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年碎影

危机加重

流年碎影 明镜亦菲台 2062 2014-03-24 20:21:30

  第二天,我在酒店的豪华单间醒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晕晕呼呼的。已经早上十点了,我显然错过了早课。不过,我已经懒得去管这些事情,我还是比较担心承志。躺在床上,仔细算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络沐绝。这个周末,我的脑海里,居然都没有浮现过李沐绝的名字。忽然,我接到了天逸的电话,我知道,是他来喊我起床的。我笑了笑,这小子也刚刚起啊。于是,边挂掉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起来了。就快速穿衣,洗漱,开了门,就看到天逸干净的脸和温暖的微笑。【早上好。】我径直走到他边上,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就在这时,他看着我说【马上李沐绝来接你,你说就在这里等着吗?】我打了一个激凌,什么情况,王天逸他联络了李沐绝……来接我!?【逗我那吧,你想他上午逃课吗?】生疏,想到这个名字,就有一种敏感和奇怪。佳宁说,这是巨蟹女的特性,多疑,敏感。【他上午没课,而且,是他主动要来接你回去。估计是想你了。】我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让天逸顺便把我带走,于是,我就决定,还是在这里等李沐绝好了。天逸满意的笑了笑,转身就出了门。

我无聊的坐在酒店大堂里,以为沐绝会很快就来的,可是我却一直等到十一点半,都没有见到李沐绝。王天逸这个家伙不会是故意耍我的吧。我饿着肚子,就准备出去买点吃的,可我才刚刚到门口,就看见了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李沐绝。他看到我,也没有说话,可我却一肚子的无明火,等着来发泄。我忽然想到了叶芷清的短信,想到了他圣诞夜的失踪,想到了许许多多,却唯独没有想到他待我的好。我冷漠的走了过去,默不作声,和他擦肩而过。他显然是被我吓到了,紧紧拽着我的手臂,怎么也不放手。【慕菲,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这三个字,是我从小就厌恶且痛恨的,已经被伤害了,还可怜兮兮的过来讨原谅有什么用那?【没事,不用解释的。】我笑了笑,那虚伪的笑容,我相信傻子都看得出来我违心,可我居然还天真的希望,沐绝没有看出来。【慕菲……我……我们……】我不想再听下去,不论是他的停顿,还是他的语气。因为我觉得,下一秒偶像剧里面狗血的分手戏码就要上演了。女主角哭起来,真的很难看。后来,我还是顺从了,顺从这让沐绝送我回学校。可是,我们却一路无言。

晚上在寝室,我却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姚惜文打来的。也许同为女人,我们彼此,都会理解对方一些。可是佳宁也在,我也不好在电话里多说,就和她约了一个地点,明天晚上出去找她。就在这时,雪汐却飘飘悠悠的过来了【你自己的事情,你上心了吗?你的世界好像就只有那几个男人一样。】我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已经喷了出去。【你能别把我说的跟那什么一样好吗。不就是昨天和承志出去喝酒了吗!】佳宁略带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我当场就不敢说话了。【我问你,你多久没有跟沐绝出去了?】佳宁忽然问了我这个问题,又让我想到了关于沐绝的那些东西,我只想辩解,可还没说话,就又把佳宁扇了回来【我再问你,你觉得像李沐绝那种男生的,会喜欢怎样的女生那?】我脑海里面冒出来的词语全是“温柔”“乖巧”“可人”这类的词汇,甚至还有……“弱气”(……)。【反正按照你们说的,他就不会喜欢我这种类型,是吧?】雪汐点点头,我以前一点都不强势,可是自从今年开始接管公司业务以来,大家都给我贴上了“女强人”这样的标签。其实我很无辜,商战场上的女人,按照哥哥来说,应该都是这样的。【你要学得乖巧一点,人家男人娶女人是用来养着的,用来打理家里的。你这样子强势,男人会很没有面子的。】我冷哼一声,以后雪汐又要被我贴上“没追求”这样的标签了吧。虽然我也想学着小鸟依人一点,可我就是办不到。【你的追求就是在家里扫扫地,做做饭,带带孩子吗?】我撂下这一句话,就转身进了房间,留下了感到莫名其妙的两个人。

第二天晚上七点商业街

我来到了和姚惜文约着见面的地方。这里说好听一点是商业街,不过,一些不三不四的违禁地区了。姚惜文会约我来这里,我一点也不奇怪,遥想承志,也来过这里几次。他生命中为数不多,踏足这些在他看来,肮脏的地方。不管是打扮的风骚的站街女人,还是路边那些闪闪发亮的招牌,恶俗的店名,等等此类。都是在他这种上流人士眼中,极不入流的。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来这里,可他应该没有预料,自己来这里,还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女朋友。回忆完了这些,我也来到了和姚惜文约定好的酒吧,一家还算干净的酒吧。我走了进去,就可以听见那些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声音,却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夏慕菲,别来无恙。】我听到有人喊我,转过身去,看到了姚惜文。她真的和当年,已经完全不一样,我甚至已经找不到,她以前的影子了。现在的她,就是活脱脱的一个,社会上的女人。吧台的酒保,殷勤的跟她打招呼,一口一个“文姐”,她也笑了笑,对那个酒保说【两瓶香槟,算我的。今天好朋友见面,我高兴。】那个酒保又招呼着我坐,她领着我挑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不一会儿,香槟就已经上来了。她开了一瓶,先给我倒满,才给自己倒了半杯。【惜文,你最近怎么样?】我知道她怀孕,她自己也是忌着在的,也只倒了半杯酒。【我很好。】我们相对无言,明明有许多话要说,可是真正见了面,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