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三十七章 邵其杉的敌意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071 2013-07-18 10:43:44

  “嗯,或许回去吧,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

“你还知道我们担心啊,一声不吭的就离开,音,你真是自私呢。”

“真的很抱歉了……”

“我们倒是其次,你也不为佑考虑考虑,这么一个全心全意的对你的人,你还真舍得,说丢就丢,啧啧。”

手机那端传来Connie的责备,傅韶音只能歉意不满脸庞,也不管对方根本看不见。

“音……”那端Connie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傅韶音只能好奇的发出声“嗯?”

半晌,那边才传来Connie幽幽的声音:“音,我们都好想你,你和佑真的要快点回来啊。”

“嗯,一定快回去的。”心口暖暖的,傅韶音低低的做着保证。

好半天,傅韶音才缓缓挂掉电话。对面沙发上两道锐利的目光自始至终不离开她的身上,让她无奈再加上无奈。

邵其杉看着她终于将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得意的撇撇嘴,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是那么的不屑一顾,“怎么,终于舍得挂电话了?三哥一出门,你就忍不住了吗?”

瞧他这话说的,傅韶音轻轻叹气,对他的敌意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解释电话那头只是她和佑都认识的朋友罢了,更是在女生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鬼晓得呢,”邵其杉放松着身子躺在沙发上,拿过平板电脑自顾自的玩起来,嘴里却不停的喃喃:“反正你这个人已经没有可信度了,所以啊,你再多的解释也是徒劳。”

平板电脑遮住了他的脑袋,傅韶音看不清他的表情,今天邵其佑和邵其兮都去了公司,原本要出去玩的邵其杉突然嫌外面太阳太大改变主意呆在家里,于是整个房子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傅韶音有些郁闷的看看窗外的天,虽然是已经放晴的天气,可是这种温度只能停留在舒服的程度上,怎么可能让人感觉炎热?现在看他反应,傅韶音开始了解了。于是耸耸肩,站起身,就准备往楼上走去。

“哎。”邵其杉隔着电脑看她准备上楼,想也不想的开口叫住了她,却对她投来疑惑目光的时候揉揉短发,“我肚子饿了,你想想办法给我弄点吃的吧。”

“干嘛要我给你弄?”傅韶音反问道。

“这个家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诶,不是你做难道让我做吗?”邵其杉瞪大双眼,没好气的说道。

不想傅韶音却点点头,“好啊,看来我今天有口福咯,杉,我不挑食,你随意就好。”说话间,身体已经忍不住转过去了,眼里眉间都染上了点点笑意。

“什么?让我做?你有没有弄错了?”气急败坏的站起身,邵其杉看着她止不住抖动的双肩,哼出声:“我不会做啦。”

“要不你就出去吃吧,反正也就我们两个在家,这难不倒你吧。”傅韶音转过身笑着看将他恼火的鼓着腮帮的样子看在眼中。

“哼,难道你食指不沾阳春水啊,你就不能下厨弄点东西给我吃吗?”邵其杉努力的瞪着眼,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生气一点。

“那我问你,你将我当成了什么身份做这顿饭给你吃呢?你可是对我充满着敌意,难道你就不怕我会伺机报复你?”傅韶音双手不由得环胸,挑眉看他,果然看见他被自己一句话堵得找不着话反驳自己。

“拉倒呗。”邵其杉目光淡淡的撇了眼傅韶音,再次躺回沙发上,闭上眼不做声了。

看着沙发上别扭的身影,傅韶音耳边响起邵其佑出门前对她说的话:“你别和杉一般见,他那是小孩子闹别扭呢,如果他真的讨厌一个人,那可别想他能和那个人说一个字。”

沙发上的邵其杉好半天没有听见任何动静,终于忍不住偷偷睁开眼睛,却瞥见她却正站在楼梯口直直的盯着自己,一时间仿佛心事被看穿般,邵其杉尴尬的转转头,飞快的移开视线,只觉得一刹那脸上火辣辣的了。

呵呵……傅韶音忍不住裂开嘴,目光看向墙上挂着的钟,摇摇头,向厨房走去。

在邵其杉忍不住打过N个呵欠之后,傅韶音终于开口了,“杉,可以吃饭了。”

“动作这么慢,还不知道你煮出来的东西味道能不能进口。”

邵其杉面色不悦似的不停地念叨着,脚步却不停的走到桌边坐下。看着桌上摆着的几样精致的菜肴,忍不住偷偷咽下口水,尽量装作不稀罕的模样,接过傅韶音递给他的饭。

我就不告诉你你的手艺真好呢。邵其杉咽下嘴里的菜,看着对面自顾自吃饭的傅韶音想着。

“怎么了?”察觉到他投来的视线的傅韶音抬起头,问道:“不合口味?”

