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二十七章 傅韶音,蒋淸诺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070 2013-07-18 10:43:44

  走出仓库,天地已经昏黄一片,傅韶音看向他青紫的嘴角以及脏乱的衣服,为感抱歉,可是随即想到自己是为什么变成这样,到嘴边的歉意被吞咽回去。

“你想说什么?”蒋清诺挑眉看着她。

“没什么,我要回去了。”买的东西全都掉了,今天算是要空手而归了。傅韶音看了他一眼,准备离开。

可是,四周的荒凉提醒着她,这里她完全不认识啊,别说车子了,除了他们这些人,还真找不出其他人了。

“怎么不走了?”好笑的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蒋清诺走到她身边,佯装无意的问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去。”她不可能回去再找那帮人,只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哦,既然你不走,那我先走了。”揉了揉疼痛的嘴角,蒋清诺朝自己的机车走去。

“哎,你……”这男人有没有一点风度啊,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这里,既然这样,之前何必跑过来救她?

“怎么了?还有事?”跨坐在机车上,蒋清诺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瘪瘪嘴,傅韶音一步一步的挪到他的面前,“那个,谢谢你能来救我,可是你能不能好人做到底,这里我真不认识,你能不能载我一段?或者,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我找人来接我。”可是转眼想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谁的联系方式,就算有了手机又有什么用啊,能联系谁哦?

“我为什么要帮你啊?”蒋清诺反问道。“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还被那人给揍了。你是他们带来的,自然是找他们送你回去了。”

“可是我却是因为你才被他们抓到这里啊。”傅韶音急道。

蒋清诺邪笑的挑起嘴角,“可是你别忘了,我也是黑社会的,你就这么放心跟我走啊?”

“你究竟载不载我?不愿就算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傅韶音扭头沿着唯一的小道走去。果然还是不能相信这种人,高兴的时候逗你玩玩,玩厌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说不定今天这一出根本就是你们消遣我,我还傻傻的感谢你了。”

身后传来的机车轰鸣声让她心烦,嘴里不停的抱怨着。

“生气了?”蒋清诺骑车来到她的身边,故意放缓了速度,笑着看她。

扭过头,傅韶音不理会他。

“不理我?那算了,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了。”

机车驶过,扬起一片灰尘。傅韶音捂住口鼻,恶狠狠地瞪着远去的身影,使劲跺跺脚。

“混蛋!王八蛋,最好你的车爆胎。”

这条路怎么像是没尽头一般,傅韶音走的腿都酸了,这帮人究竟挑的是什么地方啊,鸟都没有一只。

看着即将被夜色笼罩的天空,傅韶音心里闪过一丝慌乱。前面的人已经不见,后面也不见有人来,难道自己要一直待在这里?真心后悔,今天还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要出来逛逛,逛出了问题了吧!

“咦?有人?”刚刚看见的是抹人影吧?傅韶音心底疑惑,仔细望去却什么也没有,风吹过,半人高的野草随风而动。

“喂?是不是有人啊?”傅韶音抬高声音问道。

无声。

“没人吗?”额头浮起层层冷汗,回头望去,心中暗恼:怎么那帮人到现在还不来啊?难不成他们要在这里过夜吗?

前方的草丛再次动起来,傅韶音瞪大双眼,忍不住叫出声。

“你叫什么叫?”蒋清诺从草丛中钻出身,懒懒的伸了个腰。“你的动作还真是慢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傅韶音瞪了他一眼。绝对不会想到他是好心要在这里等她。

“没油了,走不掉了。”蒋清诺随意的耸耸肩,示意她看向身边停靠的机车。

“活该。”没爆胎就没爆胎,没油了也算是个报应。傅韶音得意的笑道。绕过他准备离开。

“喂,你就这样走了啊?”蒋清诺懒洋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懒得理他,傅韶音闷着头往前走。

“喂!”

“干嘛?”扭头看着他,傅韶音没好气的问道。

“等等我吧。”蒋清诺展颜一笑。“天都黑了,两个人相伴不是比较好吗。而且这里地势偏僻,一时半会又走不出去,怎么知道这里到晚上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现呢?”

一番话说道傅韶音的心里,虽然心中清楚所担心的不会存在,可是这种偏僻的地方,这种杂草丛生,阴凉的风吹在身上,无疑产生一些恐怖的气氛。

“喂!”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她惊得跳了起来。

“你做什么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拍拍胸口,傅韶音没好气的开口。

“你也知道这里挺恐怖的是吧,怎么样,我们做个伴好吧?恩?”

