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艳绝天下

第010章 大闹后宫 (上)

艳绝天下 凤幻影 3184 2013-07-02 09:19:41

  兰宁宫,玉柔愤怒吼道“你说什么?倘若大王三天不出兵,太后就要杀了我奶娘。”

“是,太后嫌公主做事太慢了,现在连北燕的公主都怀上龙种了,太后已经等不急了,现在西商已经攻打到玉林关了。”

“什么?”怎么这么快,难怪她等不急了,“你回书信给太后,让她给我五天时间,五天之内我一定会做到。”

“是,老奴这就去回太后,老奴告退。”李嬷嬷行个礼。

秦玉柔起身站起来,她不能等下去了,龙赫是她唯一的王牌,他必须逼他出兵,这个世上除了奶娘,她谁都不在乎。

夜晚时分,兰宁宫,一名身穿浅蓝色纱衣女子坐在凉亭下弹琴。

龙赫慢慢走上来,一曲作罢,“很美的琴声,不过爱妃不觉得这琴声太过凄婉了吗?”

“这琴声是用来祭奠我们南阳战死沙场将士的,,,”秦玉柔跪了下来。

“柔儿,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龙赫伸手欲拉她起来,她摇头拒绝了。

“玉柔恳求大王出兵助南阳一臂之力。”

“朕已经修书让南阳退兵了,你还想朕怎么样?”

“可是西商王并没有要退兵的意思,大王,臣妾知道东莞将士生命在你心中是很重要,可是南阳将士生命在奴婢心中又是何尝不是呢?”

“柔儿,那在你心中把朕置于何地,你又没有替朕想过?”他感觉道自己很受伤,为什么她只看到南阳人民,却没看到他对她的疼惜,为了她甚至不惜得罪了西商。

“只要大王出兵助南阳,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哪怕为奴为婢我也愿意,玉柔恳求大王出兵。”

“哈哈,,,”龙赫大笑出声,原来她心中根本就没有他,她只想把他当做对付西商的工具。

他愤怒的用手抬起她的下颚,“好美的一张脸,你以为你可以用美色来迷惑朕吗?那你错了,你在朕的眼里什么都不是。”甩开她的脸,一挥长袖便离开了这里。

储秀宫,魏雪景将一盆水泼到沈静的身上。

沈静醒来后发现已经被捆绑着,她望着魏氏姐妹,“你们这是绑架,我会跟大王告发你们的。”

“告发我们?”两个人哈哈大笑,“只怕你有命没命出去都不一定。”魏雪景说道。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沈静不由得有些害怕。

“干什么?你只要说出秦玉柔来东莞的阴谋,或者按照我们交代你的那样去告发秦玉柔,我们就放了你。”魏雪景说道。

“你们想都别想,我宁死都不会出卖淑妃娘娘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哦?是吗?看来得让你吃点苦头才行。”说着魏雪艳拿出银针,魏雪景拿了几根银针就往她身上扎。

“啊,,,”沈静痛的大叫道。

第二日,祥和宫院内,王后设宴招待三国的公主,大王,王后坐在上位。

“真是不好意思,因为身体虚弱一直从未接见过四位妹妹,今日备点茶点同四位妹妹一同饮用。”

“多谢王后,,,”四女说道。

王后笑着看向赵子心,“听说德妃有喜了是吗?”

赵子心脸红道,“回王后,是,,,”

“这真是一件喜事啊!稍后本宫给你备着补品。”

“多谢王后,,,”赵子心说道。

魏氏姐妹心里老是不爽了,刚开始她们几乎天天侍寝,也没有怀孕,到让这个不起眼的北燕公主给怀上了,不过幸好不是秦玉柔怀上了。

王后看着大王用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眼神望着秦玉柔,可是秦玉柔却是低头不语。

“淑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王后问道。

闻言,秦玉柔看向他们,很快闪避龙赫的眼光,轻轻摇了摇头,“多谢王后关心,臣妾没有哪里不舒服。”

“传言果然非虚,南阳公主长得的确美若天仙,以后有空常来祥和宫走动走动。”

“是,,,”秦玉柔回道。

兰宁宫,秦玉柔回到宫中发现从昨天开始就没见到沈静了,“静儿,她大喊道。”

随后感觉不对劲,静儿从来不会消失两天一夜,莫非出了什么事?她惶恐道,“来人,,,”

一名宫女走了进来,“有没我看到静儿。”

“回娘娘,奴婢从昨天开始就没看到静儿姐姐。”宫女回道。

“传我的命令一定要找到静儿。”秦玉柔命令道。

“是,,,”宫女领命退了出去。

秦玉柔虚弱的坐了下来,静儿,你可不能丢下我啊!否则我真的没有信任的人了。

储秀宫,沈静已经被她们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死丫头你还真是嘴硬,你到底说不说。”魏雪景恶狠狠道。

“我说你妹啊!你们两个恶婆娘,我做鬼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沈静此时已经非常虚弱道。

