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年碎影

难以解决,面对现实

流年碎影 明镜亦菲台 2206 2014-03-24 20:21:30

  傍晚的时候,上官承泽回到了公寓。于是,他看见了上官承志坐在房间地上打CF,门口还散落了一地的花瓶渣子。

【你怎么了?】上官承泽皱起了眉头,他一直讨厌承志玩像CF这样的游戏,他认为,这是有失身份的。【没事,你要是看那堆渣子不爽,我等一下会清理的。】承志头也不抬,专心致至的操着自己的手柄,打着自己的游戏,只是上官承泽冷峻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表情。【随你,别给我惹麻烦。】上官承泽冷漠的转脸去了客厅,却见到沙发上多了几根女人的头发,还泛着金黄色的光。他回头看了一眼承志的房间,却还是默不作声的将那些头发扔到了垃圾桶里。【等一下吃饭叫你。】上官承泽跨过了玻璃渣子,像个家庭妇男一样的去准备晚餐。就在这时候,承志的手机响了,是姚惜文打来的,他轻蔑的挂了电话,然后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第二天,我正准备去上课,却接到了王天逸的短信“晚上有空吗,上官承志请客。”我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又要约我们出去喝酒了。他每次心情不好,就会拉着我和王天逸出去喝酒,而每一次,都是他喝得烂醉如泥,或者是我们才刚到,他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从高中开始,他就是这样,上官承泽也对他这样一个不正经的弟弟,很无奈。而每次,他最不耐烦的就是上官承泽一陈不变的冰块脸,在大概,就是他们两兄弟关系从小就不好的原因。可是,一直令我费解的是,不管上官老先生多对这个儿子的顽劣而不满,可是他们的母亲,却极宠爱这个小儿子,不论怎样,都是小儿子最好。所以自小,上官承泽也没有得到什么母爱。

下午四点,我下面已经没有课了,晚自习也懒得去上,就去找王天逸了,见到他的时候,我特意瞧了一下,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上官承志那?】一般这个时候,承志应该在体育馆和天逸打网球,可是今天,却只有王天逸在这里。【他心情不好,一整天都窝在寝室。】看得出来,王天逸也是十分的无奈。【出了什么事情?】【你还记得姚惜文吗?】天逸忽然提起的这个名字,却让我后背一凉。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个人。她是上官承志的女朋友,不,应该说是前女友。在我的记忆里,她还是那个高一那年羞涩的女孩,笑起来还是那样的好看,阳光。可是命运总是不公的,因为,姚惜文在一次晚上回家的时候,被人强奸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哭着打电话给我的时候,那种语气和绝望。所以,虽然上官承志说,无论姚惜文变成什么样子,他还是爱她。可是姚惜文,却从此堕落,一蹶不振。她开始喝酒,吸烟,染发,和别的混混乱搞。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可是我知道,她是不想再连累上官承志了。他们彻底断了之后,我就没有再和姚惜文有过联系,当然,我也以为,上官承志也彻底断了。当然,仅仅是“我以为”。就像有一次,上官承志找到了正在吸毒的姚惜文的时候,姚惜文扇了他一巴掌。然后,从此,姚惜文这个人就渐渐的,彻底的淡出我们的世界。而现在,天逸忽然提起了这个名字,就像是揭开了一层,还没有愈合完全的伤口。

晚上七点,等我和天逸到酒吧的时候,承志却百年难得的,清醒的坐在吧台上。他一口一口地喝着鸡尾酒,纤细的身材不大不小的撑起一套好看又名贵的休闲装,矫好的面容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我仿佛可以感受到身旁女孩对于上官承志的爱慕之情,可承志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你又在干什么。】天逸看着承志,很是无奈。鸡尾酒不大辛辣,却不受我的喜爱,我捏着鼻子喝了一杯,已经受不了了。天逸冷漠的开了一瓶香槟,我仔细聆听着酒碰撞酒杯的好听声音,就像是一个偷偷喝酒的少女一样。【姚惜文忽然来找我,说她怀孕了。我的孩子。】承志又倒了一杯,我不得不附和着他又喝下了一杯。我惊呆了,扶着酒杯的手颤抖了,他却面不改色。【你说什么?她怎么忽然来找你,还说这些……承志,你不要犯傻。】我们都不明所以,承志在这段时间里,还有联系过姚惜文?不然,她就算再不济,也不会用这种拙劣的方式来讹承志。【哈哈,你们不替上官家后继有人二高兴吗?】承志又狠狠的灌下了一杯,天逸也在一旁,陪着他喝。王天逸和上官承泽对于承志来说的区别就是,一个会在他喝酒的时候,黑着脸制止,一个会在他喝酒的时候,陪他一起喝。【你就确定了,那孩子是你的?】我忽然冷不丁的开口了,两个人都惊恐的看着我,特别是天逸。【是不是我的又怎么样,先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吧。】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觉得上官承志根本就是不正常,不正常的冷漠,不正常的无所谓。对于这一切,我也只能解读为,要么是他破罐子破摔,要么是他还对姚惜文,旧情难忘。但不管因为什么,现在就有一个大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如果孩子是上官承志的,怎么办?

出了酒吧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雨。天逸扶着承志,跌跌撞撞的,回他的公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生活已经支离破碎,总是在解决了一件麻烦事之后,又来了一件。接踵而至,都不给你喘气的机会。我开始怀念起了上学时候的日子,虽然又累又单调,可现在想想,却是不可多得的平凡和幸福。我站在承志的公寓楼下,天逸送承志上去了,在路灯照射出的光晕和蒙蒙的细雨中,我好像看见了上官承泽摆着他万年不变的冰块脸,好似被抽去了情感一样的,将他弟弟摆弄进了屋。这些真实的东西,现在在我看来,已经渐渐成了虚幻,是我醉了吗?我看到天逸走下台阶,问我还回不回学校,我摇了摇头,现在学校也回不去了,于是天逸就很大方的掏出了信用卡说【今晚去住五星级酒店,我埋单。】我笑了笑,二话没说,就拦下了一辆计程车,报给他了全市最高级酒店的名字。天逸也丝毫不在乎,就坐到了前座上。

不管未来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我们却还是要微笑着,迎接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