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四十六 章 离愁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2958 2013-08-16 10:53:47

  强作淡定,白宇恒结巴着,轻哄诗若:“若,若儿...你,你先起来..我们去..看月亮!”

方才白宇恒刚刚弄懂了诗若那句话的意思,就被某人一下子扑倒了。

诗若听到白宇恒说看月亮,傻笑着道:“好耶..看月浪..”依然口齿不清...并磨磨蹭蹭的在某男身上挣扎着试图爬起来...

这一过程可苦憋了白宇恒,本来就已经有了感觉..现在某女还在身上蹭来蹭去!

白宇恒深呼吸,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总算让自己冷静了一点。

虽然他很想...很想将怀中人儿紧紧抱住,深情的吻下去...

但现在不能,他怕自己克制不住..毕竟若儿还喝醉了,他不想趁人之危...

白宇恒没等诗若爬起来,便暗暗运功一手反掌单拍桌子,另一手抱紧诗若的腰,轻易的便反弹起身,立在了桌前。

白宇恒依旧揽着诗若的腰,几步来到窗前,轻轻的回头对诗若说道:“若儿,准备好了,我这就带你去看月亮。”

说罢,轻推开窗户,脚尖点地,轻飘飘的就带着诗若来到屋顶之上..

此时的四周寂静一片,头顶是广袤无垠的黑暗深邃的天空..

月儿明亮的挂在头顶,点点星光..像是洒落在夜空之上的粒粒珍珠,忽闪忽闪的很惹人喜爱。

诗若只觉得一阵飘飘然过后,人就站在了屋顶的瓦片上。

四周被银色的月光包裹着,头顶是浩瀚星空,皎皎明月。

真有点不真实的感觉..莫非是自己醉得太厉害了?

白宇恒小心翼翼的牵着她移动两步,将她安置在屋脊的瓦埂上。自己也在旁边轻轻的坐了下来。

将诗若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头,白宇恒也轻靠着她,声音轻轻柔柔:“若儿,看..月亮多美...”嘴角是满足幸福的笑意。

诗若迷迷糊糊的看着天空的明月,听着耳畔轻柔低语:“可是..再美,也抵不过我的若儿美...”

他温热的呼吸轻轻喷在耳畔,有酥酥痒痒的感觉传遍全身。

诗若便咯咯笑着,躲开..

白宇恒抱得越紧,诗若躲闪不开,便回头去看。

这一回头,唇便被一个温热的唇轻轻吻上...

由浅至深..

诗若只觉得一阵晕眩...本来就不太清明的脑袋,越加的迷糊起来。

白宇恒吻得专注,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慢慢睁开眼来看,不禁轻笑出声。

怀中人儿已经不知何时——睡过去了......

白宇恒将她轻轻放在怀里,让她睡得更安稳些。抬头看看月色,怕是已过了子时。

恐怕驿站里的林笑笑该担心诗若了..

白宇恒轻叹口气,抱起诗若跃下屋顶。结账后便径直往驿站而去。

坐在门口打盹儿的小二,一见白宇恒抱着衣衫完好的诗若出了客栈,心里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

回到驿站,白宇恒径直来到诗若和林笑笑的房门口。犹豫了半响,轻叩响了房门。

木门很快打开,露出林笑笑略微焦急的脸。

白宇恒心里顿感一阵抱歉。微笑着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林笑笑一见卷缩在白宇恒怀里熟睡的诗若,放心的同时,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再仔细看,诗若的脸上似乎有了些许的变化。

林笑笑疑惑着看了一眼白宇恒,见他因易容药水略变的面容,瞬间恍然大悟。

看来,今天他们去青楼,玩得挺开心。不知,自己又错过了怎样的精彩。

林笑笑微微一笑,表示没关系。

略微让开身,让白宇恒将诗若抱到屋里。

白宇恒径直将诗若放到了床上,并亲手帮她脱了鞋,盖上被子。做完这些,深深看了一眼她熟睡的小脸。

这才转身和林笑笑道别:“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些歇息吧!...今晚,让你久等了..”

林笑笑将刚刚他对诗若的无微不至看在眼里,唇边一丝苦笑。仍旧笑着答道:“没什么,平时我也不是很早睡的。”

白宇恒笑笑,转身欲走:“那我先告辞了。”

林笑笑点头:“嗯。”

白宇恒出了诗若房间,并未回自己屋里。而是径直去了南宫婉儿的住处。

林笑笑送走了白宇恒,关上木门,上了门栓。

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闷闷的回到床前,看了眼睡梦中还带着笑的诗若。自嘲的叹口气,便脱了鞋上榻歇息了。

......

