公司不在本市,所以第二天回到学校的傅韶音并没有察觉不同。她不觉得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还有心情认真听课,只是父母的坚持和内疚眼神令她妥协。

“韶音,昨天你去哪了?我们找了你好久,电话也没人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走进教室,黄婷立刻迎了上来。韶音绕过她,淡淡地丢下两个字便不再开口:“没事。”

“韶音……”这样冷淡的傅韶音让黄婷愣了一下,这分明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啊。刚想继续开口,却被上课铃声打断。无奈地跺了跺脚回到座位,等下课再说吧。

一节课却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终于等到下课,黄婷连忙回头,却没看见傅韶音的身影。

“韶音呢?”她慌忙地问隔壁的同学。“哦,她刚刚已经从后门出去了啊。”话音刚落黄婷便跑了出去,可长长的走廊人早已离开了。

“究竟怎回事啊?”然后她发现接下来的一整天傅韶音都没有再回到教室。

“哎,你知道吗,今天傅韶音没有来学校诶。”

“我知道啊,看我班那几个男的不就猜到了,看不见心目中的女神,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

“呵呵,你们班也是啊,我们班也有好几个,每次利用下课时间跑过去看几眼,今天可不就看不到了,那些男生也就是花痴……”讨论的声音渐渐远去,黄婷也不收拾书本了,趴在桌子上直叹气。

“喂,黄婷,你不回去在这边发呆做什么,人都走完了。”经过教室的赵祥习惯性往里看看,看到趴在桌上的黄婷好奇地走了进来,然后装模做样地挤挤眼,“难不成一天不见就开始想我了?”

“谁想你啊,自作多情。”黄婷脸上飞快地划过一丝红晕,然后又皱起眉头,“我只是担心韶音,今天上午她只来了一节课人就走了,她从来没这样旷课过啊。赵祥,我只是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能出什么事啊,有什么事他们家搞不定啊,别杞人忧天了,赶紧回家吧。”

“恩,知道了,希望明天一切都好了。”门外站着的邵其佑听着里面的对话轻皱起眉,难怪中午在图书馆也没有看见她。

当落日的余晖撒向大地,在天边形成漂亮的彩霞,街上的行人步履匆匆地向家的方向走去,也有情侣们手挽手沿着路边嬉笑着走过。在经过花坛旁都会不自觉的将目光看向那个静静坐在长椅上女生。

长发披肩,粉色衬衫,淡蓝色牛仔裤勾勒着她好看的身形,双手抱膝的傅韶音整个身子笼罩着淡淡孤寂。对于周围各种各样的目光也不在意,她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良久,直到面前的景色一点点暗了下去。

抬起头,揉了揉酸涩的双眼,天都黑了,家里人肯定要担心吧。从书包里拿出手机,一片黑屏,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回书包。

傅韶音站了起来。早已麻木的双腿支撑不住她全身重量,纤瘦的身体晃了晃然后先前扑去。轻呼出声,傅韶音反射性的捂上脸,意外的并没有疼痛的感觉,身下软乎乎的,砸到人了?傅韶音忍住那针扎般的麻木感慌忙地站了起来。

“该死的,谁这么不长眼的撞我啊!”气急败坏的声音令傅韶音心惊,慌忙地道歉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哎哟哟,这么急着走干嘛,撞了我一句道歉就想算了啊。”瘦小的男人拦住她的去路,一脸无赖。“那你想怎么样?”看着他色迷迷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打转,傅韶音只感觉一阵恶心。

“这样,你看看,其他的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咱俩找个地方商量商量怎么赔偿问题啊,不如和哥哥去旁边的酒吧喝一杯。”说着细胳膊伸了过来准备搂上她的蛮腰。

“滚开,不要碰我!”狠狠地挥开他的手,傅韶音怒斥。“来硬的啊,哥哥可不喜欢这个调调哦。”说着伸手钳住傅韶音双手,往旁边的酒吧拽去。

“混蛋,你放开我,放开!”力气不及对方的傅韶音被拽着跌跌撞撞向前走,不断挣扎的她将目光投向行走的路人,只可惜众人对这种情况也只是撇了一眼然后匆匆离去。令她一阵心灰意冷。

在两人不断拉扯时,一双手伸了过来,伴着调侃声,两人迅速地被分了开来。“先生,人家小姑娘明摆着不愿意,你何必强求呢。”

踉跄几步的傅韶音被莫无影扶起,“谢谢你。”瞥见正爬起的男人,她迅速地躲到莫无影身后。

“哪里来的臭小子,坏大爷的好事,也不去打听打听大爷是谁!这条街上还没有不认识本大爷的!找死!”说着挥着拳头冲了过来,去被莫无影轻松握住,然后像扔垃圾般扔了出去。

“那真是不凑巧,本人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还真没听过你大爷。”刚爬起的男人又狠狠地摔在地上,听见莫无影的话,脸迅速涨成了猪肝色。“你,你记住,这事没玩,你给我等着!”狠狠地丢下一句话,男人便迅速跑开。

