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五十二章 宮宴选夫1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3125 2013-08-16 10:53:47

  第五十二章宮宴选夫1

白宇恒嗤笑着摇摇头,记忆中的龙子毅是言辞幽默、性情开朗不羁的,看着龙子毅面对林笑笑时的痴傻样,又让他想起了心爱的若儿...在若儿面前,自己何尝不也是痴傻人一个呢。

林笑笑接过龙子毅的荷包,触感细润丝滑,里面薄薄的,好像真的只有一张纸片。

既然龙子毅说了,要晚上再打开,林笑笑也没细看,就直接收入了袖中。

之后龙子毅提议,说带白宇恒和林笑笑一起出去走走,他自然知道,只说带林笑笑去,她是一定不会答应的。

没想到的是,说了带白宇恒去,白宇恒却找借口,说什么昨晚没睡好,现在有点犯困。

他不去,果然林笑笑也推脱说这些天车马劳顿,着实乏累,要回去补眠。

白宇恒眨眼就龟缩回他的房间里去了,林笑笑也投了他歉意的一眼后,施施然的拖着美丽的裙尾消失在回廊拐角。

一时间,回廊上就只剩下他堂堂三皇子殿下,被华丽丽的凉在了那里。甚至连客厅都没进,茶也没喝上一杯,就被默默的下了逐客令。

龙子毅苦笑着想,也就你俩敢给本皇子脸色看,偏偏自己还甘之如饴!

********************

傍晚,夕阳的余晖斜斜地照在朝霞殿蓝底金字的门匾上,三个大字煜煜生辉。

盛夏日长夜短,酉时也就是现代的17点到19点这段时间。离皇帝邀请赴宴的时间马上要到了,朝霞殿里的丫头正紧锣密鼓的配合着小青给林笑笑沐浴更衣梳妆打扮。

白宇恒早已准备停当候在客厅,此时他正端着一杯新沏的大红袍,漫不经心的吹着茶叶沫子,一点儿也不心急。

“白公子,皇上身边的小李公公求见!”一个同样身穿墨蓝色太监服的小太监进来通报。是皇帝派来朝霞殿,供和平郡主差遣的几名小太监之一的小银子。

“快请..”白宇恒放下茶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做出迎接来人的样子。他现在的身份,不能让人看出一丝破绽。

他的谨慎小心,落在刚刚从里间迈步出来的林笑笑眼里,牵起笑笑唇角一丝苦笑。他这样谨慎,除了要摆出一副下人的样子,与自己拉开距离...最重要的,应该是为了保护远在南香国做他替身的诗若吧。

“给白公子请安..”还是早上来过的小太监,恭敬的垂首请安,抬眼看到刚从里间出来的林笑笑,又接着要跪地行礼:“给郡主请安!”

“公公免礼!”林笑笑虚扶了他一把,阻止他下跪。

“郡主,奴才奉皇上之命,前来接引郡主到御花园用膳...皇上念郡主初次进宫,对宫里环境不熟悉,所以特别吩咐奴才过来接您。”

“和平谢过皇上...李公公,那我们这就出发吧。”林笑笑微笑着说。心里感慨皇帝真是细心体贴。

************************

林笑笑心里很震撼,也很紧张...

看着这一桌桌的满汉全席,还有在座的不管是雍容华贵、花枝招展的后宫娘娘们,还是一个个英挺帅气甚至在戏台之上大展身手的皇子世子们,以及侧席的几位亲王和朝中重臣..这一切,都是冲着自己而准备的。

林笑笑没有做大人物的心理素质,感受着这一切,虽然面上强装得淡淡的,内心确是波涛汹涌,手心里全是汗。

眼角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侧席位上的白宇恒,见他似乎心有灵犀的看着自己,并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林笑笑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打气。刚刚皇帝开口说了,他的一众皇子和皇室亲王的几位世子,轮番上台献艺,或是吟诗作赋,或是挥剑弄武。

其间若是林笑笑看中了哪一位,并可将其定为此番和亲的人选。这是算对南香国,对和平郡主,最好的礼遇了。至少不是随便指一位皇子,就让她娶走,或是嫁过来。

林笑笑努力装得淡定..因为,白宇恒说,女尊国的女子应当像林笑笑认为的男子那样,处事大方得体,应付自如。至少,被选来和亲的郡主,一定是这样的。

林笑笑见台上的皇子世子们,似乎都长得挺拔英武,也有个别像白宇恒那样的俊逸斯文。他们有的见林笑笑气质不凡,长相妩媚,表演的时候便显得很是带劲,极力讨好。

也有的看起来不情不愿,或许是男尊惯了,突然让人家来戏台上表演给一女子看,还被人像挑萝卜青菜一样挑选,从小高人一等的皇子世子,自然心里不舒服,但又碍于皇命,只好屈就了。

