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二十一章 或许,她不爱了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224 2013-07-18 10:43:44

  “三哥,到家了。”看见自家熟悉的围墙,邵其杉扭过头看着后座的两个人,忍不住轻声提醒。

“雨这么大,将车子开得靠近一些。”

怀中女孩安静的睡着,邵其佑小心的将她抱下车,却不想惊醒了她。

“佑,这是哪里?”傅韶音站直身子,看了眼屋内另外两张陌生的面孔,心里疑惑。

“音,这是我家,我接你回家。”邵其佑微微一笑,“这两位是邵其杉和小杰,我弟弟和我最好的搭档。”

屋内装饰精致堂皇,邵其佑拉起她未受伤的手,“音,你身子还虚弱的很,我先带你去房间,你先休息一下,我让人弄点东西给你吃。”

“佑。”傅韶音反手拉住了他,摇摇头。“佑,我想回去。”

想回哪去?邵其佑疑惑。

“我想回法国。”傅韶音看着他,目光微微闪烁。

“好,”邵其佑点点头,“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就回去。”

“不是的。”傅韶音有些艰涩的开口,“我想回去,是一个人回去。”

“音……”

“音姐……”

“傅小姐……”

三种不同的男声同时响起,却是充满不解。最后还是邵其佑开口了。

“音,什么话等你身体好点在说吧,现在我先带你去休息。”

相携的两人向楼上走去,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

房间是以淡蓝色为主,看得出布置的人花了一番心思。

“音,你先休息,我马上回来。”

邵其佑走开后,傅韶音靠着床边坐起。

窗外的大雨让整个房间显得昏暗,傅韶音也懒得开灯,伸出帮着纱布的手放在眼前,被留海遮住的双眼看不清表情。

即使是刻意的忽略,她也无法不提醒自己病房中另一个强大的存在体。她不清楚莫无影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和邵其佑离开,他真的肯就这样放自己离去吗?还是他根本就认定了自己不可能再回到邵其佑身边。

那天,当刀划过手腕,她有着瞬间解脱的快感,她以为从此以后,所有的开心和不开心都将离她而去,不管是莫无影,还是邵其佑,她都不用去想。

或许她真的很自私,可是她同时真的很痛苦,她想幸福,幸福却遥不可及,她想过平静的生活,可是她不去招惹别人,却总是有那么多人来打搅她。是所有人将她逼上绝境,是她自己封死了她的所有出路。

可是究竟是她过于胆怯,还是心底那一刹那的舍不得,睁开眼的时候,她知道她再一次失去了机会,她将再一次面临她要面临的。

“音姐。”门被轻推开来,邵其杉探进一个脑袋,看见坐在床上发呆的傅韶音,揉揉脑袋,笑着走了进来。

“邵其杉?”抬头看见他,傅韶音下意识的看向门边。

“三哥去公司了,他让我上来看看你睡了没有。”邵其杉看穿她心思解释道,将手中的托盘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音姐,厨房弄了点七锦糯米粥,补血的,你趁热吃。”

“邵其杉,我没有胃口,暂时不想吃。”

“音姐,三哥走前特别嘱咐的,而且你睡了几天了,想把胃弄坏啊。”邵其杉只感觉自己为什么好像在哄闹脾气的孩子,就差没说“乖啦”。

这边傅韶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邵其杉却直接搬了个凳子坐了过来,大有一副你不肯吃我到乐意亲自喂你的模样。

无奈。傅韶音伸手端过碗,却不想伸出的是缠满纱布的手,一时间整个将碗打翻在床上,引起两人的惊呼。

“音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面前不断自责的男孩,傅韶音微微苦笑,这根本不是他的错啊。

“邵其杉,没事的,只是倒在了床上,将床上收拾了就好了,这点小事也不用告诉你哥了。”

“那,音姐,你先在躺椅上靠会,我喊人来收拾一下。那个,你还是叫我杉就好了。”邵其杉小心的将她扶到躺椅上躺好,挠挠头迅速的跑了出去。

很快屋子被迅速打扫干净,看着准备扶自己的邵其杉,傅韶音摇摇头,她不想总是躺在床上,而且她只是伤在手腕,怎么还要别人搀扶?

“音姐……”邵其杉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开口。

“杉,你今年多大了?”看着他那张稚嫩的小脸,傅韶音开口问道。

“刚结束高考,最近在考虑志愿往哪填呢。”大哥说让他出国,可是他更愿意在本市念大学,所以正头疼呢。

“你叫佑三哥,那你还有两个哥哥咯?”

