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三十章 那就做狐狸精吧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006 2013-07-18 10:43:44

  阵阵凉意席卷着身体,另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然后缓缓睁开双眼。自己怎么会看着电视就睡着了,这种专属八点档的言情剧还真是催眠的好帮手。

傅韶音揉揉眼,不知什么时候桌子后面忙碌的身影早已不见,目光由大开的窗户移开,傅韶音不由得暗暗埋怨。已经转凉的天气,他还任由着自己靠在这冰冷的椅子上睡觉,连一件外套都懒得给自己盖上,莫无影,这样的一个冷血的男人,自己还能指望他些什么。

缓缓伸了个懒腰,傅韶音站起身,正好碰见抱着被子走进来的莫无影。咦?看来自己是错怪了他。想起刚刚自己还在埋怨他冷血,傅韶音不由得感觉一阵羞涩。

“你醒了?”莫无影看看抱着的被子,又看看面前的傅韶音。心里好奇着她羞涩的原因,却只是轻咳一声,“既然你醒了就回房睡觉吧。”

“恩。”

傅韶音胡乱的点点头,想离开可是他高大的身影却挡在门边。

“你,还不去睡觉吗?”

“恩,睡觉,走吧。”说话间,莫无影已经率先走了出去。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处在一个房间,可是每次的独处总是让傅韶音感觉莫名的压抑。只能匆匆钻进卫生间,磨蹭半天。

当她再次出来的时候,莫无影已经侧躺在床上,留下了大半位置给她。

裹紧身上的睡衣,傅韶音放轻动作躺在他的身边,只想着赶紧睡着。可是之前已经睡了一会,向来浅睡的傅韶音这个时候怎么也睡不着,又不敢翻过身子怕惊醒身边的人,只能僵直着身子在心里一遍遍的数着绵羊。

“怎么?睡不着?”身边突然想起的声音让傅韶音惊得坐了起来,瞪大着眼睛对上莫无影在黑暗中晶亮的瞳孔。

“怎么了?这么久了还不能习惯睡在我身边?”莫无影坐起身,突然的伸出手将傅韶音拉至面前,下一秒便吻上了她灿烂的红唇。

一个无眠的长夜自然是要找点事情做……

窗外的轰隆声惊醒了床上熟睡的傅韶音,动动酸疼的身子,她缓缓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空无一人的床铺。

狂风吹进屋子,卷起窗帘胡乱纷飞,一道闪电撕裂云层,为阴沉的天空添上一点亮色。傅韶音披上睡衣走至窗前,拂开吹至脸上的窗帘便想关上窗子。

随着紧接而来的雷声,大雨来的又急又猛,冲刷着世间的一切。

傅韶音伸手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关上窗户,走进卫生间刷洗着身上欢愉后留下的印记,却不由得覆上腹部,会不会怀孕?

换好衣服,傅韶音走下楼,碰见梅姐的时候随意的问了一句,“莫无影呢?”

“莫总今天早上就回法国了,傅小姐我将早餐端出来你先吃点。”

傅韶音淡淡的应声,靠在沙发上,天气转凉,可是她上次买的几件秋衣却丢在了邵其佑那里,难不成还要自己在出去一趟,可谓是她却不想再出去了。

“傅小姐,今天会有人送秋衣过来,天气凉了,应该多备一些。”说话间,门铃突然响起。

“这么快就送来了?”梅姐冲着傅韶音微微笑道,走至门口。来人却让她略微惊慌。

“哟,怎么了,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吗?”来人推开梅姐,摇曳的走了进来,看见坐在沙发上喝粥的傅韶音嘴里冷哼:“想不到你这个狐狸精做的倒是挺称职的啊,看你这样倒是挺享受这个称呼嘛。”

傅韶音抬眼看了眼来人,没有理会她。

“怎么了?看到我这正牌老婆,不敢吭声了?”梁尤里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要不是听说莫无影回来了,她才懒得过来这里理会这个女人。

“不知你这正牌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你是想来找你老公的话,不好意思,你要扑空了。”抿完最后一口粥,傅韶音淡淡的说道。

走了?梁尤里瞪了她一眼,疑惑的目光投向门边的梅姐,看见后者点点头,不由得气恼。自己冒着这么大雨赶过来,连借口都想好了,居然让她扑了空,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骚狐狸。”梁尤里冷哼。径自的在沙发上坐下,看着梅姐吩咐道,“梅姐,给我榨杯青瓜汁。”仿佛这里是自家般,梁尤里甚至连请字都不说。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东西不齐全,没有你要的青瓜汁,你要想喝,就请去你该去的地方。”不想与她多废话,傅韶音下着逐客令。

