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年碎影

细碎的日子

流年碎影 明镜亦菲台 2146 2014-03-24 20:21:30

  我喝完了一杯咖啡,瞥了一眼哥哥,将杯子放到他的面前说:“倒满。”哥哥倒是很自然的,拿起一旁的咖啡壶,帮我倒满了咖啡。“你这么担心我干什么,就算我以后结了婚,孩子也不姓夏。为夏家继承香火的事情,应该找你吧。”从小到大,围绕在哥哥身边的优秀女孩也不少,可他却就是不上心,就是不以为然。我们大抵都谈过了恋爱,然而只有他和王天逸,是我们这一群人里,唯一没有谈过恋爱的两个男生。“缘分未到,强求不得。”他以前说这话,略有几分苦涩的味道,可是在我看来,却只是扯淡。他人帅,多金,家世又好,是多少女孩想高攀都高攀不上的那种类型。“没错,我一直认为,有些女孩是拜金。不过,真正的缘分,就在你的身边,不要让它溜走了,不然,你哭都来不及哭。”哥哥应该知道我说得是谁,我一直都对我的直觉非常自信,所以在我,第一次见到玄谆,就差点脱口而出“嫂子”。或者,是之后的点点滴滴,我都一直坚信,完颜玄谆,应该就是哥哥,那好不容易到来的缘分。“我有分寸。倒是你,和李沐绝多年感情,说断就断?”我觉得,如果我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哥哥大约是不打算放过我的。“我还能怎么做?朝叶芷清泼硫酸?她毁容,我坐牢,然后就皆大欢喜了?”话说得真不错,都到了如今这个份上,我还真的是已经无能为力。在我的现实生活变成韩剧之前,我会努力控制自己的。“吃饭去吧,快到时间上班了。”哥哥没再多说,只是拉着我进了餐厅,到了现在,我还真有个神经病的想法:李沐绝你快找我要分手费算了!

夜晚,商业街灯火璀璨,刺耳的重金属音乐震颤着姚惜文的耳膜。她蹲在地上,止不住的干呕着,看着经过身边的人,有的投来同情的目光,有的幸灾乐祸地说:你瞧那个女人,都怀孕了吧。真是可怜。她已经习惯了这些异样的目光,与嘲笑的声音。姚惜文现在很恨自己,那时候就不该去找上官承志,都四个月,肚子也渐显了。如果不是自己割舍不断,还要去见面,就根本不会有这个孩子吧。像自己这样的女人,这样一个贱女人,怎么进的了上官家的门,怎么配得上上官承志。她颤抖着推开了那家酒吧的门,酒保上前来搀扶她,给她倒了一杯茶,她好像听见身边人长叹一声:“文姐,何苦。”她摇了摇头,不苦。有些事,只要自己明白就好了,没必要告诉别人。

上官承志发了一条短信,不知道是给什么人,他嘱咐那个人,每个月定点把姚惜文的生活费划到她的卡上。呵,不知道是在养那个女人,还是在帮别人养儿子啊。总之自己都不后悔就是了。他听见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估计是老妈回来了吧。他打开了门,就看到一个穿着考究的妇女站在门口,手上还领着大大小小许多袋子。“妈。”他喊了一声,就把母亲迎了进来,佣人们上前来迎,他也不自讨没趣,就站到了一边。等母亲换好了家庭装,他们母子二人才一起坐到了沙发上。他已经忘记了母亲的姓名,因为自记事以来,大家都喊她,上官太太。这个称呼,就是高贵的象征。“你什么时候去公司就职,你哥哥已经是副总了,不说别的,你去做个主管,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他烦躁的摇了摇头,最不耐烦着诸多东西了,有哥哥在公司就足够了,干嘛偏偏要拽上他。他又是一向不喜有关于公司的东西。“妈……你知道,我在这方面没有天赋。”他母亲的眉头皱起,狠狠的盯着他,他已经习惯了。对啊,上官承志,本就只是个只知道怎么花钱的败家公子而已。“你还想不想混?不学着管理公司怎么办?等你爸爸死后,你想公司归谁?归你哥,还是归你?”母亲尖酸刻薄的语气,回荡在自己耳边,他终于忍不住去辩解:“哥哥在这方面,不管怎样都比我适合,当然是哥哥以后接管公司。干我什么事情?”他妈妈已经无话可说,瞪了他几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苦笑了一下,要是让这疯女人知道,自己在外面给他搞了个孙子出来,她大约会吃了我吧。

上官承泽还坐在办公室里,完成着自己未完成的工作。随手翻了一下手机,还没有到十一点,以为今晚又要在公司过夜了。他烦躁地紧,特别是母亲给自己开出的条件,什么想继承公司就要和哪个公司的千金结婚?名字都不大记得了,果真麻烦。不过也算了,只是委屈了一下秦沐熙。才大二还没到,在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之前,上官太太应该不会太过分的吧。是时候收工了,他关了电脑,收拾起了公文包,就离开了办公室。夜色依旧,只是太过阴森而已。乌黑的夜幕上,点缀着几颗孤单的星星,在他看来,这是多么寂寥的画面。

“嫂子,你快别和哥哥闹了,他最近天天借酒消愁。”“喝这么多也没用,麻烦你了,多看着他一些,注意身体。”“嫂子,他真的已经不和叶芷清联系了。本来也只是叶芷清单方面的纠缠。嫂子,快回来吧。”“再让我想想吧。”“嫂子……”“恩。”秦沐熙没日没夜的发来关于李沐绝的近况,我虽然担心,却也沉住了气,不作表示。本来,也只是因为解不开那个心结,不过,心结吗,谁人能解。

【慕菲,我过段时间要去趟北京。】雪汐忽然发来消息,把我吓了一条,暑假夏弘毅不回来,林雪汐居然要去北京了!【去干嘛!去找夏弘毅!?】她淡淡地给我回来一条【去看个亲戚。】我愤愤地骂了一句:“林雪汐!你扯淡!还看亲戚!?你北京哪来的亲戚啊!”

“慕菲,别呕气了,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所以,原谅李沐绝,好吗?”在一家咖啡厅里,佳宁握住了我的手,我抬起了头,静静凝望着她,思索着她的话,却就是不回答。

到底是什么,捆绑,束缚住了自己?其实,应该就是,自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