“你也知道这里天黑会恐怖哦,要不是你的车没油了,你会好心让我和你作伴,还不知道跑哪去了?”

“怨气这么大,那算了,你走吧,我就在这里等等那些人了。”说话间,蒋淸诺倚靠着机车,闭上眼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你!好吧好吧,一起走吧。”傅韶音胡乱的点点头,阵阵凉意袭上裸露的肌肤,原本带着的外套这一刻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干嘛?盯着我的衣服干嘛?”

“有点冷。”

随着她的目光看了眼全身,恍然大悟:“你该不是想让我将外套脱下来给你吧?不行,我也冷。”

“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双手环胸,傅韶音跺跺脚,率先向前走去。

“等等我啊。”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磨蹭啊,喂,你还推着你的车啊。”

“为什么不推,这车可是我最心爱的,我总不能将它丢在这里吧。”

“算了,随便你吧。只要别耽误我的速度就好。”都这么晚了,梅姐肯定会担心的吧。她要赶紧回去。

“你叫什么啊?”蒋清诺推着车,一边问道。

“干嘛告诉你。”傅韶音撇了他一眼,脚下速度越来越快。

“这么小气,你走的这么快干嘛,丢下我你一个人遇到什么东西怎么办?”

“那你不能走快点?”

“你帮我推啊。”

“我帮你推,你开玩笑的吧,我到现在什么都没来得及吃呢,哪有力气帮你推这么重的车?”

“那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我总不能喂喂的叫你吧。”

“那你就叫我喂好了,反正从这里出去后我也不想再见到你,要知道我名字干嘛。”

“这可说不定,指不定咱俩就有缘又再见到了呢?”

“谁跟你有缘了。”

“说吧说吧,我叫蒋清诺,你叫什么啊?”

“傅韶音,我叫傅韶音行了吧,一个大男人怎么话这么多?”

“哈,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不找你说话,找鬼说啊?说说话有点人气嘛。”

“好吧好吧,你就自己一个人说个够吧。”

蒋清诺不再说话,四周瞬间安静下来。只听见风吹草动发出的声响。皎洁的月色,淡淡的月光此时却给四周平添一丝阴冷。

“蒋清诺。”

“干嘛?”

“你怎么不说话?”

“刚刚是你嫌我的话多,这会又在埋怨我不说话啊。”

“我……”被说中事实,傅韶音一时找不到话反驳。

“干嘛?害怕了?”蒋清诺声音带着笑意传来。

“为什么还没走到市里啊?那个阿荣究竟找的什么地方啊?”肚子传来的饥饿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呵呵……

瞪了他一眼,傅韶音难以掩饰脸上的尴尬,可是怎么办,肚子填不饱,又走了这么久的路,她早就忍受不了了。

“好了,快了。到了市里,我请你吃饭好吧?”

“不用了,咱俩的认识仅到市里为止,听到了吗?”

“这么凶,干嘛不敢让我请你吃饭,怕你男人知道了生气啊?”

“干嘛不说话?我说错什么话了?”

“喂,傅韶音。这名字挺好听的啊。”

“怎么了,我说中你的痛处啦?那我道歉行不行?”

“你别说了行不行?”傅韶音忍不住打断他的话,脸上阴霾密布。

“哇,傅韶音,你这个样子真的好恐怖?难道刚被男人抛弃了?”

“你再说一句试试。”傅韶音咬着牙开口,似乎如果他再多说一句的话,她真要扑上来撕裂了他。

“我不说了行不行?我只是想请你吃饭而已,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你才遭这桩罪的,我请你吃饭当赔罪,然后把你安全送回家行不行?”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行不行?我去吃饭,送我回家的事就不劳烦你了行不行?”

咧嘴一笑,蒋清诺知道自己对这个倔强的女孩产生了兴趣。

“哎,看到了。”傅韶音指着前方的灯光笑道。

“终于到了。”蒋清诺将车子停靠好,伸了伸腰,后背已经被汗全部**,可是他却希望这段路能更长一点,再长一点。

“我要走了哦。”

“哎,你不是答应了我让我请你吃饭吗?干嘛,要爽约啊?”

“知道知道了,快点走吧,我得赶快回家,省的家里人担心。”

“恩恩。”蒋清诺手扶在车上,夜色掩盖了机车屏上一切。傅韶音自然看不见那油箱的图标出显示的是满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