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艳绝天下

第027章 算命

艳绝天下 凤幻影 2749 2013-07-02 09:19:41

  兰宁宫,沈静回来之时已经夜深了,宫内所有人都已经休息了,她正准备回房休息,路过秦玉柔的寝宫的动静,她害羞的走了。

她一口气跑回自己的房间,想想刚刚的声音就让人脸红心跳,她知道大王专宠淑妃,几乎夜夜留宿兰宁宫。

她觉得这个世界根本不属于她,玉柔把她带到这里却不认识她,到底怎么回事,她也不了解。

沈静打开窗户,她想让冷风吹醒她,她想自己的爹地妈咪了,“爹地,妈咪,小静好想你们,你们知道吗?”

可是一想到要离开龙靖为什么她心好痛,痛的无法呼吸,她哭了,流泪了。

突然一道白影抓住她,抱着她转个了圈停下来。

沈静停止哭泣,抬头看着眼前一身白衣,长发飘舞,面戴银色面具,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她知道此人的气质犹如王者之气,难道是他,“龙靖?”

闻言,男子身体一怔,他摘下银色面具,果然是他,“你怎么猜到是我的?”

沈静背过他,“大晚上的装神弄鬼想要做什么?”

龙靖也不明白,他今夜睡不着,一想到明日她就要离开用不再见,他就感觉自己活着了无生趣,“倘若本王要你留下来,你会愿意吗?”

他的话让沈静感到十分惊愕,“这是不可能的。”

他手搭在她的双肩将她身体转过来,望着她的泪眼,“你哭了?”

她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我没有,只不过是沙子吹进了眼睛。”

他抚摸她脸颊的泪痕,“静儿,你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沈静抬头看向他,“又有能怎样?没有又能怎样?”

“我已经想过了,我不准你离开,就算让我死,我也不准。”他霸道的说着。

她感觉道他对她深深地爱意,她内心也是爱着他的,难道她真的无法逃脱了吗?“你这又是何苦?天下女子众多,你何必非要选择我呢?”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既然我放不下,我就要拿的起。”龙靖说道。

闻言,沈静轻叹一口气,罢了,或许她真的无法逃脱这段感情,“龙靖,此次南阳之行我必须要前往,倘若我能回来,我就做你的妻子,陪伴你一生。”

听她的话似乎南阳之行好像走着生命危险,早就听闻南阳太后心狠手辣,难道是她威胁静儿这么做的吗?倘若南阳太后知道他拿回去的是张假地图,那静儿必死无疑。

“非去不可吗?”龙靖看着她问道。

沈静点了点头,“恩!非去不可。”

“好!那我就陪你一起去。”他倒是要看南阳太后耍什么阴谋手段。

“你?要跟我一起去南阳?”她看着他不可思议的问道,只见他点了点头。

沈静想到南阳太后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她立刻摇了摇头,“不行,你这样去太危险了,现在两国随时有开战的可能,你去不是受制于人吗?”

听到她话,他脸上多出了久违的笑容,看来他猜的没错,一定是南阳太后用什么威胁静儿的,否则她不会在乎他的安危,看来她是在乎他的,此时他好高兴。

“你笑什么?”她不解的看着龙靖,她在说很严肃的问题好不,他既然笑的这么开心,有没有搞错?

他将她揽入怀中,“静儿你不用担心,此次前往,我只会以一个侍卫的身份前往,不会以摄政王的身份去的。”

此时此刻,虽然他不确定静儿是不是细作,但他至少知道她是在乎他的,那就足够了。

第二日,晴空万里,秦玉柔带着沈静准备回南阳,一支军队跟随着,马车前面一个身穿白衣面戴银色面具的俊朗脑子骑着马在前面指挥着,他们缓缓走出宫门口。

外面的世界空气总是让人感觉道清新和自由,沈静掀开车帘望着外面的一排排树木,“还是宫外的空气新鲜,姐姐,你看,,”

秦玉柔掀开帘子望着车窗外,从小生在宫中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此美丽,她看到前面骑马的人似乎有些熟悉,“静儿,你看前面骑马的人是不是在哪见过?”