“你,,,”魏雪景凶狠的看着她,抓起她的手,“有没有听说过十指连心,今天让让尝尝这锥心之痛。”说完她扎了她纤细的手指。

剧烈的疼痛让她大喊出声,“啊,,,”

王府,龙靖从一场噩梦中醒来,他起身大叫道,“静儿,,,”他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发声,。

他起身迅速穿起衣服,拿着挂在架上的宝剑走了出去。

王府门外,龙靖拿着剑骑马飞快往王宫方向走去。

福贵在后面大喊道,“王爷,你要去哪,,,”

兰宁宫,“滚开,,,”龙靖推开阻拦他的人闯了进去。

当他走进来时那抹俊朗帅气的身影让她有着一丝从未走过的心动。

当他有进来看到秦玉柔坐在那里说道,“摄政王龙靖参见娘娘,打扰到娘娘休息了,请问娘娘,沈静在哪?”

闻言,她身体一怔,静儿何时跟这个摄政王有关联,“不知王爷找他有什么事?”

“我有件事想要问她,请问娘娘她人在哪里?”

“她已经消失两天一夜了,我已经派人寻找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沈静是你陪嫁的宫女,她消失了这么久你还有心情坐在这里喝茶?”他有些微怒道。

“只不过是个婢女,难道还要让本宫亲自寻找吗?”

“你,,,好!本王告退,,,”他很不客气说完正欲走,又回头对她说道,“既然娘娘这么不在乎她的生死,那本王就向你要了她,此时我会跟大王说,,,”说完就离开。

秦玉柔愤怒将桌上的茶杯挥洒在地,第一次她有着心动感觉,可那人竟然望都不望她一眼,竟然喜欢一个不起眼的丫头。

王宫院内,龙靖召集御林军命令到,“给我每个宫挨个搜索兰宁宫宫女沈静,知其下落的重重有赏。”

“是,,,”

储秀宫,一名宫女推门进来,“娘娘不好了,摄政王让宫内的御林军每个宫搜查沈静的下落,很快就查到储秀宫了。”

“什么?”二女惊叫到,望着昏迷不行的沈静。

“想不到这丫头竟然跟摄政王扯上了关系,竟然能让摄政王为了她动用御林军查宫。”魏雪艳吃惊道。

“六姐,那摄政王毕竟是个王爷,他怎么能动用御林军查后宫呢?”

“大王就他一个亲弟弟,并且封为摄政王,就等同于第二个大王,你说他有没我这个权利,这下可糟了。”

“六姐我们不如,,,”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是杀人灭口。

很快龙靖得知是储秀宫的人把人带走的,他立刻带兵闯进了储秀宫。

储秀宫,贤妃和良妃正好在下棋,看着龙靖走了进来,便起身问道,“摄政王?这么晚了你带兵闯进我储秀宫所谓何事?”

龙靖看了一眼四周,“两位娘娘好雅兴,这么晚了还在下棋?”

“我们姐妹二人经常喜欢作作诗下下棋,不知王爷有何贵干?”

“我听说你昨天有传诏兰宁宫的宫女沈静过来问话是吗?”龙靖问道。

“传兰宁宫宫女?这怎么可能?谁都知道我们西商和南阳是死敌,这怎么可能?”

龙靖愤怒的拔出剑指着她们,“把人带进来,,,”

侍卫将老嬷嬷带进来,魏氏姐妹吓了一跳。

“说,人在哪?”龙靖问道。

“昨天传诏她问完话就让她走了,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龙靖用剑指着老嬷嬷吼道,“说,人在哪?”

“王爷饶命啊!老奴说,在后院的暗房里面。”老嬷嬷吓得都招了。

“来人,请两位娘娘一同带到后面的暗房。”说完率先去暗房。

侍卫们带着魏氏姐妹紧跟在后。

龙靖拿着剑走了进来,看着四处一片黑暗,两名侍卫走进来点灯,地上有着未干的水渍,“人呢?”龙靖问道。

“这个老奴真的不知道。”

魏氏姐妹挣脱侍卫走进来,“这里今天刚刚打扫过,哪里有人,都是这个老嬷嬷乱说的。”

“王爷饶命,老奴真的不知啊!”

龙靖没有理会他们,看了一眼四周,当他看到衣柜夹着一块衣角,他飞快走过去,在魏氏姐妹的恐惧中打开衣柜。

一个瘦弱的身体倒在他怀里,她已经被折磨的像是要死去的样子,浑身都是湿的,“静儿,静儿你醒醒啊!我来了,静儿?”

沈静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弱睁开眼睛,“龙靖,是你吗?”

“是我,,,”看着她醒过来,她欣喜道。

“贤妃淑妃用银针扎我身体还有手指,帮我报仇,,,”虚弱的说完这句话六晕死过去。

“静儿,,,”听完她的话,他放下她,向魏氏姐妹走过去。

看他来势汹汹,魏氏姐妹害怕的步步后退,“你要干什么?我们可是大王的妃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