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年碎影

醒不来的噩梦

流年碎影 明镜亦菲台 2044 2014-03-24 20:21:30

  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商业街的,那一夜的灯火通明,却真实的晃瞎了我的双眼。姚惜文说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懂,她仿佛就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叙述着这段时间以来,有关于她的故事。这也许就是一场梦,一场属于我们的噩梦。

此时,王天逸和王天佑找到了李沐绝,他们都眼神里,透着不屑与轻蔑。李沐绝无言以对,于是,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天逸一拳撂倒了。嘴角溢出了鲜血,一个女孩跑过来,扶起了沐绝。一切,真的就好像一场噩梦,可是我们,已经醒不过来。

上官承志摔门离开了公寓,上官承泽站在门口,冷眼看着。看着承志撕吼着,你是不是我哥哥这样的话。看着承志颤抖着拿出手机,拨打天逸的电话,却无人接听。那一刻,他瘫软的倒在了马路上,就好像是解脱了一样。

秦沐熙敲开了我们寝室的门,佳宁和雪汐把她抱了进去,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她的脸上,精致的妆已经花了。就像是一个落魄的贵族。

我们每一个人,都陷入了这样一个梦魇,却找不到,出去的路。

我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这个时候,王天佑却忽然打电话给我,他不常跟我打电话,这让我十分的奇怪与不安“怎么了?”“我和哥哥在李沐绝家门口。姐姐,你们还是分手吧。”说完这句,他就挂掉了电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握着手机,站在路灯下发呆。走着,走着,我就看到了狂奔而来的佳宁【你又怎么了!】她神色镇定,保持着不慌乱,可是却还是气喘吁吁【我要去找上官承志。】【怎么了?】【他和他哥哥吵架了!现在躺在大马路上!你说!你说怎么了!】她的泪水一下子决堤而出,好像是一个娃娃,受了许多委屈,一直忍着,如今,终于爆发了。【佳宁……佳宁……你别哭啊。】我抱住了她,仰望这夜空,今夜,没有星星,只有一望无际的黑暗,笼罩着我们。【我们先回去吧,不要这样子,我知道你担心。】我安抚着佳宁,听她扒在我的肩上,呜呜咽咽地抽泣着。就在这时,我又接到了王天逸的电话,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干什么,只是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来刺激我的神经。“你应该和李沐绝好好谈一谈!”“谈什么!”“谈他为什么背着你在外面还有女人!”“……什……么……”我忽然就说不出话了,佳宁也抬起了头,我握住了手机,那边也不说话了。“我知道了……不要管我。”我挂掉了电话,瞬间就停止了思考,大脑好像无法运转。这一次,换她把我扶了起来。眼泪,就是怎么也忍不住,忽然脑子里,全部都是以前和沐绝在一起的画面。脑子里,全部是高中校门前的绿荫小道,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贪婪的吸食着春天的气息。听到王天逸这么说,我好像一下子,可以解开所有的谜团。不管是他圣诞夜失踪,还是叶芷清的短信。

三个月后

转眼间,大一就要结束了。

这三个月,我们的生活已经渐渐步入了正轨。我三个月都没有联系,也没有和沐绝见面。也没有像天逸他们说的一样,和沐绝好好的谈一谈。承志也没有再提及姚惜文的事情,我也彻底联系不上姚惜文了。大家最近也都恢复成了以前的状态,我和以前的区别就是,我的身边,再也没有李沐绝都存在了。我也好像变成了一个单身贵族一样,虽然,我并没有真正的和沐绝分手。

【慕菲,你还打算耗到什么时候。】会考结束以后,我们几个回到寝室,收拾暑假回家的东西。雪汐还是问了这个问题,这个,我不想去想的问题。【什么?】【你可以逃得了这几个月,可是,你可以逃一辈子吗?你这样不闻不问的,要是李沐绝再……】佳宁也搭腔道,我其实很满意这几个月的生活,虽然这比较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好了,我会自己尽快解决的。过两天放假了,找机会把他约出来就是。】在佳宁和雪汐的心里,我应该是我们三个之间最幸福的一个。在她们的心里,李沐绝就是一个十好男友,可是现在,一切却都已经变了一个样子。我已经学会了,一个人从寒冬走到暖春了。

三天后夏氏

【总监,完颜小姐来了。】我正在审查夏氏夏季新装的草图,玄谆就来了,她还帮我带了一杯摩卡过来。【夏先生叫我带的,今年新的咖啡,现磨的咖啡豆。】她将咖啡放在了我的桌子上,我抬起了头,笑了笑,哥哥今天略殷勤啊。【对我这么好啊,还现磨的咖啡豆。】我尝了一口,口感正好,上品。【夏先生很关心你那。】我看了一眼玄谆,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玄谆对哥哥的心思,她的脸颊泛起了一抹绯红,就像是高二那年的我,在操场上看到正在打篮球的李沐绝一样。我怎么……又想到了他。【以后,哥哥就要正式成为夏氏的副总经理了,你也有的要忙了。】玄谆点了点头,忽然淡淡地说【是总经理。】我当时就惊呆了,老爸胆子也太大了,就自己让哥哥上手总经理吗?啧啧……【等一下陪我去逛街。】【去哪儿?】【恒隆。】【败家女。】【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我扬了扬手里的信用卡,就起身,挽着玄谆离开了办公室。【我还没有跟夏先生请假!】玄谆紧张的看着我,我无所谓的耸肩,招呼我的助理琳达说【琳达,你帮我和哥哥说一声,就说我借他的助理一个下午,叫他不要有异议哦。】然后,我便扯过了玄谆就出了办公室。

此时此刻,夏慕亦正站在他办公室硕大的落地窗前面,静静的注视着我和玄谆跑出了夏氏的大门。

第二天中午,我发了一条短信给李沐绝【很久没有见面,很想你。明天下午三点,畅月居,见一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