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年碎影

新的状态

流年碎影 明镜亦菲台 2098 2014-03-24 20:21:30

  年很快就过去了,再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之后,我也开始了我正式的,周末工作,平常上学式的生活。

夏慕亦招了一个美女助理,叫完颜玄谆。是个满族女孩,清代八旗家族的后裔,听说,她祖上是清朝皇宫里一个得宠的妃子的旁支。她长得乖巧可人,做事也十分利索。比我大了两岁,却是十分的和善,我们也挺聊得来。可我却一直不敢告诉她,告诉哥哥,我第一眼看见她时,却忽然凭空多出了几分,要喊她“嫂子”的冲动。

至于我……我已经正式上班了,虽然高跟鞋很不舒服,职业装我也不是很喜欢。不过,我哥却一直坚信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拿着文件,穿着黑色职业装和12cm高跟鞋,如履平地的,女强人。当然,成为一个商战场上的女强人,从来就不是我的意愿和志愿。

还有王天逸,他也不闲着。他顺利的成为了,财务部的主管。【你怎么不直接当总监算了,我跟你说,我一直就看财务部那个不知道是三十岁还是四十岁戴着900度眼镜的那个总监不顺眼了。你要是成为了总监,我相信所有财务部的妹子们,都会乐见其成的。】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就来到了财务部,看见天逸穿着一套工作装,打着领带,十分专业。【我还需要历练,我可不想你,一开始就到总监这个位置。】其实,天逸的性格,不做总监也在我意料之内。如果不是我哥在通知我之前,就辞掉了设计部的总监,我想,我也不愿意成为这个总监的。只是,我却十分疑惑。他要实习,不去自己家的王氏,怎么偏偏要跑到夏氏来。【你在自己家集团里当个少爷多好,跑夏氏里实习,不怕舅妈找你麻烦吗?】天逸冷哼了一声,实在是不想告诉自己的,王氏里面都是亲戚和父母的朋友,行起事来有许多的阻碍和需要顾及的东西,还是夏氏方便一点。【你可好多问题,不过,先把这份文件拿去看一下。】我这才注意到,他一直都在低头看一份文件,我接了过去,才知道。这是夏氏最新一款珠宝的策划案,然而,这个样式,也是我进入夏氏之前,就设计好的。【这是我设计的,你有什么问题吗?】我合上了文件,这款设计如今都要制作了,已经到了和别的公司谈合同的地步,王天逸他是想干什么。【这款项链,已经被上官氏看上了,他想和我们合作,想来着手项链的加工与制作。所以,你看,是你去谈这个合同,还是我去。】我沉思了一会儿,上官承志现在不管公司的事情,公司的副总是上官承泽。上官承泽一向和天逸不合,所以,这个案子……还是应该我去谈。【上官承泽这个早熟的怪胎,我怕你道行太低搞不定他,还是我去。】天逸很满意这个结果,他只需要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处理财务报表就可以了,这些抛头露面的事情,还是应该让我去干。当然,这是他的意思。【你打从一开始就是这个主意吧。今天是我上班第一天,我居然要因为你……往火坑里跳!】看着他那胸有成竹的笑容,我就来气,谁乐意去和怪胎打交道!【亲爱的姐姐,今天也是我上班第一天。当然,为了不影响你今天一天的好心情,你可以明天去。】我只能认命了,没办法,难道,我还可以把这项光荣的任务推给夏慕亦吗?在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被天逸叫住了【以后工作繁忙,学业也繁忙,怕是没有时间去陪李沐绝了吧。】我忽然愣住了,不知道应该接什么,只是看他一眼,便匆匆离开了财务部。

出门之后,我就一直在想王天逸的话,说真的,我从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成为一个要去谈合同的商场小姐。我以为,起码这四年,哥哥会放过我的,可是,我错了。我忘记了我从小长在一个怎样的家庭,我忘记了小学就穿着晚礼服去参加各种公司的酒会了。当然,我和李沐绝……他的父母常年在海外,只是每个月给他和他的妹妹,昂贵的生活费。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和妹妹被接到国外去,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可以相守。这样子,只会让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可是,我无能为力。就连我,以后也是要出国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还有多长时间的缘分。可是,我的恐惧,我却一直没有告诉他,因为,没有必要。

我回到了寝室的时候,开始认真的,再次审核这个文案。我发现,自己和哥哥预想中自己的样子,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相似。可是,我却不喜欢,就像我一直都不喜欢高跟鞋,而喜欢球鞋一样。可是,我却终有一天,要成长的。忽然,手机响了,是沐绝的电话,我接了起来,那边,却半天没有声音“今天第一天上班,累吧。早点休息。”“恩……没事,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忙,你今天早点休息吧”“好……”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也已经没有了话题。好像还是高中的时候,坐在学校的草地上,我靠在他的宽肩上,他抚摸着我柔顺的黑发,我们,有着说也说不完,说也说不腻的情话。挂了电话,我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又将自己埋进了文件里。就在这时,雪汐走了过来说【慕菲,过两天弘毅要回北京了。】我打了一个激凌,怎么这么快又要回北京了。【他怎么这么快又要回去。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让他报这么远的大学。】佳宁忽然笑出了声,仔细打量了我一下【你……你不过才上了一天班,就仿佛老了十岁啊。】我瞥了她们一眼,体味到了空间中泛着那淡淡的不舍,我知道,那来源于雪汐。我将她搅到怀里,她却没有像我一样哭泣。只是趴了一会儿,便恢复了神气。佳宁却忽然把我们两个抱在一起,不,确切的说,是我们三个人,抱在了一起。

原来,我们,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成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