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四十章 疯了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2077 2013-08-16 10:53:47

  黑色幕帘已经全部划开..

一袭普通白纱女裙装的诗若楚楚立于台上,绝色的小脸蛋,只淡淡略施粉黛。一旁是相比之下又老又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鸨。这样鲜明的对比,还真像是为了衬托芙蓉的出尘,而故意的安排。

台上那倾城绝色的女子,一头乌黑俏丽的短发,在这‘一生人只剪三次发’(就是出生、结婚、死亡,三次剪发。)的年代,女子留着短发,无疑是惊世骇俗了。

不过,再惊世骇俗的东西,一方面不容易被人们接受,另一方面却也是最吸人眼球、最容易被时代所风靡的。

不信你看,诗若此时顶着这样‘怪异’又新颖的发型出现在台上。先是让众人一愣,觉得有点出乎意料的同时,渐渐也开始欣赏这种简单中略带妩媚的发型。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明星效应’..

甚至有在台下观看的几名妓子,偷偷决定明日定要去弄个这种发型...

也是这一头乌黑莹亮的妩媚短发,深深的触动着台下某男的心弦。

白宇恒情难自禁的站了起来,这样熟悉的若儿就在台上,就在他的面前,他刚刚差点就一气之下喊出了两千两金的竞价。只为尽早结束这场闹剧!他可不想真的让若儿去陪别人喝酒,哪怕一杯,也不愿。

同样也是这一头乌黑莹亮的妩媚短发,还震撼了二楼某包房阳台上的络腮胡子。这丫头究竟还有多少意外、多少惊喜,能给他?络腮胡子极度好奇,那头简单俏丽的短发,让他瞬间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也许是见到‘同类’的共鸣感..也许是惺惺相惜?也许是觉得新奇眼前一亮?谁知道呢..

络腮胡子明明记得,初见她的时候,不知她是男是女..她头上却是有发髻的,还乱哄哄的...

乱哄哄...对,乱得还有些怪异!...想到这里,大胡子忽然明白过来了。

噢!..原来是假发套啊!哈哈,这丫头果然对他胃口!络腮胡子这样想着,更是坚定了今晚一定要将这竞价飙到底。

哪怕只是换她一杯酒...

络腮胡子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豪挥上万两银子,竟然只是为了买一个丫头的一杯酒!

不知..这要是买她的初夜,又得该是多少金呢?

络腮胡子邪笑着,又对着壶嘴喝了口酒。换了个姿势,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台上的诗若。

自老鸨带诗若登台前,二楼一间空阳台后传来那声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喊价声开始,台下再没有人出声喊价了。

毕竟只是个卖艺的妓子而已,任她芙蓉再绝色,这一千两金陪喝杯酒,已经算是极限的天价了!这便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殊不知,今天这个芙蓉,还真就是个例外了。

在老鸨假笑吟吟的对着台下说着:“一千两金,如果没人再加价的话...我可就将芙蓉姑娘,送到这位出价的爷的厢房里去用膳啦?”

老鸨边说着边朝台下四处扫视,虽然觉得不大可能,心里还是期望有人加价的。

台下一片窃窃私语声,却没有人再将竞价往上加。

白宇恒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周围,看来时机成熟了。

“一千五百两!金。”白宇恒语气笃定,温润的嗓音,此时有些激昂。

居然是他!..

刚刚赶到的小凤仙,从后台旁的过道走进大厅,刚一露面就亲耳听到了白宇恒在台下加价。不只如此,还亲眼看到白宇恒目光灼灼的看着台上的芙蓉。

一脸一往情深、势在必得的样子。

小凤仙刚见他时心里一阵雀跃,没想到,顷刻间伴随而来的却是重重的失落。

他真的来了..但是,他也和众人一般俗不可耐吗?之前听说有人出五百两竞价,讨芙蓉一杯酒,自己就觉得那人够肤浅、疯狂的了!

没想到...他亲口在自己面前,将自己的梦,一语击碎。

小凤仙失魂落魄的立在角落里,没有再向前走。

众人的视线,都被台上的芙蓉吸引了,也没有人注意到,一身华服的小凤仙静静的立在人群之后。

白宇恒这一出声,不只震惊了小凤仙,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大厅瞬间又沸腾起来!

就连台上的诗若也瞪着一双漂亮的凤目,一脸的不可思议的惊看向白宇恒。

诗若在看清了喊价的是白宇恒之后,瞬间,小脸由煞白憋气到涨红。

这白大哥是疯了吧!没事来这瞎搅什么局啊!眼看这六成的金子就要到手了,给他这么轻飘飘的一句,瞬间变成了自己人大出血..这不白白便宜了老鸨了吗?

诗若又气又急,但她现在是众人眼中的焦点,表面上不敢露出破绽,心里暗暗着急着!

这价都已经飙得这么高了,怕是不会有人再喊价了吧。看白大哥这冤大头当的..

老鸨现在可是乐坏了!看来今天这位芙蓉姑娘的魅力,真是不可小觑啊!自己这丰厚的四成,可是稳稳的拿咯...正高兴着,二楼那厢却又传来了喊价声——

“两千两金!”...

此言一出,全场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疯了,绝对是疯了..

一开始开价五百两银子的中年肥胖男子,本来是想开个高价一锤定音,也好讨得美人欢心的..

到了此刻,价格一路飙到两千两金!相当于八万两银子...是他开的价钱的N倍..

这个认知让中年肥胖男子一阵晕眩..险些没站住脚。看来这芙蓉姑娘是大有来头啊!以后自己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以免哪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鸨一听那人又喊价,兴奋中的老脸再度黑了下来...

因为,喊价的声音就是从那间空无一人的阳台后面传来的...神秘的男子,她的‘上头人’。

诗若则是‘呼’的放松了下来..只求这白大哥别再来添乱了。诗若小心翼翼的看向白宇恒,想暗示他不要再开价了!

果然见白宇恒一副郁闷的样子,似乎还不死心!诗若急了..

就在这时,二楼的络腮胡子再次投来一颗重磅炸弹——

“三千两金!!”慵懒的语气,声音却浑厚有力...

诗若和老鸨同时一喜,两人都怕再次节外生枝,情急之下,竟然异口同声的大声道:“成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