白宇恒来到母亲门口,手刚抬起,门就开了。南宫婉儿眼含深意的看着他笑。

白宇恒心里一咯噔。这母皇也太敏感了些。

“知子莫若母..”南宫婉儿似乎为了解他的疑惑,笑笑然的说了一句。

白宇恒绕过母亲直接进了屋里,自顾自的落座于木桌旁。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才悠悠的开口..

“母亲...”只说了这么一句,便垂下眼睑叹了口气,“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

南宫婉儿关上门,走到他对面坐下,狡黠的笑着开口:“今天你特意来,应该不是为了说这个吧?..”

白宇恒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一下,脸上的淡定破攻。心想:多年不见,母后依然还能够洞察自己的心事啊!

于是尴尬的挠挠后颈,正待开口..

“你无非就是放心不下那只调皮捣蛋的诗若,不是么?”南宫婉儿再次抢白成功,且一语道破白宇恒深夜造访的目的。

白宇恒彻底无语。只好傻笑着点头。

看来,事实证明,在自家娘亲面前最好还是不要装深沉啊...果然,知子莫若母。

南宫婉儿看到儿子那傻笑的样子,终于肯在她面前卸下面具了么?

南宫婉儿轻叹口气,素手伸过去,覆上白宇恒搭在桌上净白修长的五指。心里泛起丝丝心疼..

生长在帝王家的孩子,多有不幸。她让她的宇儿小小年纪便吃了这么多苦,以至于练就了这一身超出他年龄范畴的本事和伪装。

想到这些,南宫婉儿难免会心疼自责。

白宇恒轻轻握住母亲的手,嘴角是淡淡的微笑。“娘亲,别想太多..我很好。真的。只是,今天和若儿出去,发生了很多事,让我有些怕,怕让她一人独自面对朝中的尔虞我诈,我..实在放心不下。”

“傻孩子,不是还有我和道长在吗?你尽管放心。娘亲会替你好好照顾好她的!娘亲向你保证。”

......

窗外明月渐渐偏西..

白宇恒辗转难眠。干脆立在窗前赏月..

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远处传来阵阵鸡鸣。

驿站楼下开始有了动静,有小斯已经将备好的马车牵到驿站门口。

白宇恒轻叹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

......

驿站门口,一辆豪华马车停在路边,车前是一白一棕两匹骏马。一身半旧道袍的空虚老道负手而立。与那奢华的马车显得格格不入。

诗若和南宫婉儿从门口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林笑笑和小青跟在诗若身后,离愁的气息浓浓郁郁。

几人来到马车旁,诗若转头看向驿站门口。依旧不见白宇恒的身影。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垂下眼睑,脸上的失落之色难掩。

今早梳洗时,惊讶的发现,昨天的易容药水居然没被洗掉!脸上还是昨天的样子。专门跑去问了空虚道长才知道,这药水是有时效的。3日后自然会恢复原样。这期间无论你怎么洗都没用。

南宫婉儿见诗若脸上怏怏的,心里清楚她是在等宇儿来送。轻叹口气,开口劝道:“若儿,我们还是上车吧。宇儿他...或许是害怕亲眼看着你离开,才故意避开的。”

诗若咬唇不语,心里愤愤道:这家伙,真是想让人走的不安心吗!看一眼会怎样!送一送会死啊!

林笑笑轻轻握住诗若的手,今早她交代了诗若一早上,此刻反而无话可说了。

诗若回了林笑笑一个甜甜的笑,说道:“笑笑,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白大哥。”说完,黑亮的大眼睛里已经蕴染了水汽。

林笑笑更是心里不舍,伸手给了诗若一个大大的拥抱。

南宫婉儿先一步上了马车,转身来牵诗若。

诗若转过头,最后看了一眼驿站门口,目光向上,看了看白宇恒所住的房间窗口。仍是空无一人..

心里空落落的,狠心一转身上了马车。

三人此行只带了蓝梅和另一名护卫跟随。诗若和南宫婉儿坐在马车里,空虚戴上斗笠,给两人当车夫。蓝梅和另一名护卫小蝶单独骑马跟随。

林笑笑和小青久久的站在原地,看着马车渐行渐远...

驿站门口,一袭白色衣袍绝尘而立..

白宇恒薄唇轻抿,拳头紧握...温润迷人的眸子此刻布满血丝。心也随着那马车越飘越远..

(鱼浅语:有朋友说进展太慢了,可是,鱼鱼喜欢写得细致一点,细腻的感情才能点滴渗透人心不是吗?不过,这一章我特意多码了点字,为了加快进度吧!..最后,老话,求收藏推荐啊!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