“我该去的地方?”梁尤里只想撕扯眼前女人脸上碍眼的笑容,今天要不给这女人点颜色,怕是她再也分不清自己的身份。

“傅韶音你要清楚你的身份,别妄想蹬鼻子上脸,莫家的女主人是我梁尤里,你住的地方更是我们莫家的东西,我也有资格将你赶出去。”

“少夫人,不管你说些什么话,你都得想想莫总,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清楚。”梅姐心中清楚梁尤里的手段,忍不住开口提醒。

“怎么了,梅姐,你在影身边很久,我尊敬你称你一声梅姐,事实上你不过是我们莫家一个打工的人,想你最好识清楚自己的身份,我说话怎么也不该你插嘴吧?”有着莫总裁夫人的称谓撑腰,梁尤里说话也觉得底气足,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度。

“梅姐啊,难道你的莫总裁夫人还不知道一件事吗?”傅韶音目光从一脸得意的梁尤里身上移开,状似无意的问梅姐。

“什么事我不知道的?”梁尤里没去看同样疑惑的梅姐,只是瞪着眼看着傅韶音。

傅韶音朝她微微笑道,“难道总裁夫人真不知道?这栋别墅莫无影已经送给我了,这栋别墅的房产证上清楚地写着傅韶音的名字,所以……”

“怎么可能?”梁尤里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如果莫无影真的将这栋别墅转送给傅韶音的话,那么今天她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似跳梁小丑般,自找羞辱了。

“不相信吗?”傅韶音笑容更深了,“原来你是想看的更清楚些,梅姐,既然她想知道,你就把房产证拿给她看个清楚咯。”

梅姐犹豫着,因为她根本清楚这栋别墅房产证上的名字是谁,如果拿出来,不就一切都清楚了。

“不用了。”梁尤里气急,明明自己刚刚是占上风的,为什么现在却不一样了。心里越想越不甘,自己嫁给莫无影这么多年,他都是对自己不屑一顾,更别说会送点东西给自己。可是现在,他却这么轻而易举的将一栋别墅送给眼前这个狐狸精,如何让她不恨?

“真的不看了?”傅韶音与梅姐相视一笑,看着她的反应。

“傅韶音,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在我面前得意,怎么说我是夫人,你终究是不见得光的小三,嚣张什么,就算你今天得意了,你也嚣张不了多久,狐狸精。”

“好吧,”左一声狐狸精又一声狐狸精听的她厌烦,只想赶紧请走这尊大佛。

“莫总裁夫人一直舍不得走不如就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好了,梅姐,麻烦你辛苦一点了,中午准备点好菜招待总裁夫人了。”

“是的,傅小姐,我现在就去买菜。”

“不用了,”梁尤里冷冷哼道,“这种充满狐狸气的地方再待下去我怕污了我的眼,真是一刻也不想看见你这张脸。”

“这样啊?那我就不挽留你了,梅姐,记得那把伞送送总裁夫人,外面这么大的雨,毕竟是我们害她白跑了一趟,那个今天晚上莫无影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一定记得告诉他你今天来这边找过他。”

“你!”

“我?”傅韶音笑的无害,既然你们把我当做狐狸精,那么我就做只狐狸精让你看看,就害怕你不生气。

“傅小姐,伞已经拿来了,夫人,我送你出去。”梅姐看着她气的阴沉的脸孔,恭敬的说着。

“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梁尤里挥开她递来的伞,恶狠狠地目光扫过两人,“我告诉你,这种时间是暂时的,以后,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既然夫人不领我们的好意,梅姐,你就把伞收起来。我先上楼去了,不知道这时候影有没有到法国了,我怕我再楼下待得久了会错过他的电话。”

傅韶音转身上楼,不去理会身后的情形。走至转角处,傅韶音双手捏紧手背,咬紧牙关,却抑不住喷涌而出的泪水,为什么她会变的这样?大家都在说她是狐狸精,说她破坏别人的家庭,难道她真的要这样做下去吗?

“傅,傅小姐?你怎么在这?夫人已经回去了。”

听见身后传来的梅姐声音,傅韶音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微微点头,快步走上楼去。

窗外雨不停下,伴随着偶尔的一阵轰隆声,傅韶音轻不可闻的叹息,只怕在自己孩子生下之前,她傅韶音都该顶着狐狸精的头衔生存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