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深苑浮影

丢脸丢大了

深苑浮影 雪卿儿 2330 2013-06-03 17:01:55

  小贵子见主子一脸高兴的走出来,必定是主子去嘲笑了沐青宛一番。他笑着脸凑上楚临渊身旁问道:“主子看起来很高兴。”

“哈哈,那当然。”楚临渊边走边笑道,自己刚刚狠狠的嘲笑了沐青宛,当然高兴。又止住笑对小贵子说:“去,去把沐大人叫到前厅来,就说朕有事找他。”

“是。”小贵子一溜烟的就跑不见了。

前厅内。

楚临渊来到前厅,见沐贺恭敬的站在主位旁,便长袖一挥霸气的坐在主位上。

“老臣参见皇上。”沐贺上前一步跪在地上行礼。

“沐大人请起!”楚临渊微微一笑。

“谢皇上。”沐贺起身恭敬的站在哪。

“沐大人坐吧!”

“老臣不敢,老臣站着就行。”沐贺一惊,诚惶诚恐回道。

“没事,朕叫你坐你就坐。嗯?”楚临渊知道他的顾忌,俊美的脸上露出微笑,手微微抬起。

既然皇上发话了沐贺也不好推辞,颤颤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朕,此次出京,表面上是来游玩,实质上是来体察民情。”楚临渊认真的说着,眼睛瞟向沐贺,似乎有寓意说道:“沐大人,你说呢。”

“是,皇上爱民如子,宽厚仁慈,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大楚则能繁华盛世。”沐贺似乎察觉到了楚临渊的意思,不由的坐直身体拱手道。

楚临渊深邃眼眸里不经意划过一丝寒气,嘴角勾起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意,道:“沐大人也会说这些冠冕堂皇之词……”

沐贺知道这才是重点,心中一急,刷一下的站了起来,跪在地上,慌忙说道:“皇上,老臣所说句句是老臣内心之词,并没有欺骗皇上,请皇上明察……”

楚临渊依旧是那副笑容,他从椅子上起身,扶起沐贺,说道:“沐大人,朕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大人不要当真。”

沐贺白惊慌了,原来是开个玩笑,等楚临渊端坐在椅上,他才调整好心情,心想,这个皇帝果然聪明,他也不好隐瞒了,向楚临渊供手道:“皇上,老臣有话要说。”

“沐大人,有什么话,尽管说。”楚临渊深意一笑。

“老臣虽为顺城知府,但恶霸横行,百姓苦不堪言,老臣却无能为力,深感愧疚。”沐贺抱拳低头凄声道。

“恶霸?你所指何人。”楚临渊目光灼灼的看着沐贺。

“大太监王忠的女婿,钱百万。”沐贺像是深思熟虑后才说来的。

“哦?是他?”楚临渊出呼反常的惊讶道。

“是,老臣不敢欺骗皇上,那钱百万仗着他王忠岳父的势力在顺城横行霸道,无恶不做,强抢民宅,欺民霸女等恶事”沐贺将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全部都愤愤的说了出来。

他冷峻的钩住嘴唇,深邃的眼眸里透着一股愤怒,激动之下大手重重拍了拍椅柄,自责又愤怒的说道:“朕眼皮子底下竟出现如此之人,真是朕的过错。”又愤怒的看着沐贺大声斥道:“你身为一方知府为早不何不向朕禀报。”

这一声吼把沐贺吓了一跳惊慌的跪下保持镇定高声道:“怎么不报,老臣几乎年年上奏折禀报,可没次上去的奏折都毫无音讯……”,眼前的这位皇帝的性格他琢磨不透,前一秒正跟自己颜悦色的谈话跟朋友般,下一秒就愤怒无比跟仇人般,唉,君王就是君王,君王多变。

“什么?该死!”楚临渊强压住怒火,手捏成拳头,越捏越紧,狠狠的拍着自己的大腿。“那就任由他横行下去吗?就没人能制住他吗。”目光如炬般盯着沐贺道。真是朕的过错,竟不知这点。

“只能请皇上为顺城百姓做主阿!”沐贺将头磕在地上请求道。

楚临渊双目微闭,嘴角钩起成新月弧型,冷峻的脸上稍许悲痛,无奈,自责,深深悔道:“谢沐大人的直言,这真的朕的过错呀!朕一定改!”

“不知者无罪,这也不能怪皇上。”看见他这么自责,沐贺心生崇敬,果然是位好皇帝,心系百姓,爱民如子。

楚临渊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起身扶起沐贺,目光缓和看着他道:“难为你了,这么多年为顺城百姓操劳。”

“老臣不敢……”

“好了,你先退下吧,朕自己到街上走走。”

“是……”

…………

房间里,沐青宛从床上爬了下来,她实在是太无聊了,在不出来走动走动,怕会闷死。她身穿一件淡紫色纱裙穿,一头锦缎般的秀发随意的散在背后,只戴了根兰花簪子,美丽的脸上未施任何粉黛,简单的装束显清淡又不失优雅。

她忍着疼痛一拐一拐的走出房门,手扶着墙往前慢慢走着。

唉,没有束梅在身边陪我的日子真是难受,按理说她都走了四五天了应该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丫头跑哪玩儿去了,哼,等她回来,看我怎么教训她,嘿嘿!

她走到兰花盛开后花园,着那一朵朵绽放的兰花,妩媚清雅,摄人心魄。夏日的兰花更展现着她的个性,像那身材优美的少女,有着美丽的容颜,一头飘洒的秀发迎着季节的风在飞舞,目光是那样的迷人,不用华丽的色彩装饰,依然有着高洁而俏丽的独特魅力,更让人喜欢。

她喜欢兰花的淡雅幽静,美艳又不张扬,和美艳冷傲,像谦谦君子,象征着一切美好事物。兰花也应有高洁的品性而受到她的喜欢。

她放松了心情,坐到了秋千上秋千,这个秋千还是束梅跟她一起做的,她最喜欢玩这个秋千,应为没人在后面推着她,只有自己推着自己,慢慢的秋千荡起,她闭着眼眸享受着。

“兰为王者香,芬馥清风里。

从来岩穴姿,不竞繁华美。”突然从她身后传来一清脆的声音。

沐青宛一听到这诗句,一怔,猛的一睁开眼睛,从秋千上跳了起来转过身去。没想到竟然是楚临渊,他面带着邪邪的笑容一步步的朝她走来。

沐青宛看见他就跟看见鬼一样的害怕,心里一阵紧张慌了神,她本能反应像后退着,而楚临渊朝她越走越近,她顿时心里发麻。

这小子到底想干嘛呀,一步步紧逼着我!

她快被逼到墙角了,沐青宛警惕又紧张的看着楚临渊。

完了,没路了!

“你,你,你别过来,你,要干嘛呀……”沐青宛屏着呼吸,结结巴巴的说道。

离她越来越近,楚临渊将头凑进已挨到墙角的沐青宛,用手指在她脸上点着,仔细的打量着她,然后坏坏的笑道:“不仔细看,你这母夜叉还挺漂亮的,怎么,你的板子伤好了。”

这时,沐青宛的第一反应推就是重重的打掉他在自己脸上点来点去的手,在一把推开他的身子想跑掉,可是她一激动摔到在地,浑身骨头吱吱作响。

妈呀,屁股好痛,爬不起来了!完了,自己竟然在这个混蛋皇帝面前丢脸,真是太衰了,他一定会嘲笑自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