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十一章 坦诚相对1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1999 2013-08-16 10:53:47

  “属下在!”一个暗卫现出身影。

“派人盯着清荷居,有任何动静第一时间向我汇报!”龙子毅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话音刚落,人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

......

“若儿,笑笑。”白宇恒尾随两人到了‘凝月阁’,也就是施若和林笑笑暂住的地方。

“正好,我有好多话想问你!”施若一见白宇恒进门,便急急的说道。

“那好,你慢慢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白宇恒眼角含笑温柔的看着她。就知道她心里藏不住事儿。

“第一,你是谁?你的真正身份究竟是什么?”施若近距离的审视着白宇恒,那样子仿佛要数数白宇恒有几根睫毛。

她靠得那么近,呼吸喷在白宇恒下巴上,直痒进他的心里。

“若若,你就不能让人先坐下再说。”林笑笑看不下去了。

“呵..”白宇恒边笑边走到一旁的红漆木椅坐下,对施若道:“若儿也坐。”说完吩咐下人上茶。那样子仿佛他才是主人,两女是客人。不过事实确是如此。

“可以说了吧?”施若看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心里微急。

“如你们所想,我确实是南香国人...”白宇恒看着施若的眼睛道.“而且,是南香国的王子。南香帝的长子!我的原名叫南宫宇。”

毫不意外的看到施若和林笑笑眼中的惊讶。

不等二人发问,他又接着说:“南香国是以女子为尊的,可是我的母皇只有我父后一夫。为此,朝中大臣颇为不满,再三谏言纳侍,母皇均不予理睬。从此得罪了一干权贵。”

白宇恒略微停顿后接着说:“直到后来,母皇生了我,知道我是男儿身,又怕大臣们以此为理由,要求纳侍。”

轻叹口气,白宇恒将视线从窗外拉回,端起木几上的茶盏,轻泯一口。

施若早在听到南香国是女尊国体的时候,就两眼放光,热血上涌,兴奋得无以复加。而林笑笑则是一副若有所悟的了然神情,难怪大家会老‘错认’她是使者大人。原来南香国的使者是女子。

“母皇为了保护我和父后,收买产婆,隐下实情,在大殿上说生的是女儿,并当即册封我为‘太女’!”白宇恒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有点悲怆。眼睑下垂,隐藏起眼中的情绪。

而听故事的两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无奈和悲戚。不由得心生怜惜之情。

“尽管如此,朝中大臣并没有放弃给母皇的后gong里送人,但一直被我母皇拒绝。”

“直到我八岁那年,母皇都没再怀上孩子,御医诊断说是我父后的问题,这下朝中大臣又以皇室子嗣人丁太单薄为借口,逼我母皇纳侍。”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父后是被人下了药,才导致不能再有子嗣。父后不愿看母皇为难,便代母皇答应了选秀。”

“说是选秀,其实不过是走过场。最后可以供母皇父后挑选的几人,都是朝中权贵的眷属,母后只选了一人。也就是现在南香国的司徒侍君---司徒岳。”说道司徒岳的时候,白宇恒俊逸的脸庞有杀气闪过。

“‘侍君’就是你母皇妃子的称谓吗?”施若充分发挥好奇宝宝的作用。

“别打岔啊,若若!”林笑笑瞪她一眼。

“没错。”白宇恒继续说:“司徒岳进宫以后第二年,我母皇便又产下一孩,无一例外,也是儿子。”

“为什么说‘无一例外’呢?”这次发问的是林笑笑。

某若翻个白眼,鄙视的想: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因为曾有位道士说过,我母皇命中无女!..他的预言,很准。后来听说母皇尊他为国师,但他不愿被权势所束缚,依旧四海为家的神晃。包括你们的出现,他也预言过。”白宇恒定看着施若说。

“什么??”这次是两女异口同声的惊呼。续而面面相视。

“十年前,也就是我母皇产下次子南宫浩的第二年,那年我未满9岁,南宫浩不到1岁。”

“空虚道长说我命中逢九遇劫,必有血光之灾。唯有一人可解,此人来自西方,只有将我送到西鼎国一个叫做凤山镇的地方,隐居起来,等此人出现。”

“只要不出凤山镇,九岁一劫可过。白宇恒是我来这以后的化名。”顿了顿,白宇恒接着说道:“道长曾经给过我母皇一张画像,说画中之人就是我的真命天女,可陪我渡劫,化解南香国的厄运。”说到这里,白宇恒意味深长的看着施若。

林笑笑惊讶的说:“你的意思是,画中人是施若?!”

施若也被惊秫了一把!忙睁大眼睛看向白宇恒怎么回答。

“没错。..当我第一眼看见若儿时,我就知道我等到了...虽然当年我半信半疑,但是在看到若儿的时候,我忽然对空虚道长深信不疑。”

“道长的话我曾经试图违逆过,换来的是母皇的以死相逼。无奈之下,我才留在这里一直等。但是暗中,我一直关注母皇的消息,司徒岳曾将希望寄托在未出生的南宫浩身上,后来知道是儿子,很是不甘,他万万没想到,其实我也是男儿身。”白宇恒有点自嘲的笑道。

“等等....让我消化一下,这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施若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难道,他对我好...只是因为怀疑我是所谓的真命天女?想到此,施若的心里居然隐隐作痛。

“那你消失了十年,你母皇怎么跟朝中大臣交代呢?”林笑笑问出心中疑点。

“母皇对外声称我得了一种罕见的疫症,需要随国师往北屹国的雪灵山中,借天地之寒灵治病,顺便习武修行,病好之后方可回朝。知道真相的人,只有四个--国师、母皇、她的近侍蓝梅、我。现在,多了一个龙子毅。”白宇恒说到龙子毅的时候眼睛微迷起。

“三皇子?他怎么会知道你的身份?”林笑笑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