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夫君们,等我归来!

第六十一章 请高抬贵手

夫君们,等我归来! 鱼浅语 3154 2013-08-16 10:53:47

  第六十一章请高抬贵手

珍妃心下暗喜,接着道:“哎,那皇儿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了,说不定你进门之后,接二连三的便会有别的男子进门,尊称你一声‘哥哥’..”

南宫珍儿故意将‘哥哥’二字咬得轻柔婉转,让听着的龙子毅不禁打了个寒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怎么样?即便是这样,你也非要和她成亲吗?”南宫珍儿一副吃定龙子毅不会同意的嘴脸。

要知道,在男权国度皇宫里长大的龙子毅,天潢贵胄的身份,只见过父皇后宫不断进新人,哪有见过哪位娘娘招男宠的?那在男权国简直就是找死。

然而,他的回答和反应再次出乎珍妃的意料..

只见龙子毅突然间表情变得严肃认真,似在自言自语:“如果,那是她喜欢的...本皇子也会尊重她的选择。”

这下南宫珍儿彻底崩溃了,原本还抱有一丝打消儿子想法的希望,此刻完全覆灭。

珍妃气极,不住的点头,口中已经气结道不能言语了。她想若是再继续待下去,一定会被这倒霉儿子给活活气死!

“好,好,好....看看本宫生出的好儿子!哈哈哈,你还真是个痴情种啊!没出息的家伙!...你...好自为之吧...”

珍妃终于认输了...她为她唯一的儿子做了这么多,结果这一切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为了不让他‘嫁’到女尊国去受委屈,她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冒死与丞相合谋....虽然这里面也有她自己的私心..

此刻珍妃却突然感到很无力,她没有了争的动力,突然不知道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看着母妃颓败离去的背影,龙子毅重重叹了口气,以至于牵得伤口隐隐作痛。

这次的遇刺事件,他自己也隐隐猜到几分。自己母妃的个性,他很了解。她所做一切他都可以包容理解。

但是,如果这次受伤的是林笑笑,他绝不会放过参与谋害笑笑的另一个人!

母妃以为他终日醉心诗酒风月,不问政事便什么也不知。

其实他心如明镜。

只是对这一切都没有兴趣,不想过问罢了。

但如果要动他在乎的人,即便对方是他的母亲...他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

三日后的清晨...

龙子毅早早便起身用膳,今日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加之这几日静养又勤换药,御医天天亲自照料,他的伤口也没那么疼了,反而有些微微发痒,御医说,这是伤口愈合的好征兆。

龙子毅一连躺了几天,实在闷得慌,很想下榻去走走。

自那天被珍妃和皇帝等人撞见起,林笑笑便再也没来看过龙子毅,龙子毅心里却满满的欢愉。心想,她定是极难为情的,也就让她避几日吧。

而母妃自从那晚颓败离去后,也没再来看望过自己,听下人说母妃回去后就病了一场。

龙子毅有伤在身,也不便去看望她,心想这样也好,母亲那跋扈的性子,病了的时候该会讨人喜一些。

反正有二皇子会替自己这个亲儿子去看她,这样也更好。若是自己真去了南香国,以后回来的机会也就少了。

二皇子虽然深藏不露,心终还是善的。希望到时候他能念在母妃的养育之恩上,放过母亲....

其实,龙子毅从来无心争储,反而暗中帮助二皇子龙子涵在某些事件上博得皇帝欢心。

龙子涵也是个通透的人,自然知道龙子毅此番做法的用意,无非是为他那作恶多端的母妃弥补过失,为她积阴德罢了。

龙子涵有自知之明,若不是龙子毅有心相让,以皇帝对龙子毅的宠爱,还有珍妃在后宫的地位,就算他二皇子再出色,储君之位于他,也是半点关系也没有的。

于是龙子涵也承了龙子毅的这一份人情。

龙子涵的想法是,江山亦好,母仇也必报!他能为三弟做的,便是到时候给他母妃个痛快罢了。

想来,龙子毅也是个明白人,他母妃的所作所为,自然也是了然于胸的..

......

龙子毅让丫鬟搀扶着,从榻上下来,想到院里走走。

迎面却撞上一袭白衫胜雪的白宇恒,龙子毅不禁将目光探向他身后。

“不用看了,今日也只有我一人前来..”

虽是意料之中,眼里还是难掩失望之色。

白宇恒见他眼巴巴看外面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

“既然三皇子已经能下床了,不妨一起出去走走?我俩也好久没有对弈了。”

龙子毅唇角微扬,道:“好啊,那咱俩便到望月亭去对弈几局,如何?”

白宇恒淡笑着:“如此甚好!...三皇子,请..”

......

