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二十八章 傅韶音,邵其佑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290 2013-07-18 10:43:44

  “好啦好啦,你别再说了可以么?你烦不烦啊?”邵其杉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仰着头看着星空。

“我要挂电话了,如果你不想以后见不到我的话,现在闭上你的嘴。”脚边踢到袋子的邵其杉暗恼,也不等对方开口径自挂了电话。

“什么东西啊,什么人这么没素质乱扔垃圾。”继续踢踢脚边的袋子,“咦?”

借着淡淡的月光,邵其杉翻了翻地上散落的几个袋子和那件白色外套,心里愈发的疑惑。“这些东西我好像在哪见到过了,啊,音姐,这些是音姐买的东西啊,怎么会丢在这里?”

收拾收拾散落一地的纸袋衣服,邵其杉拎着向家里走去。

“我回来了。”将东西随意的放在沙发上,邵其杉看着沙发另端的男人,“三哥,你今天下楼了?”

“恩。”靠在沙发上的邵其佑闭着双眼低低的应声。

“三哥,这样也不错,整天看着你萎靡不振的样子,大家都担心,现在看你似乎想开了,我都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了。”

说话太多却得不到回应,邵其杉只感觉一阵挫败。

“三哥,你吃过饭了吗?大哥还没回来?”

“恩。”依然是淡淡的一声,邵其杉突然想到他究竟有没有听见自己说话。

“小少爷,先喝水。”佣人采姨端过水放在邵其杉面前,目光瞥见沙发上的袋子,好奇的问道,“少爷,你怎么买了这些东西?咦?全是女性的衣物啊。”

“噢,那些不是我的,是音姐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邵其杉看着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的邵其佑。

“那个采姨,我是说这些是我买的,送给我同学的。”

“你说那些东西是谁的?”邵其佑问他。

“当然是我买来送人的。”邵其杉耸耸肩,心里一闪而过丝丝怨愤,为什么她才能牵动他的神经?为什么他的哥哥要为了一个女人,甚至一个已经不爱他的女人而伤心痛苦?

“告诉我,那些东西究竟是谁的?”

“是我……”

“是音对不对?”

“不是……”

“是音对不对?”

“好啦,我说啊。”邵其杉撇开眼,语气中亦多了丝不满。

“我今天在街上碰见了她,在她那里看见了这些东西。”

“东西怎么在你这里?”

“我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是我在家门口捡到的……”

“你是说音来了是吗?”说话间邵其佑已经冲到门口,邵其杉想喊也来不及。只能追着跑了出去。

“音!音!傅韶音!你不是说音来了吗?她在哪?”

看着邵其佑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邵其杉想都没想直接扔了个巴掌在他的脸上,看着他怔住的模样,邵其杉有些后悔了。

“她没来吗?”邵其佑怔怔的问道。

“三哥,我只看见那些东西,没看见音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邵其杉对上他略显呆滞双眸里突然闪过的亮光,“音姐的东西怎么会掉在这里,如果她来过这里又走了的话怎么会忘记带走她买的东西了?难道……”

“怎么会?音从来不会得罪什么人的,不可能的,我得去找她。”

邵其杉慌忙地拉住了他,“三哥,现在天这么黑,你要去哪里找她?你根本不知道她去哪了啊?”

“那我就一点点的找,一定会找到的。”

“那我陪你去找,先去拿车。”……

“你想吃什么?”将机车停在一家夜总会的门口,蒋清诺侧脸笑着看傅韶音。

“随便吧,吃完我就要回去了。”看了眼他的全身,穿这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能去哪吃饭,究竟这种黑社会上的人脑子里想了些什么东西啊。

目光随着她的视线扫遍全身,蒋清诺尴尬的笑道:“这身上还真是脏啊,我都没注意到,难怪一路走来街上看着我的人比平时多了些,我还以为我的魅力又增了些呢。”

“那你还不赶紧回去处理处理,吃什么饭,我也想赶紧回去了。”

“傅韶音,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蒋清诺低头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幽深。

当然了。傅韶音白了他一眼,却只是摇头,“今天经历了太多了,我都累了,只是想早点回去休息罢了。”

“是吗?”蒋清诺一脸的不相信,可是她说的也是事实,今天估计她真的吓到了。也算是因为自己她才得经历这一遭。

“那我送你回去吧。”

“真的?”傅韶音惊喜的问道,却意识到自己表现的似乎太高兴了,只能尴尬的笑笑。

“恩,我送你回去。”蒋清诺微微苦笑,如果他再不懂的话他也算白混了这么久了。

“谢谢你了。”这句话算是傅韶音今天说话中最真心的了,明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并无太多的恶意,可是一想到他的身份,她就是提不起半分的好感。

“走吧,我去拿车。”

看着淹没在人群中的蒋清诺,傅韶音看着空空的双手,心里微叹,所有的东西全部丢在了邵其佑家门口。也不知道会被人捡到还是被当垃圾扫走。

正想着,一声熟悉的呼唤让她僵硬了身子,下一刻,整个人向后不断倒退。是她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怎么会这么凑巧让他们相遇?