随意的拨拨盘子里的菜,邵其杉状似勉为其难的答道:“一般般吧,凑合着吃吧。”

“那你就凑合着吃吧,我吃好了,一会能麻烦你收拾一下吗?”傅韶音放下碗筷,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什么,为什么要我收拾?”邵其杉放下碗筷,嘟着嘴说道,丝毫不觉得这表情是多么可爱。

“为什么?今天就我俩在家,分工合作啊。”傅韶音示意桌上的饭菜,“这些我弄得,你吃了我的饭,洗个碗难道不行吗?”

“你,还真没有人吩咐过我做事,不就吃了你的饭吗,切,我还不稀罕呢!”邵其杉恼火的将碗筷推开,扭头冲上楼去,只留下傅韶音一人坐在凳子上愣愣的。

难道自己又弄砸了?

收拾好残余,傅韶音坐在沙发上,手边是邵其杉丢下来的平板电脑。忍不住,傅韶音拿起来滑开解锁,映入眼前的是四个并排站立的俊朗男生,邵其兮,邵其源,邵其佑,邵其杉,伸出手指拂过开怀大笑的四人,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好呢。所以说邵其杉对自己的怨愤也是理所当然的,谁能接受自己的亲人被别人伤害呢?如果是自己的话,估计对方想进自己家门都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傅韶音忍不住微微苦笑,如果自己也能够有个兄弟姐妹该有多好,这样,这个世界就不会只剩下自己孤单一人了,也许,自己会有一个贴心的人陪伴着,在自己难过的时候逗自己开心,在自己无助的时候为自己想想办法。就像眼前的这四个人,倾心的保护着对方不受伤害。真羡慕啊!

敲响邵其杉的房门,却等不到任何回应。傅韶音抿紧唇,不死心的继续敲,继续敲,直到门从里面大力的拉开,露出邵其杉懊恼的面庞。

“你想干嘛?”邵其杉揉乱头发,没好气的开口,“难道你还要叫我下去洗碗吗?”

“怎么会,”傅韶音将手中的碗举高,“刚刚是我不对,这不是来道歉了吗?你刚刚又没怎么吃,我给你做了面,给我点面子咯。”

邵其杉撇了眼她手中的碗,碧绿的葱花撒在清汤上,细白的面条,金黄的荷包蛋吸引着他的食欲,移开眼,邵其杉不屑的开口:“托你的福,我现在已经不饿了,可以了吧?”一碗面就想把他打发了吗?

“杉,你现在还在长身体的时候,而且我真的道歉了哦,态度很诚恳呢,别把自己饿坏了。”

“哼,你以为我是三哥啊,把你当作宝,说什么是什么,我可不吃你这套,面你留给三哥吃吧,如果还能吃。”说着,邵其杉就要关上门。

“杉……”说话间,傅韶音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喂喂,你怎么哭了啊,”看见傅韶音的眼泪,邵其杉立刻慌了起来,这女人的眼泪就这么不值钱么,说掉就掉。要是被三哥看见了,那他还不完蛋。“你停了好不好,我又没说你什么,说哭就哭。”

“好了好了,我吃还不行吗,女人果然是水做的。”邵其杉摇摇头,接过傅韶音手中的碗筷,当着她的面就往嘴里塞去,“你看我不是已经在吃了吗,你怎么还哭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傅韶音揉揉眼,看着他大口的吞着面条,感觉不到开心,心里却不断翻涌着酸涩,一时间,想止住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索性放声大哭,想要将心中的一切的一切通过眼泪宣泄出来。

“行了吧,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我越说你倒是哭的越大声了。”邵其杉三两口将面条囫囵吞枣进肚,只差没将汤水葱花全解决掉,然后将碗递给傅韶音看,她却哭的更严重了。一时间邵其杉也束手无策了。虽然是在家里,可是站在别人房门口哭也太有点不适合吧。

“杉……”傅韶音抽咽着开口。

见她终于说话了,邵其杉眼底飞快闪过亮光,忙应了声。

“杉,能不能叫我音姐啊,好久没听你叫我了。”捂着眼,傅韶音提着要求。

一时间邵其杉也沉默下来,明明那天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后自己决定再也不会叫她一声音姐,因为她不配,可是现在,他该怎么说,他清楚地听见傅韶音说着不想离开的时候,心中原本的怨愤早已沉寂。可是现在,让闹着别扭的自己怎么开口叫她一声“音姐”?

沉默间,一声怒斥传了过来“邵其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