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二十章 他的生命中再没有她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029 2013-07-18 10:43:44

  这场梦似乎做的太长了,她好累了,如果可以,能不能给她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呢?

“音,我来接你回家。”

谁要接她回家?傅韶音站在原地徘徊张望,四周却只是一片白茫茫,天地间似乎只有她一个人。那究竟是谁要接她回家,而她的家在哪?

“傅韶音,我放你走了,所以你要快点醒过来,别让我后悔。”

这个声音好熟悉又好陌生,傅韶音努力睁大眼看向声音的来源,依然什么都无法看清。突然,手腕传来清晰的疼痛让她低下头,“啊!”

怎么会有这么多血?手腕的剧烈疼痛,艳红色鲜血染红了整个手掌,一滴滴落在地面。她想起来了!是她,她自己用水果刀对着手腕割下去的,是她,真的累了。

蜷缩着身子,双手紧紧捂住耳朵,想要阻断一切声音来源,可是似乎所有声音是在脑中盘旋,捂住耳朵也起不了任何作用,声音越来却嘈杂,傅韶音的身子战栗的愈加厉害,最后……

“啊!”

床上的女孩突然睁开了双眼。

“醒了,终于醒了。”身旁传来的惊呼让她皱起眉,“我,这是在哪?”

“音,是我,没事了。”佑?难道自己幻听了,怎么会听见他的声音。

扭过头,真的是他,那张熟悉的面容近在咫尺,熟悉的淡蓝色留海,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笑容,是她熟悉的邵其佑,嘴角不由的弯起温柔的弧度,只让房间里另一个人紧抿双唇。

“音,好了,都过去了,已经没事了。”邵其佑伸手覆上她的脸颊,“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帮你去买?”

“佑,我想回家。”梦里面的声音一定是他的,她听见的是邵其佑的声音,她听见他说接她回家。

梅姐刚想开口,莫无影却伸手拉住了她。目光投向窗外的阴天。

“小杰,去问问医生音可以出院吗?如果可以将手续办好。”

病房里好几个人,傅韶音闭上眼,静静地躺着,不再说话。邵其佑目光从床上女孩的身上移到窗前男人的身上,下意识的抿紧嘴唇。今天即使他阻止,他一定要带走音。

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傅韶音在病房里独立的浴室中换好衣服,冲外面的几个人微微笑道,“我们回去吧。”

邵其佑目光牢牢锁在她身上,却什么也看不出,似乎在她眼中整间房间只有他们几个人,而窗边的两个人只不过是两个虚影。

梅姐脸色焦急的看着几个人的动作,为什么傅韶音看不见他们,而莫无影却一直看着窗外,似乎其他人的动作和他毫无关系,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莫无影真的想要放手了?

最后看了眼窗边的莫无影,邵其佑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孩,轻不可闻的叹息,因为他无法忽视看似随意搭在窗台的双手却是青筋暴起。莫无影,既然你知道后悔,为什么当初伤害音的时候你却没有想过犹豫呢?我不会再放手。

几个人的迅速离去,莫无影才缓缓转身,幽深的双眸平静依然,让人看不穿他在想什么。

“莫总……”

“不要说了,回去吧。”……

“喂,爸,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尤里啊,你和莫无影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正在卸妆的手顿了顿,梁尤里皱起眉,“怎么了?”

“莫无影怎么会将注入公司的资金全撤走了,他现在撤走不是要逼死我们梁家吗?”

“爸,你说什么!”

“你赶紧想想办法,没有资金公司就会赔进去全部的钱,你赶紧的给莫无影打电话说说。”

“好了,我知道了。”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梁尤里伸手揉乱仔细打理的卷发,咬牙切齿。“莫无影!”……

倾盆大雨下个不停,从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在街道上汇集成一条条小溪。车子驶过,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引起路人一阵慌张的躲闪。

皱起眉看着溅在裤腿上的泥泞,莫无影举着黑伞沿着路边慢慢走着,不远处,黑色的房车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龟速行驶,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吹的雨伞东倒西歪。于是索性直接扔掉手中的伞,将自己暴露在大雨中。

“莫总,这么大的雨,您还是上车吧,想去哪里我送你去。”司机撑着伞小跑了过来,迎着风将伞伸到他头顶。

“不用了,你自己回去吧,我随便走走。”司机似乎还想劝说几句,可是对上他深沉的双眸,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那莫总你拿着伞,我就跟在你身后不远,有什么事你随时叫我。”