猛见台上一身淡紫色劲装的龙子毅,林笑笑微微一怔。

只见他手持折扇,漫不经心的踱步上台,看他平日里穿长袍看习惯了,此时一身练武劲装却手持折扇,林笑笑不禁噗嗤一笑,那样子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

龙子毅站定后,朝林笑笑的方向深看了一眼,见她也正看着自己,不禁开心的一笑。这一笑直让台下的众多男子黯然失色。

接下来的表演林笑笑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从来不知道龙子毅轻功会这么的好,只见台上的龙子毅一边表演着飞檐走壁,折扇甩得潇洒自如,口里居然还念着诗...

那平日里几分慵懒几分魅惑的嗓音,此时正用同样好听的声音高声念着——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一醉醒来春又残,野棠梨雨泪阑干。

玉笙声里鸾空怨,罗幕香中燕未还。

终易散,且长闲。莫教离恨损朱颜。

谁堪共展鸳鸯锦,同过西楼此夜寒..

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

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守得莲开结伴游,约开萍叶上兰舟。

来时浦口云随棹,采罢江边月满楼。

花不语,水空流,年年拚得为花愁。

.......

林笑笑震惊得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一段不正是北宋的晏几道的《鹧鸪天》里的吗?!龙子毅怎么会...?难道...他也是穿来的?!莫非又是巧合?

林笑笑努力平复着心绪,无数疑问在心底翻腾。偷偷从袖中拿出那个紫色锦囊,她此时迫切的想知道,龙子毅会在锦囊里写什么....

一阵掌声夹杂着喝彩声...龙子毅潇洒地走下台去...

林笑笑颤巍巍的打开锦囊里的纸条——

‘选我,一定。’

林笑笑翻过背面,什么都没有,一张纸条也就这么寥寥几字。

林笑笑一阵失望...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看来,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纸条里那笃定的语句....选他?林笑笑后知后觉的茫然起来,自己还真没想过要选别人的吧...

她的表情,落在近处的皇上和珍妃眼里。有些不解,她一时激动一时失落是什么意思。

皇帝看表演差不多也过半了,见和平郡主情绪有些波动,于是开口问道:“郡主,看了这半天的表演,您可有中意的人选了?”

林笑笑回过神来,看了看台上刚刚上场的一位世子。每次上场前都有人报出即将上场的是哪位皇子或世子,以及他的年龄等等。

看皇帝等着她回答,林笑笑狠了狠心,想:豁出去了!反正横竖要选一人。

“就三皇子吧..”林笑笑垂眸,说完便将端起的茶杯送至唇边,缀了一口。

那选夫的语气仿佛在说‘今晚就吃白菜吧..’,如此淡定及随意。让在座的其他妃嫔和皇子们心里感慨,不愧是女尊国来的郡主,比起西鼎的一些男子都要有气度啊。

皇帝一听,觉得意料之中,也只是:“哦..”的一声婉转长音:“如此,甚好..”虽然心里有些不舍,这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孩儿...

不过,龙正霄也早已看出自己那三皇儿的心思,从来就没见他为哪件事如此用心过。看来皇儿这几日来的努力也没白做。那就成全他好了...

只是一旁的珍妃气愤非常,一个劲的给皇帝使眼色,听到自己儿子被选中,她一点儿也不高兴,反而一副极不赞成的嘴脸。

林笑笑只当没看到珍妃那难看的脸色,以前若儿与她讲过,珍妃是想三皇子娶承相府的柳嫣然的,那样的话,她离皇后宝座也不远了...

而现在龙子毅被林笑笑选中,无论以后是林笑笑嫁过来,还是龙子毅‘嫁’过去,对珍妃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可捞。

曾听白宇恒说起过,南宫珍儿曾一度觊觎当时还是太女的南宫婉儿的储君之位,做了许多出格的事件,激怒了她们的母皇,当时南香国的女皇。

女皇一怒之下才将她远嫁他乡,作为和亲的公主嫁给西鼎帝的。否则,按规矩,南香国与他国联姻,首先会考虑以女子为尊,男方入赘到南香国去。除非是与实力国力相当的北屹国联姻,那就要综合各项因素,双方协商了。

南宫珍儿为此很是不服气,多年都没有回去看过老女皇一眼。这种情况下,三皇子若是去了南香国,等于去投靠了她的皇姐,她南宫珍儿的眼中钉...这样一来,她的皇后梦也就彻底破灭了...她又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鱼浅语:终于啊...三皇子如愿啦~!..亲们,记得点击收藏哦~还有推荐和鲜花..么么~O(∩_∩)O~耐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