闻言,沈静笑着说道,“连姐姐都不认识他了啊!他是龙靖啊!”

秦玉柔一愣,“龙靖?他怎么会来?”

“他是想要来保护我们啊!姐姐,他现在是个侍卫,不是摄政王了。”

“你们和好了?”她有些不可思议道?这龙靖不是认为静儿是细作吗?怎会想要保护她?

沈静点了点头,“姐姐,我已经答应他,待接回奶娘时就嫁给他。”

“你吧我的事情都告诉他了?”秦玉柔有些激动的问道。

“没有,在没有姐姐的许可下,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沈静笑着说道。

秦玉柔这才放心下来,随后想想沈静知道了太多的事情,无论她向着南阳太后还是龙靖都对她不利,她知道龙赫本有意封俊儿为世子,是龙靖不肯答应,此事也就作罢了,所以她决定此行让

他们有去无回。

秦玉柔现在想着只要接回奶娘,让龙赫帮助她夺回南阳,夺回属于她的一切,不在受制于南阳太后,让她一心想要夺得的南阳,亲眼看着变成她的。

日落西山,他们便停止前行,留宿在风月客栈。

沈静扶着秦玉柔下了马车,望着热闹的集市,她开心说道,“姐姐,我们一起去逛逛集市吧!”

秦玉柔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三人便开始逛集市。

“算命,算命,无论是姻缘,富贵百算百灵,倘若不灵分文不取。”算命先生吆喝着。

沈静拉住秦玉柔,“姐姐,我们也来算算吧!”

他们走过去,算命先生笑道,“几位是否要算命?”他看到秦玉柔和龙靖,“看二位应该是王族之人吧!”

闻言,沈静坐下来笑着说道,“你说对了,那你算算我的,,,”

算命看了她一眼甚是惊奇,“姑娘把手掌伸出来给老夫看一看。”

沈静很高兴就把手掌伸过去,轻轻摇了摇头,“姑娘非这里的人,来到这里也是多灾多难,姑娘你在这里注定福薄,而姑娘的姻缘也不在这里。”

闻言,龙靖气的抓起算命先生的衣领,“你在乱说,我就杀了你。”

“哎!!”沈静拉开龙靖,“你干什么?”沈静望着算命先生,“那你知道我是从那里而来的?”

算命先生捋一捋胡须笑着说道,“一个未来的时空而来,姑娘,你不应该过来的,还是回去吧!”

沈静很惊讶,因为都给他说中了,当然龙靖和秦玉柔听不懂她们说什么。

“你是说我的姻缘也不在这里?”沈静问道,可是她和龙靖是真心爱着对方的啊!

算命先生点了点头,“强求不得,姑娘,更多的灾难还是在等着你。”

“你在胡说我就杀了你。”银色面具下掩盖不住他的怒气。

沈静拉着龙靖拿出他的手掌,“你看他命运如何?姻缘如何?”

算命先生看了他手掌一眼,龙靖立刻收了手,算命先生轻叹口气,“公子乃人中之龙,出生高贵,本该没有任何波折,可惜可惜了,天命难违,你这一生注定孤独一生。”

“你!!!”龙靖气的想要揍他,被沈静拉住了,“你竟然妖言惑众。”

秦玉柔看他不像是个江湖骗子,而且看静儿的脸色,好像被他言重了,她坐了下来,“先生可否算算我的命运。”她伸出右手。

算命先生一看眼前一亮,“姑娘出生高贵,具有母仪天下的命,不过期间还有许许多多的波折,姑娘你只要心存善念将来必定母仪天下,要是心存恶念必定会祸延子孙,姑娘做事要三日而后

行。”她笑着说道。

算命先生的话,让她又惊又喜,点了点头,“多谢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算命先生点了点头,“三个人,一共三百两。”

三人皆是一惊,“先生有这么贵吗?”

“老夫泄露了天机,会折寿的,你们说值不值。”

秦玉柔掏出了三百两,笑着行个礼,“静儿我们走吧!”

沈静拉着愤怒龙靖走了。

待他们走后,算命先生捋一捋胡须摇了摇头,“终究不过是对苦命鸳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