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十一章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959 2013-07-18 10:43:44

  “可是佑,你不知道我其实……”奋力的找寻着字眼,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却在听见邵其佑的话后愣住。

“音,不要说了,我都知道。”深深地埋在她的肩膀,傅韶音闷声阻断她要说出口的话。

迷茫的双眼睁大,傅韶音一脸不可置信的推开他,“你都知道了什么。”

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她却被她迅速躲开,无奈的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可惜说出口的话却不能够说回,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莫无影。”

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的傅韶音在听见这三个字后彻底放弃希望了,他都知道了,那么这些天究竟是为什么?

“音……”

“不要叫我。”傅韶音打断他的话,挣扎着站起身,头顶的花环掉在地上,她只感觉讽刺。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接近自己,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口口声声对自己说着爱情,明明什么都知道,还假装着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和自己憧憬着未来……邵其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原来你们都一样,邵其佑,每次和我在一起你是不是在心里偷笑着骂我傻,你什么都知道却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当她已经开始相信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个人唱着独角戏,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安全,原来一切已经暴露在他的眼前。

“不是的,音,我没有,当初也只是想知道你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我不是故意想要知道那些事。”看着她惨白的脸色,邵其佑只感觉所有的解释都变得无力。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傅韶音看着他,哑着声音问道。

“从那次酒会之后……不是,从你离开后,我就没有停止过去找你,可是一直没有找到。直到那次酒会上,我遇见了你,你却要装作不认识我,于是,我只能从莫无影的身上查下去,然后……”

“然后你就知道了是不是?邵其佑,那你都知道了,我不是个好女人,我是莫无影的女人,我跟了他六年,这样的一个破鞋难道说你还要?别说笑话了!原来,你们男人都一样,邵其佑,你和他们都一样,我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踉跄着后退,却被草地上突起的土块绊倒在地,于是索性坐在地上不起身。

“音,你听我解释。”看着浑身竖起尖刺的傅韶音抗拒着自己的靠近,邵其佑想解释却感觉词穷。

“解释?你是让我继续听你的花言巧语吗?”对他的话嗤之以鼻,傅韶音突然笑了起来,“对啊,毕竟是七年前你喜欢的人,别人已经玩过了,你还没玩呢,邵其佑,刚开始见到我,你是不是就这样想,可是难道你不觉得我很脏吗?你现在会不会还在查,除了莫无影我是不是还有其他男人,不然莫无影对我这个情妇是不是太好了,否则法国的七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呢?也说不定像我这样下贱的女人骨子里放荡的很呢!”

“不要说了,音,求求你不要说了。是我错了,我应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不要说这些伤害自己的话好不好?”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撕裂着自己的心,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明明他从来没这样想过,为什么事实变成了这般模样。

“不,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就这么想顶绿帽子吗?还是你要表现出你多么深情的一面,多么感动,多么讽刺,邵其佑,从今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真的玩不起了。”不想再将伤口生生撕裂,傅韶音只想回去,回到她原本的生活中去。

老天,你能不能给点同情给我,让我保留点自尊。我的从前已经走的跌跌撞撞,为什么以后的路还要啊坎坎坷坷?如果真的这样,我宁愿什么都不要了,我不再奢求了。只要你对我公平一点,给我点平静的生活,我傅韶音多么希望我谁也不认识!

傅韶音眼底的绝望深深刺痛了他的眼,再也控制不住,邵其佑慌忙地上前几步,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抱紧在怀中。她不要自己了,她又要逃走了,他不能让她离开啊!

“音,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怎么样都好,可是别离开我,你可以折磨我,别说离开我好不好?”

他哭了!就算自己明明难受的快要死掉,也流不出泪,可是他哭了,他还想做什么?为什么不能放过自己,他快搂的自己喘不过气了,为什么还不放手,为什么一个个要抓着她不放,明明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这些人都不能放过她?

天好蓝,她曾经以为这片天会属于自己,可是伸出手才发现明明看着很近,却是遥不可及。眼角的泪划过发间,似乎全身力气被瞬间抽离,傅韶音缓缓闭上双眼,如果可以,这样睡过去也挺好的。

邵其佑身子僵硬了,怀里的身体不在挣扎,低头才发现那双明媚的眼眸紧紧闭着。恐惧笼罩着全身,“音……”他的声音呜咽,是我做错了,我还有没有机会悔过?

“怎么了?怎么好好的音会昏过去?”在果园的几个人听见佣人带来的消息慌了神,强烈的不安笼罩着全身。

看见闭紧双眼躺在床上的傅韶音面色惨白,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她甚至不敢想象。只能冲到墙角的邵其佑面前质问。

“Connie,别冲动,听听佑怎么说的。”拉过Connie的John清楚地看见邵其佑的脸色并不比傅韶音好看到哪里,浅色的一身衣服已经惨不忍睹。

对于John的询问,邵其佑张了张嘴,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最后只能浅浅的叹息。

“你为什么不说话,枉我们是那么相信你,把音交给你,你究竟做了什么好事把她逼成这样!”说话间似乎不解气的伸手推了他一下,却不料邵其佑晃了晃身子,然后跌坐在地。一下子慌了,“你怎么了?”

