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艳绝天下

第147章 英王自首

艳绝天下 凤幻影 2102 2013-07-02 09:19:41

  城楼上,小杜子匆忙找到这里,当他看到秦玉柔和沈静在欣赏风景,他慌忙走过去,“奴才参见太后,,”

两个人转过身,“小杜子,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秦玉柔问道。

“回太后,英王已经到顺天府投案自首了,现在明王,三位番王,十一侯都聚集顺天府,说要将英王碎尸万断。”

闻言,秦玉柔震惊的后退一步,沈静扶住了她,“姐姐,,,”

“我没事,,”秦玉柔对着沈静说道,“那么皇上知道吗?”

“皇上说为了安抚番王和诸侯已经下了圣旨,判英王斩立决。”小杜子接着说道。

秦玉柔一听手中的手帕掉落在地,紫眸流下了两行清泪,她答应龙靖的事竟然一件都没做到。

夜晚,慈祥宫,秦玉柔一个人安静坐在床边,任由冷风吹着她美丽的面庞,即便脸上已经出了一些皱纹,可是依旧是那么美。

这时,龙俊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他脸上也没有一丝笑容,他心中哀叹一声走了过去,脱下身上的黄色起风帮秦玉柔盖上,“母后,这么冷的天怎么还开着窗户呢。”

秦玉柔不去看他,一个人面如死灰坐在那,不言不语。

龙俊走到卧塌另一边坐了下来,“母后,朕知道你是为七哥的事情伤心难过,可是朕必须这么做,现在朕刚得到兵权,军心还未稳定,以番王和诸侯对皇叔的衷心,他们绝不会放过七哥的。”

秦玉柔这才看着他,“其实,你父皇早就预料到今天的结局,他曾经说过龙靖为人自负手握重兵肯定不会听你的,所以他要你皇叔答应他辅佐你,他也料到你和龙翔有一天也许会对他不利,

所以让哀家务必保全你,可是一个已经死了,现在龙翔又要被判杀头,哀家是一样都没做到。”

龙俊看着秦玉柔,“这一切都是七哥自作孽,怪不得他人,他所作所为朕都不能原谅他,要不是朕下了圣旨三日后将他问斩,他早就被番王给剁成肉酱了,朕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秦玉柔流下了泪,“皇上,你和你七哥是同年同月出生,从小一起长大,同样身为皇子,同样出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你可曾想过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他是在恨,恨上天的不公啊!”

“母后,倘若心怀怨恨就要置国家不顾,杀害自己亲叔叔,试问这样的人如何担当重任?他还确实不如五哥为人。”龙俊说道。

“都是哀家没有教好他,皇上,你先回去吧!哀家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秦玉柔起身走了几步就昏倒在地。

“母后,,”龙俊大惊失色跑过去抱起她上半身喊到,“母后,母后,,,”见她没有反应便对着门外大喊道,“来人,快来人,,”

龙俊看着秦玉柔沉睡的容颜,幸好太医说只是伤心过度晕了过去,他脊背都吓出一身冷汗。

龙俊坐在她床边看着她昏迷不行,他很是心痛想到,母后你何必把所有过错往自己身上懒呢?儿臣不孝让你忧心了。

顺天府,沈静扶着秦玉柔走了过来,看门的人阻挡他们的去路,“干什么的?”

“大胆,见到太后还不下跪行礼?”沈静斥责道。

太后???他们吓得立刻跪了下来,“奴才给太后请安,太后吉祥,,”

她们没有理睬他们径直走了进去,当她们走到牢房看到身穿囚衣,披头散发的龙翔,刺痛了秦玉柔的心。

两人趴在牢门前喊到,“翔儿,,,”

龙翔抬头起看向来人,这一瞬间他流下了眼泪起身走过去,“母后,姨娘,,”

秦玉柔伸出手摸着龙翔的脸,眼中含泪看着他,“翔儿,,,”

“母后,儿臣不孝,儿臣罪该万死。”龙翔说道。

“翔儿,你怎么如何糊涂,犯此大错?你让母后该怎么办?”秦玉柔说道。

龙翔不住的哭泣,低下头不敢看她,“母后,对不起,儿臣一时犯了糊涂害死了皇叔,儿臣不是人,儿臣罪该万死。”他不停扇自己耳光。

“翔儿,,”秦玉柔抓住他的手流泪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啊!就算你现在知道错了,也没人能够救的了你了。”

“母后,,,”龙翔看着秦玉柔不停的哭泣。

“翔儿,你为什么要勾结叛党害死你皇叔?”沈静看着他问道,虽然他疼爱龙翔,可是他犯了这样的错误,她也无法原谅他。

龙翔转过头看向沈静,他松开了秦玉柔的手,走到沈静的面前跪下,“姨娘,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有用吗?一句对不起就能让你皇叔死而复生吗?”沈静看着他斥责道。

“对不起,,”他哭着说道,现在他满脸的悔恨,可是除了说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还说什么了?

“翔儿,你不是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你死去的父皇,对不起你母后,现在还要让皇上亲自下旨斩了你,你所做的一切,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沈静问道。他转眼看向秦玉柔,“母后,

请你不要为我这样的人伤心难过,儿臣罪有应得,请母后不要挂念。”

“翔儿,,,”秦玉柔看着他哭着唤道,“你让母后怎么忍心看你去死?这样我怎么对得起你父皇母妃的在天之灵?”

“翔儿,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害死你皇叔?为什么?”沈静哭着问道。

“静儿,他已经对自己所作所为感到悔恨万分了,你不要逼他了。”秦玉柔哭着说道。

“我只想知道翔儿为什么要置龙靖于死地?”沈静问道。

“姨娘,对不起,我是记恨皇叔把原本属于我的摄政王位给了五哥,而且他经常对母后横眉瞪眼,更加看不起我们兄弟两,所以我才会这么做。”龙翔忏悔的说道。

“就这样一个理由你就要置他于死地?”沈静不了置信问道。

“翔儿,你真的好糊涂,你皇叔为人高傲自负,连父皇的湖边都不听,又岂会尊重我,凭着一个微不足道的摄政王位,你居然要杀了你的亲叔叔,翔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秦玉柔痛心疾首的说道。

“母后,儿臣知错了,母后,,”龙翔哭着说道。

牢中不断传来男女的哭泣声,相似生死诀别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