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第四十章 带我走,好不好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a825792735 3030 2013-07-18 10:43:44

  傅韶音已经不敢想象自己的脸色现在是什么样子,估计根本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躲闪着不去看梁尤里那双如针的双眸,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勇气再继续听下去了。

“怎么了?”梁尤里端起杯子仪态万千的抿了口咖啡,才缓缓扬起说不出情绪的笑容,“你害怕了吗?还是你已经想到了?”

“我想到了什么?不,梁小姐,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我与你之间怨恨太深了,你让我要怎么相信你的话呢?”缓缓地摇头,傅韶音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空气稀薄窒息着她的呼吸,她想逃离,可是生了根的双脚却让她挪不动脚步。不要说了,梁尤里!

哼!看着眼前脸色惨白的女人,梁尤里只感觉心中的快意无法言明,她知道,当她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她就胜利的,她过的不痛快,也要那个伤害她的人付出双倍的代价!

“当初为了得到你,莫无影却是不择手段,你的父母为了你,想将你送离,可是终究逃不开他的手掌心,傅韶音,你恨吗?害你家破人亡,甚至毁你人生的就是七年来一直睡在你身边的人,傅韶音,你还相信他爱你吗?”

“不过幸运的是,你并没有爱上他对吗?这也够他悲惨的了,用尽手段的莫无影却永远得不到他爱的女人的心,呵呵,他还有什么意志坚持着,不如死了算了。”

“你说什么?”傅韶音猛的抬起头,什么叫做他的意志坚持着?“莫无影他怎么了?”

像是听见多么好笑的笑话般,梁尤里突然笑了起来,“你问我他怎么了?傅韶音,难道说你爱上了那个魔鬼?你怎么会在知道真相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问我他怎么了?如果邵其佑在这里的话,估计也会寒了心吧。”

“梁尤里,你……”

“我?你知道当你和邵其佑离开时候我才感觉那颗心才安稳的躺回到了我的肚子,我安安静静的在家里等着他回来,可是你知道我等来的是什么吗?一封已经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白纸黑字的,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我面前,我居然还像个小丑般跑去你面前要赶你离开,可是莫无影居然在去法国前就将离婚协议书签好了,你知道他有多残忍。”

“我找不到理由在继续坚持了,我的青春全部毁在他的手上,我又为什么要继续为他守着他的秘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他就躺在法国的医院里,你的再次不告而别让他崩溃的选择飙车而出了车祸,现在仅凭着那点意志在那苦苦支撑着,哈哈,傅韶音,我要告诉你真相,我要让你永远不可能回到莫无影的身边,他永远只能孑然一身!”

梁尤里抖动着双手捧不住手中的瓷杯,当咖啡撒在桌面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可是越笑着,眼中的液体不断涌出,晕开了她精致的妆容,让整个人显得分外狼狈。

“你……”傅韶音看着她的表情,说不出话来,莫无影出了车祸?!这个害了她一家的人如今受到了报应了,为什么她的心中感觉不到一点点痛快,为什么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捏紧,让她喘不过气,莫无影,是报应吗?为什么我想要的平静生活永远没有呢?

傅韶音瞪大着双眼,鼻尖的酸涩形成眼中的泪水,摇摇欲坠,扶住桌角,想支撑自己站起身,好想离开这里。

“傅韶音?”低沉的男声从头顶传来,却似惊雷让好不容易支撑住身子的傅韶音再次跌回座位,眼泪也狠狠地砸了下来,抬头看向来人,迷糊的大脑却不能认清眼前的究竟是谁。

“真的是你啊?你们这又是再演的哪出啊,可别忘了这里还是公共场合呢。”

刚想开口,梁尤里却擦干眼角瞪向来人,“你是谁?傅韶音,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本事,你还有多少是别人不知道的啊。”

缓缓摇头,傅韶音也懒得理会她的冷嘲热讽,也终于想起眼前的究竟是谁了。“蒋清诺,带我走。”

“想不到你居然还认识我,”头顶的人笑着将烟蒂随意的丢开,然后挽上傅韶音的胳膊,微微使力将她拉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你怎么了啊?看你这样似乎受到不小的打击了啊?”