“我没事,”邵其佑哑着声音回答,原本难看的脸色愈加难看起来,“都是我的错。”

“孩子,你先别自责,事情不怪你。”看见进来的老人,几个人恭敬地开口,“外公。”老人站在邵其佑面前,这两个令人心疼的孩子。

“外公,如果我没有事先让人调查她,如果我等着她告诉我而不去自作主张,音就不会弄成这样了,都怪我。”就算他是一片好心又怎样,最后还不是深深伤害了她。

“外公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外公知道那件事也只有她自己走出来,你也别难过了,等她想清楚了,她会想开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佑,你究竟知道些什么?”Connie忍不住开口。难道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音一个人痛苦却什么也帮不了吗?

“Connie,你还是别问了,音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就算问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可是要想帮助音打开心结,我们必须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不然怎么办,像这样干瞪眼就能帮她了吗?”忍不住抱怨道,Connie坐在床边,覆上傅韶音的面颊,“音好瘦,七年来,我根本就没看见过她长点肉的时候,真的心疼。醒了。”

缓缓睁开眼,傅韶音对上一双慈爱的双眸,“孩子,你醒了。”

“外公……”泪水沿着脸侧划过,傅韶音只感觉心里一阵苦涩,就算她不想醒来又怎样,睁开眼,一切都不会改变。

“外公,我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我害怕看见别人各种各样的眼神,我谁都不敢相信,可是我遇见了佑,他对我真的很好,七年前我父母在车祸中丧生,我将自己卖给了魔鬼,痛苦了这么久,在佑的身上,我看到了希望,我提醒自己,也许我会离魔鬼越来越远,可是我却始终放不下。你告诉我要勇敢,我也想过尝试着告诉他实话,哪怕他会因此不要我了,我也不感觉遗憾,可是,为什么他什么都知道了,因为知道却还靠近我,说爱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要我还有什么资格陪在他身边?”

一时间整个房间安静下来,原来他们不知道的事竟然是这些,这七年她究竟是怎么忍受过来的啊?

Connie伸手捂住嘴边溢出的呜咽,为什么和她相处了七年却这些事都没有察觉,她究竟算是什么样的朋友啊。“音……”

似乎没听见她的声音,傅韶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像我这样的女人能奢求什么样的生活,能换的佑如此对待我还有什么不满呢,可是我却那样对他,他要走了吧,他也要离开我了。”

“不会的,音,我不走,我不会离开。”跌跌撞撞走近床边,邵其佑努力扯出笑容,“我从没想过离开,所以当我听见你要赶我走,说不再和我有关系的时候,我好心痛,就算当时听见你和他之间的事,我也没有这么心痛过,所以音,你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扭头对上邵其佑湿润的栗色眸子,傅韶音微微苦笑,“佑,我配不上你,莫无影不会放过我,这段时间他没来找过我,可是他不会放过我的,我没有能力去抵抗他,如果时间能重新来过,我多想能干干净净的站在你面前……”

“音,求你别说这样绝望的话,相信我,没有谁能比你更配上我,你想想,如果别人比你优秀的话,这七年我会一直想着你吗?如果随便什么人就能配上我的话,估计你再见到我的时候,我的小孩都能在地上跑了呢。”

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邵其佑感觉她的犹疑,不管其他人在场,略低头,温暖带点湿润的吻印在她的嘴角,“我的女孩比我坚强,比我勇敢,她拥有这世上我邵其佑全部的爱,谁会说她配不上我。音,不要逃开我,以后,我做你的盾牌,所有的伤害我替你扛,你只要在我背后幸福就好了。”

“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自己想了好多拒绝的话,现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给自己施了怎样的魔法,那充盈着身体的暖暖幸福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抵抗力在他面前却毫无作用。

不知何时,房间里剩下他们两个人,剩下几个悄悄走了出去,并体贴的将门关上。一时间沉默不语。

“为什么不说话?”Connie受不了了,这出乎她的意料,知道现在她的眼眶还是红的。

“走吧,别站在门口,我们去客厅说话。”Carl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开口提议道。

“去吧,我一个老人就不掺合你们年轻人的事了,总之,做什么事别太冲动。”

几个人窝在沙发角落,互相看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们应该怎么办啊?那个莫无影是什么人啊?”

“看来我们还得调查下去了。”John开口道。

“我觉得不用,”瞥见出现在楼梯口的邵其佑,Carl关切的表情一览无余,“佑,你怎么来了?”

“她睡下了。”邵其佑低低的开口,看着身上的泥土微微皱起眉。“你们怎么也在调查这件事?”

“目的和你一样,我们也是关心音,不过我们却什么也查不到。”

“佑,这里没有其他人,我要你老实告诉我,你是真的不在意吗?”毕竟这对一个男人的自尊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我爱她。”三个字说出一切,Connie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个特别白痴的问题,邵其佑是在知道后依然选择和她在一起,自己还有什么好怀疑呢?

抱歉的笑笑,Connie保证的开口:“佑,我相信你能带音走出这段阴影。所以你如果能够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挺你到底。”

她的音是有多么幸运,有这么多真心关心着她的朋友,那么,他们害怕什么恶势力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