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五十八章 便宜小爹是知己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3307 2013-08-16 10:53:47

  接下来南宫婉儿又安排了新人辅佐太女,如太女太傅、太女太师、太女太保等职位。都是南宫婉儿的几位有才能的亲信,或者新提拔上来的旧臣。

“国师曾说,太女名字与生辰犯冲,导致太女身体欠安,病事不断。经国师推算,现将太女南宫羽一名更为南宫诗若,即日昭告天下,太女南宫诗若已康复回朝,日后随朕一起处理国事。”南宫婉儿中气十足的威严声音回响在大殿间。

“恭贺太女安康回朝,恭贺太女,得仙师赐名!”丞相令狐雪出列恭贺。空虚道长医仙和神算的名声在外,皇帝赐国师封号,很多人都尊称他为‘仙师’。

大殿内又起了新的一轮恭贺声..

南宫诗若在皇帝的示意下,站起来回了一礼:“南宫诗若多谢各位大人。”

待诗若落座后,南宫婉儿便道:“好了,众卿家有事启奏,无事便退朝罢。”

南宫婉儿见下面官员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知道令狐丞相和林将军这几日处理政务不少,需要她亲自批阅的奏折都已呈送到御书房去了。于是示意一旁候着的内务总管高达宣布退朝。

高达上前一步,高声道:“无事...退朝!...”尾音拖得长长的。

诗若随着南宫婉儿自侧边走下高台,身后的大殿内回响着大臣们的山呼声和恭送声。

从高台后走进大殿的侧室,这里便是一间临时的休息会客厅,虽说是临时的,却也气派奢华。

“若儿,坐下吃点点心吧。”南宫婉儿在上头的软榻上坐下来,并示意诗若坐到另一头。

经南宫婉儿这样一提,诗若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餐。顿时也觉得饿了。

“谢母皇..”说完便不客气的坐到皇帝对面,看着榻上小几上刚端上来的芙蓉酥,又看了看南宫婉儿,见她用手揉着太阳系,面容略显疲惫。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吃,便听南宫婉儿道:

“别拘谨,快吃吧!跟母皇还客气什么?”

“母皇您是不是太累了?”明明没处理多少政事嘛..诗若在心里嘀咕。

南宫婉儿回头看了她一眼,面色有些不自然,“没事...大概是昨晚没睡好..”

诗若也没管那么多,自顾自的拾起碟中的芙蓉酥吃了起来。

真不愧是献给皇帝的东西,酥松细软、入口即融,香甜适中,回味无穷...诗若半眯着眼,细细品味着。

忽然听得外面一阵骚动,就听到高总管的声音:“侍君...您不能进去,皇上正在休息...侍君..”

一般这类议政的地方,后宫侍君是不得进入的。除非有特许。比如凤后上官夜瑾..

诗若一听这动静,条件反射的看向南宫婉儿...心想,你的后宫麻烦来了,看你要怎么处理..

南宫婉儿峨眉微蹙,眼中带有不耐烦的神色看向门口,对一旁侍候的蓝梅道:“让司徒侍君进来吧..”

蓝梅倾身道:“是。”然后就出去了。

一会儿工夫,便见一位身着华服,浓眉大眼、体型高大,皮肤偏黑的健硕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十来岁眉清目秀的小正太。

诗若心里一怔,这小正太莫非就是白宇恒同母异父的弟弟?现在就是我的便宜弟弟咯?

“参见皇上..”司徒岳先给南宫婉儿行礼,然后将小正太拉过来,“浩儿,快给你母皇和太女姐姐行礼..”

小正太眉目间尽是高傲的神色,但看到皇帝还是乖乖的低下头道:“儿臣给母皇请安,母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女姐姐千岁千千岁。”虽然看向诗若的时候,眼里明显含着不甘和蔑视,但行礼还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南宫婉儿用鼻子发音道:“嗯..起来吧。”

待南宫浩起身后,皇帝道:“浩儿,母皇不在的时候,你可用功读书了?”

南宫浩一本正经的回道:“回母皇,浩儿有用功读书练武,还学会了骑马。”

“哦?是吗?才短短数日,浩儿便学会骑马了?”南宫婉儿语气里有惊喜,面上却仍是淡淡的。

司徒岳忙接过话茬:“回陛下,浩儿虽然是会骑马了,但也不甚熟练...”

“朕是在问浩儿话...”南宫婉儿冷冷地打断司徒岳的喋喋不休。

司徒岳一愣,诗若也一愣,没想到这南宫婉儿对自己的男侍这么冷。

司徒岳惊慌的就要下跪,一双美目里蓄满水雾,若是女子一定是楚楚可怜的,诗若看他人高马大的,却一副小女人的形容...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不料小正太一把拉住南宫婉儿的手,一边摇着一边说:“母皇...您不要总是骂我父君,我父君为您做了很多事呢..”

南宫婉儿头痛的扶额,一定又是这司徒岳教唆小孩子来邀功来了,忙打断南宫浩:“浩儿,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懂吗?好好跟着先生读书习武,没事不要再到你父君那里听他教你说什么..听到没有?”

