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深苑浮影

秀女

深苑浮影 雪卿儿 1789 2013-06-03 17:01:55

  乾清宫大殿上,楚临渊端坐在龙椅上,眼神似乎些许懒散,他认真听着现在下面的说话的萧蔚。

“皇上,卑职这几天的观察,那王忠果然居心叵测,心怀不轨。”

楚临渊剑眉一挑,懒散的眼神变的目光如炬,盯着萧蔚,道:“哦?你且细细说来!”

萧蔚晗首,郎声道:“据卑职得知,王忠竟暗中与南瑞国联系,甚至和谋计划着什么,想必已经勾结在一起了。”

楚临渊一听,冷峻的脸上一沉,大手重重的拍在桌案上,压住怒火,低声吼道:“他果真这么大胆,竟敢勾结南瑞国。”

萧蔚看了他一眼,抱拳,低头垂眸道:“这个卑职还不能确定,还得待卑职继续查探。”

楚临渊平复心情,道:“好!你继续去监视王忠,若他有什么企图,立刻像朕禀报。”

“是,皇上。”萧蔚抬头说道:“皇上,此次秀女中也有南瑞国的人,皇上可要纳作嫔妃。”

这令楚临渊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大楚和南瑞开国皇帝乃是生死之交,在立国之后两国皇帝便宣称两国世代友好,可以相互连姻。所以大楚王朝许多嫔妃都是南瑞人,连楚临渊的生母,当金太后也是南瑞国郡主,下嫁先帝为宸妃。

“区区南瑞不足为患,你还是盯紧了王忠。”

“是。”

“好了,你先退下吧,有事在召你。”楚临渊挥了挥手。

“是,卑职告退。”

萧蔚恭敬的对楚临渊作了一礼规矩的退出乾清宫。

南瑞国主,你竟敢违背誓言,若真如此,朕一定不会放过!

“皇后娘娘到——”殿外传来太监的声音。

上官澜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道:“臣妾参见皇上!”

“起来吧!”

“谢皇上!”上官澜问道:“皇上可是将沐青宛带到乾清宫了。”

楚临渊懒散的靠在龙椅上,说道:“皇后,怎么了?”

上官澜道:“没事。只是臣妾听宫女仪儿说皇上将沐青宛给带走了,臣妾还是担心,所以亲自过来问一问。”

楚临渊钩起嘴角,淡淡一笑,道:“皇后就为这是来找朕?”

上官澜一笑,道:“是。”又说道:“皇上打算怎样安置沐青宛。”

“当朕的贴身宫女,伺候朕!”

“哦。”

“对了皇后,你刚才说的那个叫仪儿的宫女呢?”楚临渊脑海中又浮出那娇小可人的身影,不禁问道。

“在臣妾宫中,如果皇上要,臣妾马上派人给传来,送给皇上。”

“那,就有劳皇后了!”

上官澜垂着头微微一笑。

…………

钟粹宫,是秀女居住的地方,虽不怎么华丽,但是还是比较宽敞,同时住进一百名秀女也不为多。

东院里,华容宁拉扯着一名秀女凌湘的手腕,宛然一副抓贼拿赃的架式:“你这个小偷,就是你偷了我的翡翠手镯,你还不承认!”

“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不是我。”凌湘急的快哭了,辩解道。

华容宁冷冷一笑,尖酸刻薄的说道:“哼,就你跟我住在一间屋,而我的手镯就是在房间里不见的,还敢说不是你。”

凌湘急的小声哭了出来,说道:“我真的没有偷,你冤枉我了……”

在一旁观看的秀女都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助凌湘,都在看着好戏。

“我冤枉你,明明就是你,还敢狡辩。别哭了——”华容宁见凌湘哭,便很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腕,大吼了声。

凌湘吓着了,慢慢停止了哭声,弱弱的低下头,道:“我真的没有偷你的手镯,真的没有。”

“你。”华容宁气极了,挥手一巴掌打在凌湘的脸上。

凌湘被这没有防备的巴掌惊住了,自己和她同为秀女,她怎么能打自己,不时觉得委屈的很,又懦弱的不敢反击,只捂着脸哭着。

旁观的秀女们也看呆了,都不敢说话,反正她们知道华容宁肯定是有厉害的身世背景的,所以都不敢惹。

“怎么了,怎么了,哭什么哭阿——”这时,钟粹宫的管事姑姑严嬷嬷走来,看着正哭的凌湘凶道。

“姑姑,那个秀女她偷了我的手镯,尽然还不承认,我只是教训了她一下。”华容宁冷冷的看了凌湘一眼,若无其事的说着。

严嬷嬷冷冷的瞪着凌湘,道:“你真的偷了她的手镯。”

“嬷嬷,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凌湘抬起头,一脸泪水的看着严嬷嬷说道。

“她就是个小偷,嬷嬷,你相信她。”

这时,华容宁的丫头小莹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手那些翡翠手镯到严嬷嬷跟前道:“嬷嬷,找到了,奴婢在凌湘的穿下找到了这个翡翠手镯,证明她就是小偷。”

华容宁得意的笑了笑,说道:“嬷嬷,你都看见了,证据都有了。”

严嬷嬷看着凌湘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凌湘看着小莹手中的手镯,一脸的不相信,和不可思议,使劲摇着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手镯怎么会在我的床上,我是被冤枉的,冤枉的,嬷嬷。”

严嬷嬷不听她解释,直接大叫了声,“来人,秀女凌湘行盗窃之事,现被抓住,即日起发配到浣衣局劳役。”

“是。”几个内监走来,将凌湘架住,托了出去。

华容宁满意的笑道:“谢谢嬷嬷为我们除去了小偷。”

“为小主效劳,是奴婢的荣幸。”严嬷嬷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