“你可不可以不要问了,带我走,好不好?”傅韶音将自己的重量全放在他的身上,也不敢去看梁尤里嘲讽的眼睛,只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

再次醒来却是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装潢,陌生的摆设,一切都是陌生的,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了,公司的破产,父母强力要求自己出国,车祸让她一夕之间成为孤儿,父母唯一的记忆的别墅要被卖掉,为了别墅,将自己卖给了莫无影七年,邵其佑来找他,他说他从来都不在乎,他说要带她离开,可是梁尤里却告诉她,她这七年都活在莫无影的欺骗当中,她的青春全部毁在莫无影的欺骗中。她还剩下什么,傅韶音,你还能回到邵其佑的身边吗?你这个白痴,莫无影那个恶魔,你们全部该死!

发泄般的狠咬住被角,忍不住的呜咽声在房间里盘旋,脑中浮现的是父母那悲痛的双眼,莫无影阴沉幽深的瞳孔,梁尤里嘲讽的眼神,还有邵其佑那温柔的栗色双眸,啊!啊!

撇见手腕那道粉红色伤疤,傅韶音突然笑出声来,呵呵,这究竟是多么的讽刺啊,是不是报复,她想死都死不掉,是要她活在这个世界痛苦吗?为她的愚笨赎罪,丑陋的疤痕也在嘲笑她,傅韶音,你真蠢,你真蠢!你活该得不到任何人的爱,你活该要自己承担,都是你活该,去死吧,不要再继续祸害别人了好吗?

“哎,你要干什么?”推门而进的蒋清诺在看见房间的一幕时惊恐的瞪大双眼,这个笨女人又怎么了,居然举着水果刀割向自己手腕,她疯了是不是?

不容易夺下她手中的刀,蒋清诺将刀丢的远远的,恶狠狠地看着她满脸泪水,心中烦躁不知从何而来:“我是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可是生命只有一次,就算像我这种混黑道的也懂的生命的可贵,你怎么受了点刺激就寻死觅活的啊,蠢女人。”

“蠢女人,对啊,我也就是个蠢女人,我以为这个世界还是会给人希望的,可是现实给我的究竟是什么呢?我还要找什么借口在这里苟延残喘?”瘫坐在床边,傅韶音无意识的摩擦着手腕的那道伤疤,她究竟还要给自己找什么借口呢?

“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呢?你总该为他考虑考虑吧。”顺着她的动作,蒋清诺瞥见她手腕的伤疤,眼睛一紧,这个女人居然不止一次动过自杀的念头,究竟她身上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她身边的人又是怎样照顾她的?脑中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遇见的那个男人,难道是因为他?

傅韶音已经无法揣测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了,整个脑海中充斥的全是那一句,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什么时候有孩子了,她怎么会有孩子的呢?又怎么会有莫无影的孩子?明明每月的那时候都有来啊?

“蒋清诺,你在骗我吗?你说我有孩子了?”

“是啊,你晕过去了,我将你带了回来同时也叫了医生,反正他是这样说的,你自己的身体你都不关心。”

“不可能,不可能的。”

看着她不断否认的样子,蒋清诺也迷惑了,难道真的是医生弄错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到时候究竟是不是不就全部清楚了。”

……医院了,医生的话似晴天霹雳,震得傅韶音根本支撑不住了。

“恭喜你,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不会的,医生,我怎么可能会怀孕呢,我根本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连早孕基本的孕吐都没有,你好好帮我检查啊。”

“这种情况也是因人而定的,不是每个人都是在怀孕第一个月就有孕吐。”

“可是明明我那个有来啊?”

“哦,这个你就得当心一点了,可能因为情绪等原因造成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平时注意点饮食方面,情绪不要大起大落的,怀孕前几个月是最危险的,要特别当心。总之,你却是怀孕了。”

跌跌撞撞的走出医院大门,为什么她会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的刺眼?

怀孕了,她终究还是怀了莫无影的孩子,老天,你还是要和我开玩笑吗?刚刚才知道是谁害了她的全家,刚刚才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现在却告诉自己已经怀了仇人的孩子,傅韶音,你该怎么办?你根本不能再回去找邵其佑了,而莫无影,你的仇人,你要怎么做?这个孩子,你要怎么做?谁能告诉我,究竟该怎么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