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四十三章 逃跑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2067 2013-08-16 10:53:47

  (作者:从今天起,每日双更..四千多字...大家给点鼓励吧....跪求收藏啊。。。)

在这节骨眼儿上,老鸨居然对诗若欺骗群众和她本人,并‘牵走’她六成竞价金的事件没有多大的愤怒反应,反而是对小凤仙背后搞鬼、争风吃醋、在客人面前揭穿这一切的做法非常的不满。

小凤仙要是早点知道,此举让她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话,大概此刻也就没有勇气来这里兴师问罪了。

诗若见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局面,恐怕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为今之计,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思及此,诗若大眼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被白宇恒握着的手反握紧他。另一只被小凤仙抓住的手,猛地用力一甩!成功甩掉了小凤仙的柔荑。

而后拉着白宇恒向着楼梯的反方向拔腿就跑!

白宇恒心里一喜,被诗若紧紧握住的手更紧地回握过去。下一刻便被诗若大力拉着往走廊一边跑去。白宇恒知道了诗若要逃跑的意图,一头的黑线..想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的跑路!

不过,既然是跟若儿一起,狼狈一点又有什么。

而诗若,早在之前就有留意过地形,这忘忧楼是环形建筑,她们订的那间包房是内侧的贵宾间。外侧的包房基本都有窗户通向外面的街道。

她现在一心想逃,定然不会傻傻的去走楼梯。

于是拉着白宇恒跑了一段,便停在一间外侧的包房门口,用力撞开门,想也不想的拉着白宇恒就冲了进去..

等这边的小凤仙和老鸨反应过来,诗若和白宇恒已经撞开门冲进外侧的一间包房里了。

意识到诗若的意图,老鸨慌忙的追了过去。但是哪里还来得及!

被诗若撞开的包房里,正有一男一女坐在床边上调情...突然的门被撞开,吓得女子尖声呼叫,男子则是一愣,以为是自己家中悍妻,到青楼来抓自己来了!

也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嘴里拼命喊着:“娘子饶命啊!娘子饶命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白宇恒自手被某人反握住起,就已经开始飘飘然了,此时见那对男女衣衫不整的形容,脸不由一红..

诗若忙着逃命,哪里顾得了这么许多,进门就四处找窗户,一看清窗户位置,立刻马不停蹄的拉着白宇恒冲过去,一把推开窗,拉着白宇恒就往下跳。

反正白大哥会武功,定然摔不死她们俩的。诗若是这样想的..

老鸨赶到此间包房门口的时候,就只看见了对面窗口,诗若的衣袂飘飘,白色裙裾的一角,一闪而逝了..

再一看,地上还跪着一个傻了眼的男人。而床上的白玫瑰(**名)正用脱下的衣服遮着身子,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老鸨头痛的扶额,也顾不得这里的局面,赶紧的追到窗前向下望去——

窗户下正好就是拂柳巷的街道,现在是晚上了,虽然有两旁店铺门口的挂灯照亮,但是芙蓉她们想要藏身或者逃跑还是很容易的。

而且,很显然那位冷冰冰的公子是会武功的!

只见他带着诗若轻飘飘的落地后,几个急步跃起,便消失在了拂柳巷的岔道里..

老鸨急得直跺脚,心道:都是这个心浮气躁的小凤仙!以前看着挺稳的啊!也不知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今天被她这么一闹,丢了芙蓉这一张好牌不说,只怕那厢房里的四爷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知道诗若是易容的,老鸨也惊诧了一把。但却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反而有点欣赏。

这些小手段,只要能赚到钱!又不在客人面前露出破绽,她也不会过于追究。

况且,今天‘上头那位’也是喊了价的。只怕,那位也看中了芙蓉这丫头啊!

得罪了‘上头那位’,有够她受的了!

老鸨气愤的甩了甩丝帕。

转过头来,跟还愣在床下的男客人道歉道:“这位爷,实在对不起啊!刚刚我们这里出了点意外,惊着您了吧!”

虽然老鸨心里也奇怪,这客人为什么会跪在地上..

那男的一听老鸨的道歉,立马回过神来,不是自己老婆来了就好啊!

忙从地上迅速爬起来,恼羞成怒地骂道:“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居然让人就这么闯进来了!”

床上的白玫瑰也回过神来,收到老鸨的眼色,赶紧的过来施展媚功缠住男客,连哄带骗的拉到床上去了。

老鸨嘴里道着歉,一边慢慢地退出了房间..

这时小凤仙也追到了门口,见老鸨退了出来,还心有不甘的问道:“妈妈!难道就这样让她给跑掉了?!”

老鸨心里本来就对她有怒气,此时听她这样问来,一个巴掌没收住,就直直的拍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小凤仙的脸上立刻显出了五个红指印。

“先回去后台呆着!我晚点再来收拾你!”老鸨厉声喝道,说完径直往络腮胡子的十六号包房疾步走去。

小凤仙恨恨地捂着脸,嘴角一丝鲜红慢慢溢出..

“芙..蓉!这笔仇,我记下了!”小凤仙咬牙切齿地说完,愤恨地转身朝着楼梯口奔去。

老鸨来到络腮胡子的包房里,一扫刚才的阴郁神情,换上一脸献媚的笑容道:“哎哟!四爷...您看,这里的家常事儿,让您见笑了!都是我管教不严啊!老身这厢给您赔礼了!”

边说着,边装模作样的给络腮胡子鞠了个躬。

络腮胡子冷笑着,依旧喝酒吃菜,眼睛都没抬一下。

俗话说:不怕刁蛮的,就怕冷场的!这下老鸨鞠躬的姿势僵在那里,脸上的笑容也十分尴尬。

不过,毕竟是混这口饭吃的。很快老鸨又调整了姿态,笑笑然的自顾在桌边坐了下来。

见络腮胡子不予理睬,老鸨厚着脸皮道:“四爷,您看,今天您的包厢、酒水、还有玩姑娘的钱,老身都给您免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事儿,就过去了吧?啊?”

络腮胡子抬眼扫了一眼老鸨,勾唇蔑笑道:“你以为,我会在乎这几个钱?”

老鸨额上冷汗涔涔,强颜欢笑道:“那,四爷您究竟想怎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