站在街头,顾不上四周行人怪异的眼光,莫无影看着手中司机递过来的雨伞,可能我是唯一有伞,却一样淋湿的人吧。傅韶音,如果我从没遇见你,如果我从没爱上你,如果我一开始没坚信,也许我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自己。

回到公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公司已经下班,空荡荡的大厅找不到其他人。莫无影拍拍身上的水珠,向着自己的专属电梯走去。

“莫无影!”身后的女声叫住了他,充满火气。莫无影习惯性的皱起眉。

“什么事?”莫无影转过身,看着蹬着高跟鞋向自己走进来的梁尤里问道。

“莫无影,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脂粉未施的梁尤里脸色看上去略显憔悴,看着浑身湿透的莫无影楞了片刻。

“什么事?”莫无影脸上闪过不耐,刚巧电梯门打开,于是很干脆的走了进去。

“为什么你要将资金全部收回?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放了多少心血在里面,你怎么能说收回就收回?”梁尤里跟着他走进电梯里,想不透为什么会这么做。

“本来这件事就没有经过我同意,我自然会有权利否决。”

“可是这件事爸已经同意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运行,你明明知道如果此时收回资金会对梁家产生多大的伤害,可你还是收回去了,你是要毁了我们梁家吗?”

“毁了就毁了。”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梁尤里愣住,“莫无影,你真的这么冷血?”

莫无影冷笑出声,“当你在做事之前要考虑到事情的后果,不要做出没有分寸的事,丢人。”

“叮”电梯到了顶楼,梁尤里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眼底划过阴郁,跟了上去。

“没有分寸,莫无影,做出丢人的事的不是我,是你带着狐狸精回家来的,甚至当着她的面给我和妈难堪,你有没有考虑到我的一丁点感受?你现在反倒过来责怪我?究竟是谁没有分寸?人家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你却活在自己的幻觉中硬将她绑在身边,是你逼得她用自杀来逃避你,莫无影,你是不是要毁了你身边所有人才肯罢休!”

“你说够了没有?”莫无影眼底充血,看的梁尤里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也不再开口。

“说够了就滚!”

梁尤里高跟鞋的声音不断远去,莫无影双手握拳,垂在身侧止不住发颤,最后一个忍不住砸在墙上,发出剧烈的响声。是他毁了所有人吗?

办公室,空旷的房间只剩他一个人,寂寞席卷着他的全身,身上是没有换下的湿透的衣服,莫无影依靠着墙角滑坐在地,湿淋淋的黑发挡住眼眸,挡住了他的一切表情。

“很多事情不是谁说了就算,即使伤心结果还是自己担。多少次失望表示着多少次期盼,事实证明幸福很难。我们之间不是谁说了就算,拉扯的爱徒增结局的难堪。一百次相爱只要有一次的绚烂,下一次会更勇敢。(--孙燕姿《当冬夜渐暖》)”房间里突然想起一阵歌声,莫无影楞了一下,伸手从裤子口袋摸出一个白色手机,原来刚刚的动作无意识的触碰到手机,将音乐打了开来,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都笼罩在歌声里。

看着手中白色的手机,是她回国后自己买给她的,可是现在手机又回到自己手中,是注定他不再有她了吗?可是为什么他会如此不习惯?

歌曲还在循环播放,莫无影按下停止键,干脆的和衣躺在地上,单薄的身影此刻却显得太过寂寞。

不断闪现着六年来她的一颦一笑,她与他携手从自己面前走过,她刻意将自己忽略,两人相视一笑的一刻定格成一个画面,不断晃动在眼前。为什么他会觉得那一刻他们特别适合,她甚至从没对自己展露过笑颜。

她离开了,是不是他的生命中再没有她了?可是没有她,他又会有多寂寞。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处软弱的缺口,总会在下雨的夜晚,没来由的变成一个伤口!

你希望的那个人不在身边,才会有那么多的寂寞吧!心满了,自然不觉得寂寞,爱来了,自然不会去寂寞。“世界,有时候孤单的很需要另一个同类。”等到我们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同类时,寂寞便不愿再光顾。

突然地手机铃声打断了一切,莫无影拿过手机,屏幕上不断跳跃的字眼让他厌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