也许是皇帝说话的语气强硬了些,南宫浩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皇。

“算了...蓝梅,你进来,将小皇子带回乳娘那里,把负责教他的先生找来见朕。”

“陛下...”司徒岳还想说什么,被南宫婉儿一个眼神射去,闭了嘴。

蓝梅带走了南宫浩,司徒岳还留在这里,诗若觉得自己应该消失了,说不定皇帝是要和侍君温存一下....

“额...那个,启禀母皇,儿臣突然想到还有一些事未处理,儿臣就先告退了...不知母皇可还有别的吩咐?”

南宫婉儿白了诗若一眼,道:“下去吧,朕已经让御膳房送了几个你爱吃的菜到元曦殿,午休过后到御书房来找朕,陪朕一起批阅奏折。”

诗若立即眉开眼笑,行了告退礼便脚底抹油般开溜了,这一溜才发现,这宫装在身,想走快都不容易,好在出了门就有步撵等在那儿了。

坐着步辇行在来时的路上,经过御花园的时候,被一阵悠远空灵的箫声吸引,无意间瞥见凉亭里坐着一人,手持玉箫,正在忘情的闭目吹奏。

诗若打手势示意侍儿停下,轻轻的迈步走近,生怕惊扰了陶醉在音律中的人。

原来是上官夜瑾,白宇恒的生父,自己现在的便宜老爹!

呵呵,有这么个年轻又惊艳的爹,诗若还真有点不知所措呢。

或许是感觉到有人靠近,上官夜瑾停下吹奏,轻轻转头,便见诗若立在亭子前方,一身宫装打扮,却惊艳脱俗。

上官夜瑾一时愣住,这丫头天生就有做太女的气质,那份淡定自若的神韵仿若与生俱来般。

只是...想到宫中人的命运,上官夜瑾不禁为自己那苦命的儿子叹息一声。

日后若儿做了女皇,儿子仍是逃不出自己此时的这般命运....哎..

“父后为何事叹息?”诗若不禁走过去,轻问出口。

上官夜瑾微微一笑,然后独自望向远方....那笑竟让诗若晃了神...真的很像,白大哥...

“为父是在叹息,这宫中人...如笼中鸟般的命运...”

“父后不喜欢宫中生活?”

“......但,却爱上宫中之人..”上官夜瑾唇角一抹凄绝的笑。样子十分惊艳。

“......”

诗若被这气氛弄得有些伤感,莫名的觉得失落起来。

上官夜瑾也觉得气氛凝重了,于是笑道:“若儿今日上朝,可有什么感触?”

诗若顿了顿,如实回答:“没有。”

上官夜瑾一愣,这丫头还真是直率,而且第一次上朝居然没有什么感触,神色还如此淡定。真不像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内涵。

上官夜瑾好奇的笑道:“丫头,愿意跟我讲讲你的过去吗?我居然开始好奇了...”

称呼和语气直接变了,诗若却觉得很对她的味儿。

好在方圆十米内都没有人,也不怕被人听了去。诗若也好奇这位便宜小爹,凤后身边连一个侍儿都没有吗?

“不如,父后随我回元曦殿吧,我肚子饿了,正好咱们边吃边说...”

上官夜瑾轻笑出声,“如此甚好!”

于是御花园里就出现了这样一景——

太女坐在步撵上悠哉的摇着,身后一行随从里,打头第一个便是凤后大人....且俩人还谈笑风生的向元曦殿方向而去。

以上便是好不容易甩掉司徒侍君,匆匆回到元坤殿,准备和凤后一起用膳的南宫婉儿,听到探子播报的消息...

南宫婉儿闷闷的自己用完膳,心想,诗若这丫头...不会是一来就同时抢走了她身边最爱的两个男人吧?想到这里,南宫婉儿不禁打了个寒颤...

......

元曦宫...

花团锦簇的院子里,鸟语花香、阳光明媚。

元曦殿里三人对饮,相谈甚欢..

下人们全被支走了,就连秋香也没留下来伺候。

大殿的门敞开着,从厅里看出来,院里空无一人,只有蜂蝶嬉戏于花丛之间。

诗若非常满意这份清静和惬意..

没想到来到南香国皇宫之中,还能认识一位父亲级的知己,哈哈..还有一位神棍级的师父,最最重要的是,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小片天地——元曦宫。

在这里,我是老大,我说了算!..诗若想想都会发笑。

她就不喜欢一大堆人跟在身边,感觉一点私生活都没有了。或许是因为秘密太多了吧..

诗若喝高了点,一边喋喋不休的跟上官夜瑾说着现代的一些新鲜事儿,一边不停的给三人斟酒。末了,还打个酒嗝..

上官夜瑾则是听得津津有味,对诗若口中的二十一世纪充满了好奇和惊叹。

空虚道长即便是在酒过三巡后,也仍旧那副仙风道骨的淡定模样。对于诗若的侃白,他始终是眼含包容的笑意,静静倾听。

看诗若小脸越来越红,空虚叹了口气,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殿下,你喝多了...”

(鱼浅语:诗若如意了...下一章是笑笑和小三的苦难戏....亲亲们,别忘了收藏哦~还有推荐和鲜花,荷包..么么~O(∩_∩)O~耐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