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萧歌

小屁孩,跟姐斗?

盛世萧歌 千里小夜 2082 2013-02-05 12:11:28

  吃饱好幸福!

离萧慢慢悠悠地从伙房逛了出来,准备散散步消化消化。

“小少爷,小少爷,您慢着点。”一阵急促的呼唤在不远处响起。

小少爷?难道是二房的儿子白延奇?

离萧站在小道上一动不动,看着由远及近一路猛跑过来的身影直直地撞在了她的身上。

“砰”撞过来的身影跌坐在了地上。离萧眯着双眸狡黠地看着地上狼狈的身影。

还真是白延奇那小屁孩,哼。今天可是你撞到枪口上来的。

“死奴才!没看到本少爷跑过来吗!还敢挡着本少爷的路!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白延奇摸着屁股站起身子,哪里的的死奴才,可是当白延奇看清挡住他路的‘死奴才’后,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两眼色光闪闪地看着离萧。

“恩?你说什么?你说我不想怎样?”离萧做出一副没听见的表情,疑惑地问着白延奇。

“嘿嘿,我说,小美人,你哪房的奴婢,本少爷把你要了去可好?”没想到后院里有这么美的美人,本来好不容易趁着娘亲在忙着招呼客人的功夫逃出来,想去找那个许久不见的丑丫头麻烦的,看来自己还真是来对了。

哼,离萧看着比自己大个2岁,也就15岁的年纪,二级武者,一副小白脸的摸样的白延奇。心里不屑地笑了笑。虽然她现在也是小屁孩一枚。

真是色胆包天,敢把主意打到姐的身上,看我怎么整你!

“奴婢,奴婢怕是配不上少爷”离萧做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一副我见犹怜,还不往向白延奇抛了个媚眼。

白延奇被离萧这一眼只看得浑身软软的,更加坚定了要得到她的想法。

“哼,这个家还没有我想要还要不到的东西!告诉我你的名字,回去我就跟娘亲把你要了!”白延奇挥了挥手,自认豪气凌然的说道。

“奴婢,名叫梦淑。”名字自然是假的,不过却是确有其人。只是已经被二夫人派人活活打死了。

这还是原来的离萧在三个月前偷偷看到的事情,那个梦淑是白家家主从外面带回来的,就安排在了内院的一个院子里,说是会给一个妾位,大夫人和二夫人一听此事,便都坐不住了,一人一天上门去找麻烦。那个梦淑也是个柔弱的主,有苦也都往肚里咽了。

直到有一晚,白家家主夜宿在大房的房间是又重提了此事,大房自是不想自己的男人再娶个老婆来跟自己争宠,于是便使计让二房将梦淑给活活地打死了。而离萧在去伙房的路上碰巧看见二房的人在对梦淑用刑。后来二房知道自己被大房算计后,亦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咽。白家家主知道这件事后居然只罚了二房一个月的面壁。也许是因为二房生的二女白菲菲一出生便有了成为召唤师的潜质吧。

后来的那些事情,还是离萧在伙房听那些大娘嚼舌根时听到的。

“梦淑?好好听的名字,配的上你这个人!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我娘!”白延奇说完便欲转身就走。

离萧赶紧把他叫住:“少爷,你先别急,听说今天府里来了不得了的客人,夫人们应该也在忙吧,你现在过去说不定会打扰到他们呢。”

“对哦!还是淑儿你聪明!我今天能跑到后院来也是乘着娘亲忙碌才溜出来的呢!”白延奇笑眯眯地看着离萧。

“小少爷,我们不如去那个凉亭坐会吧。”强忍下想吐的欲望。

“淑儿,你叫我奇就行,少爷什么的太生疏了。”白延奇边走边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奇,来,这边坐。”离萧赶紧加快步伐进到亭子里面。

白延奇乐悠悠地跑过去坐了下来。

OK,开始办正事。

离萧含情脉脉地看着白延奇,从袖中掏出了一根小木簪,“奇,你对我真好,诺,这是我的随身之物,没有贵重的东西给你,真是不好意思呢。”

白延奇都快笑裂了嘴,兴高采烈的接了过去。将木簪小心翼翼放在胸口,摸了摸身上,发现只有脖子上的小金锁。毫不犹豫地取了下来。心想反正这梦淑以后必定是我的人了!

“我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给你,这个是我从小便戴在身上,你若不嫌弃便拿去吧。”白延奇把小金锁递给离萧。

我怎么会嫌弃呢!我的胃口可大着呢!

“既然奇都这么说了,那奴婢便收下了。”离萧状似娇羞地将小金锁拿下,“好漂亮的小金锁呀!这是我见过最贵重也最漂亮的了!”

“哼,这算什么,这种漂亮的东西,我房里还有一大堆呢,我娘亲屋里更是数不胜数。”见离萧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白延奇的自尊心被勾了起来。

“这么多宝物,难道就不怕被偷了吗?”离萧轻轻地问道。

“除非那小偷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白府偷东西,而且我娘把宝物存放的可是很严密的!”

“哦?怎么个严密法?”

“就是,,不行,这些等你做了我的娘子我再告诉你!”

离萧狂晕,就差一点了的说。

“呵呵,少爷您可真会说笑!不过,奴婢听说,白府的传家宝那才是真正的宝物呢!不知少爷见到过没?”

“就那破珠子啊,浑浑浊浊的,仍在路边都没人要。”白延奇不屑地撇了撇嘴。

“破珠子?”哼,就是破珠子我也要了。“奴婢曾有幸去过老爷的书房打扫,曾看见一个珠子被摆在老爷的书桌上?难道那就是?”

“书桌?怎么会,明明是放在书房的密室里的啊,你一定看错了!”白延奇似乎根本就没察觉自己漏了嘴。

“那看来奴婢还真是看错了呢!”嘿嘿,走之前一定要把它偷出来!

“少爷,小少爷,二夫人叫你赶紧去前院呢!”一个中年妇人向亭中的白延奇唤道。

“哎呀,出来的太久怕是被发现了!淑儿,你且等我,我一有机会就向母亲把你要了去。”白延奇向离萧郑重的承诺道,本欲抓起她的手,却被离萧无意的躲过了,尴尬收回手后,便随那妇人匆匆而去。

要把要把,去阴曹地府要吧。

冷笑一声,手握着小金锁翩然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