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十三章 前往安城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1995 2013-08-16 10:53:47

  {鱼鱼:晕。。原本写到三分之二的文,突然家里断电了(相公说是保险丝坏了)...没保存..郁闷到S..所以,重新写过..更新迟了点...}

白宇恒回身一看,是江绣琳的贴身丫头,手里捧了两个精致的茶盒。

“小姐说了,公子平日里喜爱饮茶,这蓝色盒子里是小姐亲手备制的新鲜荷叶茶;这红色盒子里是小姐赠与车中两位姑娘的花茶,说可以补气养颜。”小丫头将盒子举到白宇恒面前。

白宇恒接过,“就说礼物我收下了,谢谢你家小姐。”

丫头行个礼便退下了。

队伍终于出发了,被江绣琳这番一闹,也耽搁了近两盏茶的功夫。

施若和林笑笑这是第一次乘马车,刚开始心里还挺兴奋,可出发不到一个时辰,两人就有点坐不住了。

这看似平坦的官道,走起来也是一颠一跛的,施若居然有晕车的迹象。

“停!”再第N次翻江倒胃后,施若终于忍不住了。

马车一停稳,施若便撞了出去,跑到路边狂吐起来。

林笑笑和白宇恒因为担心,也下车来看她。话说林笑笑也好不到哪去,虽然没吐,也是浑身酸痛,头昏脑胀的。

白宇恒边递了块手帕给施若,边说:“若儿,你还好吧?..”

施若接过手帕,冲他点点头,话都懒得说。

“要不我们停下歇会儿,等你好点了我们再上路?”白宇恒体贴的提议。

一旁骑马的蓝梅和小青也下马了,蓝梅走过来说:“前面有条溪,不如我们就到那儿停下歇歇脚吧!”

“好。”白宇恒搀扶着吐得气晕八素的某若,准备上车。

“不要,我不要乘车了!就这么点距离,我走过去好了,笑笑,你别管我,你们快上车,我想走走路。”

施若此时别提有多怀念现代的柏油路和带减震的机动车了。

“那好,我陪你走走吧!”白宇恒示意林笑笑上车,自己则牵着施若往溪边走去。

在她们队伍的后边,远远的,可见一队人马,早在出凤山镇就不远不近的跟着。

蓝梅和白宇恒一干人自然是发现了的,在白宇恒的示意下不去理会他。

远远吊着白宇恒他们队伍的龙子毅,在一早便携带着他那未过门的皇妃跟着林笑笑的使者队伍出城了。

此时见前边车马停下小憩,于是也远远的停下。

车内的准皇妃--柳嫣然可不乐意了,马车一停便怒气冲冲的掀开车帘冲着高头大马上稳坐着的龙子毅喊到:“你,究竟什么意思!”

“没意思。”龙子毅心不在焉的答一句。

柳嫣然强压下心头怒火,“请三皇子移驾车内,嫣然有话想和你谈谈!”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说的?”龙子毅淡淡到。刘嫣然顿时气结,一双凤目险些要喷出火来。

但对方是皇子,可不是丞相府那些吃饱没事干供她消遣的奴才,她也只能再次强压怒火,一摔车帘,做回车内。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想着几月前,母亲兴高采烈的回丞相府,说是珍妃娘娘邀她入宫,提起三皇子的婚事,并有意将相府唯一的女儿柳嫣然指给三皇子做正妃。

西鼎国谁不知道,自从瑾良皇后被送往国寺尘净寺修行之后。现在的后gong皇后一位悬空,权利最大的也就数最得宠的珍妃娘娘。

珍妃娘娘有意撮合她们的婚事,无非就是想利用丞相一脉的势力稳固自己后gong的位置,顺利登上皇后宝座。

自小在权贵家中打滚长大的柳嫣然又怎会不知,皇室子弟最薄情,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愿意受这等气。要知道这个准皇妃的口号也是个虚的,皇上都没亲口答应这门婚事呢,自己的身份还真挺尴尬。

都怪母亲,和珍妃娘娘连通一气,硬要她跟三皇子来什么凤山庙祈福,长途跋涉的来这受活罪不说,人家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就说昨天双七节吧,本该陪她到凤山庙祈福的某人,一早就不见了踪影。害她被下人们看了个大笑话。

今天一早又不由分说的叫她收拾东西准备回安城。想到这些她就恨得牙痒痒的!心想回到安城一定要跟母亲说,这门婚事她宁死也不会答应!

正思虑间,听到车外有马蹄靠近的声音。然后就听来人下马道:“三皇子,我家公子想与您单独聊聊,请移驾前面溪边。”

龙子毅一扬眉,道:“随后就到!”

然后对身后的护卫吩咐道:“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注意保护好柳小姐的安全。”说完策马而去。

柳嫣然在车里听得真切,猛然掀起车窗帘子,见龙子毅的背影渐行渐远。前方远处是一队人马,离得远了看不真切。

柳嫣然摔下车帘,胸中怒火难平。但是又不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追着他前去查看个明白,这个脸她可丢不起!

再气愤,也只能在车里摔摔东西罢了。......

龙子毅跟着小斯来到溪边,看见一袭白衫的白宇恒立在前面,旁边并没有笑笑美人,也没有可爱的施若妹妹。顿时有点失望。

下了马,将马绳递给一旁的小斯,‘唰’的打开折扇,潇洒的走到白宇恒身边。

“白兄找我前来,所谓何事?”在外人面前,他还是没有直呼白宇恒‘表哥’,毕竟大家都知道南宫宇此时应该在北屹国雪灵山治病学艺的。作为他儿时的至交,他又怎会拆他的台呢。

“很好...以后还是不要叫我表兄,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是见不得光的。”白宇恒转过头对他说道。

“这个自然...这么多年,大家只知道南香国唯一的太女南宫羽得了罕见的疫症,在雪灵山修行呢...就连我母妃,我也没透露过一个字哦~你要怎么感谢我?”龙子毅低声说到。

白宇恒浅笑不语,转身回走...留了个俊逸的背影给他。

“喂!你找我来就为说这事?”边问边追上白宇恒,“笑笑美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