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五十九章 遇刺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3081 2013-08-16 10:53:47

  西鼎国都——安城。

安城内,大街小巷四处流传着三皇子遇刺的消息。

“天子脚下,公然行刺皇子。听说圣上龙颜大怒!珍妃娘娘更是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将刺客缉拿归案,还说...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可疑人物...”

街头的小摊贩们看着来回奔走查案的官差,相互间交头接耳的传递消息。

“是吗?哎哟,那我们最近还是避避风头好了..”

“又不是你行刺的,你怕什么呀?哈哈,看你胆小的..”一个卖油纸伞的男子笑话旁边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大叔。

“嘘...你小声点!..话虽如此,可你又不是不知道,珍妃娘娘那是出了名的刁蛮跋扈,她手下的人办事也是心狠手辣啊!”

“这又干我们什么事..”

“你傻呀,你忘了前些年卖糖人儿的阿福?他招谁惹谁了?还不是被微服出宫的珍妃娘娘一剑了结泄气!”

“这事儿我不知道!为什么呀?!”

“谁知道呢...听说是皇上纳了新的妃子,冷落了珍妃娘娘...她心情不好,出来散心...嫌阿福给她做的糖人不够漂亮...”

“天哪...这也太没王法了。”

“王法?珍妃娘娘什么来头?连皇上都对她礼让三分....得了得了,不说了...担心惹祸上身!咱这几天还是别出来卖了,等风头过了吧啊!”

说话的两个小摊贩边说边开始慌忙收拾东西,生怕被官差当作行刺皇子的刺客。

却不料,怕什么来什么——

“喂!你们俩...就是你们,站住!”路过的两位身穿衙门制服的官差叫住欲走的二人。

“官..官爷,您,您有何事?..”卖胭脂水粉的大叔,身上扛着装货的袋子,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颤着声问道。

“你们二人是做什么的?大白天的鬼鬼祟祟做什么?”

“官爷..我们是卖货品的小摊贩,您行行好,让我们回去吧。”

“摊贩?...做了什么亏心事要如此慌张?我看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良民...带回去审问!”说罢,二人一人一个,将两位男子押了起来。也不顾二人喊冤叫屈,直接送往衙门问审。

消息传了开去,一时间,安城人心惶惶。

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街头小乞,都战战兢兢度日,生怕圣颜不悦,届时迁怒于人。

......

清晨...

西鼎皇宫,三皇子寝殿内...

林笑笑形容憔悴,整夜和衣守在昏迷的三皇子榻边。此时已经支撑不住,伏在床边昏昏睡去。

白宇恒身后跟着端了早膳和药碗的丫鬟,进屋后丫鬟像平日一样将托盘放下便退了出去。

白宇恒轻叹一口气,将一旁的薄毯轻轻披在林笑笑身上。不想还是惊醒了笑笑。

她睁着红红的双眼看向白宇恒,声音纤细:“白大哥...”

“快起来吃点东西,然后回朝霞殿歇着吧..这里自有御医照料,你尽可放心。”白宇恒心疼的说道。

林笑笑郁郁的转过脸,看向床榻上面无血色的龙子毅,心里一阵内疚...还有丝丝心疼。

“都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你说他会不会...”林笑笑声音哽咽。

“别乱想..御医不是说了,不出意外,今日应该会醒过来吗?”白宇恒出声安慰。

笑笑守了龙子毅两天,白宇恒不放心,也陪着她熬了两天。此刻二人都是一副憔悴的形容。

“来,先喝点粥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守下去。”白宇恒见劝不走她,只好先哄她吃点东西。

林笑笑点点头,起身至桌边坐下,接过白宇恒手里的粥碗。

“怎么只有一份?你的呢?”林笑笑见桌上的托盘里只余下一碗黑色的中药。

“我已经吃过了。”白宇恒温声道。

见林笑笑终于安心吃点东西了,白宇恒放下心来。端了药碗,坐到榻边,用白瓷小勺舀起一勺轻轻吹着。

三天前,龙子毅见天气不错,顾念林笑笑在宫里闷得慌,便约了白宇恒,提议带笑笑乔装出宫去踏青游玩。

白宇恒见林笑笑一副神往的样子,也就答应了。

他们去了安城郊区,湖上泛舟、岸边垂钓。本来玩得挺尽兴,回到安城逛了一会儿,龙子毅提议去香满楼用晚膳。

不料,就在香满楼遇的刺。

当时事发突然,三人正一人一方坐着吃饭。

突然,龙子毅瞥见林笑笑身后邻桌有异样,一位正假装吃饭的女子猛然转身,从袖中抽出匕首就要刺向林笑笑!

坐在笑笑对面的白宇恒正饮茶间,便见一旁的龙子毅突然扑过去一把推开林笑笑,那把铮亮的匕首便没入三分之二在他胸膛!