“恩,我们家四兄弟,之前三哥要求调往法国那边,现在又匆忙地赶回来,所以二哥前几天去了法国,大哥整天忙着公司的事,我都很少见到他。”

说着无意,听者有意。傅韶音垂眼,如果不是自己,他邵其佑也不用两边跑来跑去,甚至将公司抛在脑后不管,她傅韶音还真是个害人精呢!可是像她这样的女人又要祸害他多久?

“你三哥这样不管不顾公司的事,你家里人一定很生气吧。”

“生气是肯定的,”邵其佑说着,看见傅韶音突然变化的脸色,暗恼自己嘴巴这么快,也只能尴尬的笑笑。

“大哥很生气,因为公司对他而言最重要,当时三哥回家的时候大哥还发过一顿火呢,不过最后被二哥劝住了。”

“其实音姐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他一直都是个特别理智的一个人,好像什么事在他眼中都算不了什么,可是自从六年前的那件事,也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他。”

“虽然当时我还小,但是这些感情什么的我都懂,那天晚上,我看见三哥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流泪,甚至他任性的开着车子冲了出去,你知道酒后怎么能驾车啊,可是他就那样喝的醉醺醺的开车出去了,大哥又在公司加班,我和二哥根本拦不住他,结果出了车祸。”

“什么?”傅韶音捂住嘴巴,迅速红了眼眶。

“也是那一次,我们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大哥曾经找过你,可是你已经出国了,而三哥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差点错过考试毕不了业。”

看了眼流泪了傅韶音,邵其杉咬咬牙,“其实当时我们真的挺恨你的,因为是你将三哥逼成那样,我们甚至以为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抛弃了三哥。”

“后来三哥醒来后我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错过,三哥才那么难过。音姐,那年,我们找了你一年多,却怎么也找不到你,其实这些年,家里公司发展到全世界,你能相信是因为你吗?”

“因为要找你,七年前,我们家的公司规模小,所以在莫无影的刻意掩饰下,我们根本找不到你,所以要想找你,只能发展公司,公司扩大了,找寻的范围也大了起来。可是想不到莫无影确实厉害,将你隐藏的太久。久到我们差点放弃。”

此时回过头来看这么多年大家的付出,邵其杉只感觉心里一阵苦涩。

为了她,这些年他们为了她做了这么多,甚至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找到自己,只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执念,邵其佑,傅韶音是何德何能,只是因为那一句喜欢就值得你坚持这么久吗?

可是如果她还是原来的傅韶音,她一定会特别感动,一定要陪在邵其佑身边不离不弃,可是她不是原来的傅韶音了啊,就算她是多么想坚持,双手再也握不紧了啊。

“音姐,我和你说这么多不是想让你多么多么感动,也不是想为三哥博取什么同情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些年,三哥已经很苦了,当你做一些决定的时候,能不能稍微的为他考虑一点。”

如果让邵其佑再一次眼睁睁看着傅韶音离去,他还能承受住吗?

“如果说什么是我邵其佑的软肋的话,就是傅韶音。”耳边隐隐响起曾经邵其佑说的话,傅韶音沉默了。当她说要自己回法国,那个冲着自己微笑的男人心里该有多么苦涩?

“为什么?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为什么不讨厌我?”傅韶音喃喃,“我如何能配上佑?我这样一个不洁的女人,甚至一次次的伤透了佑的心,为什么你还要对我这种女人说这些话?”

“难道我应该拿着扫把将你赶出我们家吗?我是不是应该一边大骂你是坏女人,一边让大哥二哥出面切断你和三哥的感情?”

邵其杉摇摇头,稚嫩的脸上此时却写满成熟。

“如果这样做,就等于是我们亲手将三哥推入了深渊,这根本不是我们想看到了,而且,音姐,我们是真的喜欢你。”

当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对面前的女孩,他们更多的是心疼,所以大哥二哥会对莫无影出手,所以他们会想尽办法寻回这个女孩。

“杉,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更希望你们对我是责备,我一次次的伤害佑,却一次次的被原谅被理解,不管是佑,还是你们。可是这一生,我再也找不到理由,找不到勇气继续陪着佑,所以我选择离开,可是现在你又对我说了这些话,让我动摇,让我内疚,让我无法选择。”

“音姐,难道你还是要走吗?”

“杉,我不想走,我孤独了太久,好不容易得到的温暖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但我不想欺骗自己了。”

顿了顿,傅韶音似乎在努力的寻找着语言。

“可是经过时间的磨砺,我可能已经不爱佑了。”或许说她已经没力气再爱下去了。

她不爱了!怎么会这样?邵其杉不置信的瞪大眼看着她,欲从她脸上看穿,可是除去被遮挡的双眸,她一脸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