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绝情断爱:在世为弃妃

005节 让她生不如死

绝情断爱:在世为弃妃 小花姐姐 1290 2013-01-14 11:37:53

  “将军可真喜欢开玩笑啊,既然彩才人是我的妃子,又怎能送到蛮夷去和亲呢,你说是吧!”

“是。”

“朕的睿朝乃礼仪之邦,又怎会将此等残货送出,如此岂不是坏了名声,哈哈…”

“是是”

黎彩衣眼神空洞,虽然她此刻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耳,却始终闭不了慕容君逸的嘲笑,父亲的唯唯诺诺,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从前父亲至少不会受到慕容君逸的凌辱,而今却为了她,受尽屈辱。

她时常怨恨自己,若她那时不去求慕容君逸就好了,就不会听见父亲的百般求饶,不过还好,还好她见到了父亲,那一刻她多想就这么上前将他抱住,好好看看他。

她又感到欣慰,上苍还是怜惜她的,至少在这个陌生的异世里,她与父亲重聚了。

心狠狠地抽痛,黎彩衣收紧了双臂,将脸埋在双膝之间,无声哭泣,殷红的被褥上,落下大片的泪迹,如绚丽的红花,朵朵相连。

“彩才人,该用膳了。”一直在她身边服侍的小宫女怯怯地摸到床边,上次见到她发疯一般跑出殿门,也不顾侍卫的阻拦,差点被乱棍打死然宫中就有传言,彩才人自被打入冷宫就神经失常,果然不假。

“我不想吃。”黎彩衣瑟瑟地答,不想再被人瞧见自己的懦弱,慢慢滑入被中,背对着小宫女,声音无长气,犹见虚弱。

久久,待黎彩衣惊觉四周极为安静,却为时已晚,慕容君逸高大的身影已将她罩住,是衣料摩擦的声音,他坐在了床沿,将脸俯下紧靠她的脸庞,手却轻柔地梳理着她的发,而后柔和却透着威胁道,“难道爱妃喜欢朕喂你?”

猛的,慕容君逸收紧手指,青丝被抓在掌中,硬是把黎彩衣从床上扯了起来,来不及发出声音,也不想发出,没人能救她,越示弱他就会越高兴,那可怜的自尊只能靠自己维持,她伸手上脸,还好!没有泪。

“你杀了我吧。”慕容君逸的脸靠近,他的脸很好看,但现在对黎彩衣来说与魔鬼无异,那张曾经让她神魂颠倒的脸她眯起双眼,用尽最后的力气,或许死对她来说,才是最好解脱。

“朕怎么舍得让你这般轻易的死去,爱妃记性可真不好,朕说过的,要让你生不如死呢!”慕容君逸似笑非笑,拍了拍她的脸颊,转身吩咐传膳,握满青丝的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一路将她拖拽到饭桌前。

“回皇上,膳食有些凉了,要不要。”

“不必,喂彩才人吃饭。”收到命令,宫女们自是不敢怠慢,无奈桌上大半的熟食都被撤下,只剩下一些生冷之物,众人皆知黎彩衣刚小产,最忌生冷,常在她左右的小宫女面露难色,却久久没有动手。

“桂公公,这个奴才竟敢违抗圣命,该如何处置呢?”

“来人,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杖刑三十。”

公公妖异的声音响起,黎彩衣浑身颤了颤,连忙抓起跟前的饭碗一口一口往嘴里送,她头顶的手松了,又变为轻柔的抚蘑,伴随着邪笑带有致命蛊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才乖嘛,不要光吃饭啊,把汤喝了。”

虽然是初春,可这个宫里并没有炭炉,桌上大碗的汤已漂浮着一层薄薄的油脂,黎彩衣嘴角的饭粒落下,眼前的小宫女被两个侍卫架起,轻摇着头,示意她千万别喝。

室内的空气僵持着,她并没有多余的爱心去给别人,而这个宫女,虽然在她醒来后一直不曾理会过周围的人和事,但如今她备受折磨,她的眼里却满是焦急与关切,都是身不由己的人。

黎彩衣忽的起身,端起如盆的大碗,仰头饮了起来,看着她喉头的律动,慕容君逸突然顿住,忘了嘲笑,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