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三十八章 杯酒释千金1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2140 2013-08-16 10:53:47

  第三十八章杯酒释千金1

就在这时候,楼下暴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久久不息..

有客人在台下大声议论着:“听李妈妈说,新来的这妞,就是刚刚演朱英台的那个,名字好像叫芙蓉呢!”因为掌声太响,这大声的议论也只有周围几人听到。片刻便淹没在这雷鸣般的掌声里了。

另一个男客立刻插嘴道:“我还听李妈妈说,今天节目结束后,大家可以竞价!谁出的价高...嘿嘿..”说着手摸下巴猥琐地笑起来。

其他人一听,心花怒放。忙问道:“价高者怎么样?是不是..嘿嘿,可以抱得美人归?啊?哈哈..”

“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听说这位自称‘芙蓉’的小妞,只卖艺不卖身啊!”

“切...都来这一套!这还不是想多骗点身价钱嘛!你看小凤仙,还不是说卖艺不卖身,现在谁不知道她是价高者得啊...哈哈..”

掌声渐渐小了下来,有财大气粗的坐客已经按捺不住了,李妈妈暗暗放出消息,让节目后竞价,价高者可得‘芙蓉’赏光陪酒一杯..

虽然彩头差强人意了点,但是对于男人而言,不正是喜欢这套吗?吃不如吃不到,光能看不能碰的,才越是心痒,越是枪手。

“我出五百两!!买芙蓉姑娘出道以来第一杯酒!”一位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站起来高声喊价。

瞬间,本还有几声拖沓的掌声余音未了,被中年男人这一声高价喊出,全场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接着就躁动起来了..

“什么?五百两银子?买一杯酒?!”有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一杯酒而已,一出手便是五百两。这要是放在穷苦人家,恐怕算得上够一家四口人一年的花销了。

“我出五百两!金子。”浑厚有力的男中音,略带点慵懒,略带点沙哑磁性,从二楼传来。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倒吸气声..纷纷抬头看向这声音的主人——

只见络腮胡子,只着一件雪白中衣和雪白褥裤,懒洋洋的斜靠在二楼某包房的阳台围栏上。手里拎个酒壶,对着壶嘴就来一口..从容淡定得仿若刚刚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楼下的白宇恒从听到第一个男人开口喊价的时候,就动怒了。没想到,还没等到他有所反应,这可恶的大胡子竟又跑出来搅局!

白宇恒现在所在的位子是场中,稍一抬头就能看见大胡子腰部以上的情况。一见大胡子只穿一件中衣,那慵懒的神态,立刻让白宇恒联想到了刚刚的‘阳台春光’事件。

白宇恒气极,本来对这家伙就没什么好感,现在他还跑来掺和一脚,真恨不得飞上去直接给他几个勾拳,教他安分点。

超级贵宾包房里的神秘男子,正和隐卫准备撤离时,忽听楼下冒出的竞价声,让神秘男子心里一阵不爽。微蹙起眉头,迈到门口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怎么,公子?”黑衣隐卫自然也听见了竞价声,他就知道这次公子不会视而不见。果然...

神秘男子并不回答黑衣隐卫的话。自顾自的走到通往阳台的门口,还是没开门,依旧坐在了刚才看戏的椅子上,凝神听着楼下竞价。

这时,小凤仙和诗若正在后台更衣。

老鸨一见更衣出来的诗若,一身纱质的白色普通女裙,依旧掩不住她浑身的灵秀气息,却更加衬托得那张绝尘的小脸恍若九天仙。

老鸨心里暗暗高兴,面上也抑制不住的堆满皱纹笑。

忽然,门外老张又在敲门:“李妈妈!李妈妈!你在里边吗?”

老鸨收住满脸的笑,一边转身一边答道:“在啊!有事吗老张?”

“你快去主持局面啊!外面又闹腾起来啦!”

老鸨急忙打开门:“又怎么了?”

老张兴奋的老脸通红,客人这么热情的捧新人的场面,忘忧楼开业也来也腥少出现过。

“外面客人们都在竞价呢!一来就有人出五百两银子,说是买芙蓉姑娘出道的第一杯酒啊!”

“真的?!”老鸨激动的两眼放精光。

“哎哟,可不是吗!第二个竞价的,更是吓死你..你猜,他出多少?”老张故意板着脸,卖了个关子问道。

“多少?”老鸨满脸期待的问。

老张伸出右手手掌,比了个五指在老鸨眼前晃晃,神神秘秘的道:“就是这个数..”

老鸨不解的问:“第一个不就出五百了吗?怎么还来五百啊!总不可能是五千两银子吧?”

老张呵呵的笑,又神神秘秘道:“是五百两...金呐!”

老鸨倒吸一口冷气...五百两金?!

坤洲大陆银矿多,金矿少。兑换率相当于1:100。

五百两金子就相当于5万两银子了!!这对于小百姓家里,可畏是天文数字了。太夸张了吧。也不知是哪位爷,这么给脸啊。

老鸨激动得快要站不稳了,忙打发老张先去稳住局面,她自己则转回屋里,想将‘芙蓉’一并带了去,好收更多票票啊。。

诗若将门口不避不讳的谈话听在了耳朵里。心里冷笑,哼,想占她便宜,门都没有!想把她当摇钱树?那更是要付出代价的...嘿嘿。

老鸨掩上门进来,见诗若若无其事的坐在桌边喝着茶。

台上她的本事,老鸨可是亲眼目睹了。心里自然也清楚这丫头不简单,这么大出戏,新颖的主意可都是她出的。把原来老版本的戏略作改动,竟然捣鼓出这样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鸨现在可不会真的蠢到,会相信她无父无母和隔壁大叔学的唱戏,小凤仙是她亲手请名师调教出来的花魁,今儿个都还败在了她的手下。这丫头,怕是有来头啊!

不过她既然愿意在这呆一天,就是她当老鸨一天的运气。其他的她也不想去追根究底,免得惹恼了这位小财神奶奶,没钱赚事儿小,得罪了有后台的客人,那可就事儿大了。

这样想着,老鸨更是堆出一脸的笑,走到诗若身边坐下。

柔声细语的说道:“芙蓉姑娘啊,你看,想必你刚刚也听到了,外面的客人是多么的给你面子啊!花五百两金子讨你一杯酒喝!这可是空前绝后的荣耀啊!你以后啊,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诗若淡笑着回道:“李妈妈说笑了,我只是客串了一下紫珊姑娘的空缺罢了。您可千万别对我寄予厚望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