“好了没事了,这么晚你怎么不回去?”莫无影低头看着她苍白的脸,刚才的事应该让她吓坏了。

“啊,对啊,家里人肯定担心死了,刚刚谢谢你啊,我得走了。”“等等……”叫住她离开的脚步,莫无影指了指停靠在路边的车子,“你住哪,我送你。”

“不用了……”傅韶音下意识拒绝。“怎么,不放心我?刚刚那人说了,他还会回来的,你让我把你一个人丢在这?走吧。”都这样说了,傅韶音也不再拒绝了,随着他步子向路边走去。

“你叫什么?看你样子应该是学生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条街可是本市最乱的地方。”车子平稳地行驶着,莫无影率先打破了这片刻的安静。

听了他的话,傅韶音只感觉一阵后怕,她居然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呆了一天。“我不知道,公车底站是这里,我就到这里来了。我叫傅韶音。”

“离家出走?”莫无影扭头看了她一眼,这种看似乖巧的女孩也会做出这种事?

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才不是,我只是心情不好,出来走走而已。”顿了顿,傅韶音问道:“你知道那里很乱,那你为什么要住在那里啊?”

“因为……”莫无影挑眉,“因为,我也是混黑社会的啊。”

傅韶音愣住,“你说什么!”莫无影看见她迅速苍白的面庞,意识到这句话吓到了她。轻咳一声,“和你开玩笑的,只是因为我的公司离那不远,平时为了方便就住在那里,而且之前我也说了,那些个小角色我并不放在眼里。”

听完他的解释,傅韶音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却是在心里暗自决定回去后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有接触了,毕竟一个在社会上闯荡多年的男人心思还不是她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学生猜透的。

“你在想什么?难道不相信我的话?”看着她安静下来并没有回应自己,莫无影有些不悦。

“没,没有。”下意识地摇头,目光投向窗外,突然开心道:“我家到了。”待车子停下,不等对方开口便匆匆说话,“真的很谢谢你送我回来,时间不早了,你路上小心。”说着急急忙忙下车往前奔去。

没机会开口的莫无影看着她跑远的身影,看来这个女孩很害怕自己啊。双眼眯起,整个神情像极了看中食物的猎豹。

半天,他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豫,帮我查一个人,傅韶音,高中生,本市。”

“哟,太阳是不是要从西边出来了啊,女人绝缘体的莫总居然让我打听一个小女孩,影,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好的是这口啊,哈哈,难怪嫂子那样成熟性感的女人你都不屑,这时要是被嫂子知道,估计会气吐血吧……”

电话那端的调侃声让他皱紧眉头,“如果你再不闭嘴的话,我先让你吐血吧。”收线的莫无影再次看了看傅韶音离去的方向,发动车子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张叔站在大门前焦急的张望着。

远远地看着那抹孤单徘徊的身影,傅韶音心中一阵苦涩。呆在父亲身边十几年的张叔在和妻子离异后便一直未再娶,全身心的服侍着他们家的每一位,在他们心中,张叔已经是他们的家人,不分彼此。这次的事令他心力交瘁,人也瞬间苍老了许多。揉了揉酸胀的双眼,傅韶音快步地跑了过去。“张叔……”

看见自己疼爱的女孩安好的站在眼前,张叔那颗焦急的心也落回了肚里。“小姐,这么晚你去哪了,先生夫人都快担心死了。”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出去走了走。”没想过隐瞒的傅韶音轻轻开口,叹了口气,张叔无奈地摇摇头,“进去吧,先生夫人等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走进屋子,看见沙发坐着父母,傅韶音眼眶红了起来。“韶音,你去哪了,电话也不接,是故意让我们担心吗?”母亲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睛已经哭得红肿。

“对不起。”说不出安慰的话,傅韶音想到他们现在都还没吃饭,只能走过去扶着她,“爸妈,我只是出去走走,先吃饭吧,我饿了。”“是啊,先生夫人,你们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怎么说身体不能弄垮了啊。”张叔走过来开口说着。

“爸爸,公司的事我们再想其他办法,身体要紧。”“我吃不下。”傅纬声音有气无力。

“爸!”傅韶音只感觉一阵无力,“你这样不吃不喝又能改变什么啊!难道公司垮了我们大家也要陪着垮掉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韶音,你怎么这么和你爸说话……”

“我没说说错啊,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子,除了哭就是自暴自弃,你让我就天天面对着你们这个样子吗?我要天天这样难受吗……”眼前变黑,傅韶音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韶音!”“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