三皇子的太乙宫,与林笑笑暂居的云景宫,是比邻而落的两座宫院。

而龙子毅口中的望月亭,正介于两宫之间的云水池畔。

云水池是西鼎皇宫中最大的一个湖泊,上次林笑笑在宫宴选夫之夜赏荷,所处地段便是与望月亭遥遥相望的对岸。

时值七月底,正是浓夏季节,望月亭脚下的池水中簇簇荷花争放,池岸边排排垂柳妖娆。

望月亭内对弈的两人,一个白衣胜雪,一个紫袍妖魅。边上候着三四个丫鬟,瓜果甜点,配上香茗,当真惬意悠然。

......

林笑笑在朝霞殿里足足闷了三日,今天突然想看云景宫外云水池里的荷花。于是叫上小青,换了一身轻便的浅蓝纱衣,心情顿觉豁然开朗。

出了云景宫,顺着垂柳池岸漫步而去,清新湿润的空气里有淡淡的荷香..林笑笑微微仰起头,深深吸进一口清新的空气,顿时陶醉的半眯了眼。

小青只是安静的跟在她身后走着。

突然林笑笑转过身来,面带笑容轻声问小青:“青儿,你会唱歌吗?”

小青一愣,头一次小姐称呼自己“青儿”,什么?唱歌?

小青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会...”

林笑笑微微失望,但,却没有因此影响她的兴致,“那么,你家小姐我,今天就唱首歌给你听罢。”

“啊?”小青微微惊讶。便听林笑笑那柔韧优美的歌声在云水池上荡漾开来——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

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

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

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

龙子毅手一抖,一颗白子便落在了棋盘上。

“你输了。”白宇恒落下一子,将龙子毅逼至绝地。

龙子毅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回首在烟波碧柳的岸上搜寻起来。

“你棋艺不精,且棋品有亏...如此心猿意马,还不如不下的好。”白宇恒洋装不悦。

龙子毅却宛若未闻,只顾得侧耳倾听,还将食指竖起放在唇边道:“嘘...你听——”

云水池上若隐若现的歌声飘飘忽忽传来...

...

谁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

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

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

等你宛在水中央....

......

曲毕,龙子毅蓦地站起来,用力过猛导致伤口隐隐发疼。他眉头紧蹙,对白宇恒道:“这歌声....感觉好熟悉。”

白宇恒轻呷一口茶,淡定若仙子般漠然。

“你不会告诉我,你没听到有人在唱歌吧?”龙子毅一副‘你别装了’的表情。

白宇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回答的驴头不对马嘴:“我今天找你来,是有要事相谈的。”

龙子毅听得歌声嘎然而止,心下微急,但偏偏白宇恒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情,似乎真有什么重要的事。

龙子毅心一狠,一甩衣袍坐了下来。

“说罢,什么事?”

白宇恒心下微定..

其实他做的位置刚好面对着云景宫的方向,从林笑笑唱歌开始,他就已经看见斜对面烟波飘渺间的林笑笑和小青二人。

但他不想在这件事未解决前,让林笑笑和龙子毅有过多的接触,所以一直在转移龙子毅的注意力。

“关于前几日,我们在香满楼遇刺一事...”白宇恒微微停顿,看了一眼龙子毅瞬间黯淡的神情。心下更加确定他已经知道此事的幕后主使。

“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

龙子毅优雅的缀了一口茶,明明是关切的句子..语气却淡漠得如同在说:“你自己看着办..”一般。

“呵...”白宇恒轻笑出声,“真是有趣...第一次听到被刺的人,要求对刺客高抬贵手....最可笑的是,让一个局外人高抬贵手?...”

“你明白我的意思....好在,他们没有得逞,受伤的不是笑笑...所以,我都不追究了,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谢了..”

龙子毅站起身时轻拍了拍白宇恒的肩膀,一句‘谢了’说得洒脱淡然,仿佛被刺杀的那人不是他。

“要走?..”白宇恒仍旧微笑淡然。

龙子毅头也不回,语气又恢复了那个洒脱不羁的三皇子:“去看美女...”

......

林笑笑和小青正在纠结于,要不要划着眼前这只,从荷叶下荡出来的小木舟去湖心采莲...

林笑笑无限神往...小青则是担心宫里规矩甚多,不能尽兴,而且,她们都不太会划船!

此时,林笑笑已经上了小木舟,不禁想起前几天和三皇子、白宇恒去城郊湖上泛舟,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小青正想劝林笑笑还是别去了,担心她们二人划不出这舟来...

正要开口,忽见岸边款步而来的三皇子,一手做着禁声的动作,一手做着让小青退下的手势。

小青犹豫了一下,还是悄悄的退了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