“傅韶音!”听见熟悉的声音,傅韶音跑的更快了。

“喂!傅韶音你去哪?”蒋清诺伸手拉住了她,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放开我,是你?”抬头看见的却不是自己想念不能见得脸孔,傅韶音缓了缓神,目光不由得扫向四周,却不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是她幻听了吗?

“干嘛?有人在追你啊?”随意的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啊。”

“蒋清诺,你不是说送我回家吗?怎么还不走?”

“走啊,可是你这样随便跑我怎么送啊?我的车在那边,走吧。”

“恩恩。”傅韶音慌忙地点头,拉着他的手准备走开。却不想这一无意的举动,另身边的人嘴角咧开成灿烂的笑容。

“音……”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刻傅韶音再也迈不出脚步了。

“怎么了你?”蒋清诺好奇的撇了她一眼,却看见她没理会自己,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蒋清诺轻轻眯起双眸。

“音……”傅韶音一动不动的看着来人逐渐靠近,握住蒋清诺的手逐渐用劲。

“音……”邵其佑看着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可以忽略她与另一人相握的双手,他只想更靠近她一点点。

“蒋清诺,不是说带我走吗?走吧,快走啊。”如果再不离开这里,下一秒,她害怕自己就会坚持不下去了。他究竟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为什么他会憔悴这么多,为什么他会瘦成这样?这还是她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见它变成这样。

目光从来人身上收回,蒋清诺点点头,“恩,走吧。”

“音……”一步步走过邵其佑的身边,傅韶音此刻心提到了顶点。当手臂被握住的那一刹那,眼泪似乎也要夺眶而出。却只能在心里不断祈祷:求求你,不要叫我,求求你不要叫我。

“音……”反反复复,似乎他只能说出这一个字来。却不想他此时早已心乱如麻,他好想再说说些话,只要她不离开。

“先生,请松手可以吗?”蒋清诺看了眼他的手,眉心微微皱起。

“音,我在找你。”邵其佑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眼中无别人。

“邵其佑,你松手。”双手被两人握住,傅韶音只能低低开口。

“不放。”

“邵其佑,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放手。”

“什么话你都不愿意当面对我说吗?你和他们说的那些话我什么都没听见。”

“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我没有自欺欺人,傅韶音,你那些话只能让我伤心却不能另我死心,你要知道,我不会放手。”

“你不放手又能怎么样?邵其佑,我已经不爱你了,你还要我怎么做?”虽然是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傅韶音却只能说出伤人的话来。

“我真的不爱你了,这些年来,我以为我没办法忘记你是因为爱你,可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无法忘记的原因也许是我只想为自己寻找一个念想,一种寄托,好让我能够支撑下去。可是我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你的感情让我心悸,我没办法欺骗你欺骗自己,邵其佑,或许我曾经爱过你,但是那种年轻的感情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消散不见,邵其佑,我真的不爱你了。”

“音姐,我三哥对你是怎样的感情你心里清楚,你怎么能当着面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啊?”一旁安静的邵其杉忍不住抢话了。

目光看向傅韶音与蒋清诺相握的双手,心中更加气愤。

“三哥,这种女人根本不适合你这样对她,她根本就是玩弄你们于鼓掌之间,你在这里自怨自怜,她在那里逍遥自在,离开你,她还照样好好的。”

“杉,你别说了。”

“三哥,你看看她现在,这根本就是脚踏两条船,一边将你玩弄于鼓掌之间,一边和另一个人依依不舍,你何必……”

“够了!”

“他说的没错,”傅韶音忍不住打断他说话,“杉说的根本没错,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也不值得你这样对我,你的爱只能成为我的负担,所有邵其佑,我们回到以前,那个你没有我的生活,这样对谁都好。”

“不可能。”邵其佑说的斩钉截铁,“邵其佑的生活里不可能没有傅韶音的出现。音,不管多久,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只要你愿意回来我身边,我邵其佑等你回来。”

“邵……”

“谢谢你照顾音,杉,我们回去吧。”

“三哥……”跺跺脚,邵其杉狠狠地瞪了傅韶音两人,跟着邵其佑走远。

胳膊上的余温还在,傅韶音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