一时间,香满楼里一片混乱!

尖叫声、呐喊声、桌椅碰撞和餐具摔碎的声音混成一片..

没等暗处保护的影卫和白宇恒出手,那行刺的女子大惊失色的同时,已有一枚带毒的飞镖刺穿她的喉咙!女子当场毙命。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杀人灭口!白宇恒第一个反应过来,迅速朝着飞镖投来的方向追去,见有南香国一方的影卫和西鼎皇宫的影卫也追了去,白宇恒放心不下林笑笑,便又折了回来。

返回来时,见林笑笑半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怀里昏迷过去,却唇角含笑的龙子毅...

回宫后,唯一的儿子遇刺,命在旦夕!珍妃险些昏死过去,逐迁怒于林笑笑,那杀人的目光恨不得活剐了笑笑。

但,见名为空虚亲传弟子的白宇恒,冷冽着眼寸步不离的守着,南宫珍儿深知杀林笑笑不易,只好假意先将全部精力用在缉拿元凶一事上。

......

思绪回转,手中的药碗已被林笑笑端了过去。

白宇恒抬眼,对上林笑笑一双微红,却专注认真的眼。

“让我来吧...”

白宇恒起身,让林笑笑坐在榻前,便见她神情认真,一勺一勺的将药吹凉,喂进龙子毅口里。

现在龙子毅已经能自己咽下药汁了,起初连药汁都无法喂进,都是林笑笑嘴对嘴一口一口将苦涩的药汁渡进他胃里的。

没办法,当时龙子毅命悬一线,御医说匕首再刺偏一寸,就是心脏的位置了...林笑笑真的后怕,也很心疼..

况且这致命伤也是为了救她所致。

白宇恒看在眼里,心下五味杂陈。不知该为笑笑终于看清自己的心而高兴,还是该为失去这样一位红颜知己而失落。

思及此,白宇恒默默在心底抽了自己一耳光,不是还有若儿吗?他最爱的若儿...这样想着,心里渐渐开朗起来。

见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已经见底,白宇恒接过药碗,对林笑笑关切道:

“笑笑,这里有我守着,你回去歇息去罢,你已经两天没好好睡了,看看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

林笑笑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我没事,白大哥...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在这里趴一会儿就好,你回去歇着吧。”

白宇恒见拗她不过,只好作罢。自顾自的走到只一屏风相隔的外间,拿出一本随身携带的医书,看来打发时间。

林笑笑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榻上那张苍白却仍然妖孽的脸庞。

往日总挂在嘴角的邪魅笑意不复存在,他静静的躺在榻上,半点儿也寻不到平日里那生机勃勃、总想着法子逗她开心的三皇子的影子。

林笑笑一阵难过,默默的伏在他手边,轻轻握住他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心里默默祈祷:

龙子毅,你一定要醒来....我可是亲口答应要和你成亲的...你可不能失约啊!..

连续几天精神紧绷,林笑笑伏在榻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龙子毅只觉胸口锥心的痛,眉头皱了皱,脑海中意识渐渐清明...

犹记得他与林笑笑湖上泛舟,笑笑开心的样子记忆犹新..脑中忽然闪现一个白衣女子高举匕首,向着林笑笑背心刺去!

龙子毅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金色的帐幔...感觉手上传来温暖的体温,龙子毅看向榻边..

入眼便是伏在锦被上熟睡的美人脸...而自己的左手被她紧紧握在手里...

只见熟睡的林笑笑秀眉微蹙,长长的睫毛垂下,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扇形的阴影,朱唇紧抿,即便在睡梦里,面上仍是萦绕着淡淡的愁思。

白宇恒心内涌起一阵感动..

眼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她竟然为了守护自己,睡着在自己榻边...还有,那面上淡淡的愁思..也是为了自己的伤势吧?

龙子毅眼里满满的柔情蜜意,还有掩不住的兴奋..若不是胸口伤势严重,他此刻一定会高兴得蹦起来的!

白宇恒听得里屋有异样,收起书本轻轻走至屏风边,便见床榻上本是双目紧闭的龙子毅,此时睁着一双满是柔情的眼,呆呆的看着伏在榻边熟睡的林笑笑...

而笑笑双手握着龙子毅的手掌..

白宇恒心下微乱,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龙子毅眼角瞥见屏风后闪过白色长袍的一角,心下自是明了。

吃力的伸过右手,轻轻抚上林笑笑的脸颊...

“子毅!...”林笑笑在梦里见三皇子醒来,用一双温柔的眼深情的看着她,林笑笑不禁高兴的叫出声来。

朦胧的睡眼里有掩不住的欣喜,一抬头,便撞进梦中那双温柔的凤目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